您的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顾名思义,多情剑在江湖上的名头一半是因为剑法超群,另一半则是因为此人多情。多情剑一除贪赃枉法之官,二斩欺男霸女之贼,三灭薄情负幸之辈。一杆长剑抽鞘而出,解决问题往往不出八招,一招祭出,往往伴随着朗诵李煜的伤情之词或者太白的豪情之诗,如果到了最后一句对手仍未倒下,多情剑也不恋战,只顾拂袖便去。多情剑虽说侠名远播,然而也树敌不少,这不烈驹庄庄主田大海就出白银五千两要买他的项上人头。得知此消息后,多情剑只是微微嗤笑两声,一口冷酒下肚,傲然道:“我生得这颗好头颅,岂是谁想拿就能拿去的?他要取我的人头,那我就拜会一番。”
是夜,多情剑骑着他那匹风烛残年的老马,赶往坐落在徐州城郊外的烈驹庄。距庄门尚有八百米,便以内力传声:‘“多情剑献头来也!”底气雄浑声透九霄,烈驹庄这厢早已是严阵以待,多情剑这一吼,直激出四五十名刀客列阵庄门之外,而田大海也正在其中。
多情剑看此阵仗,也不敢怠慢。只是朗然大笑:“田庄主真是多礼了,居然派出那么多虾兵蟹将来迎接小侠。”刀客们早知多情剑桀骜,早已愠怒在心,此时更被语锋讥刺,便不等庄主下令,一哄而上把多情剑和他的老马是围得严严实实。“得罪了,马兄!”话音未落,只见多情剑双脚狠拍马背,便腾空跃起九尺来高。“好俊的轻功!”田大海暗自赞到。那边寒芒闪动,早有四五个刀客轰然倒下,多情剑闪转腾挪,竟从众人的包围中杀出一条豁口,多情剑也不啰嗦,突围后直奔田大海而来,田大海急忙举刀招架,可奈何多情剑的剑招当真有如风雷之势,“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多情剑单手持剑只一拨一引再一挥,便将田大海的兵器打落,田大海慌忙中使出了家传的赶马掌法,可哪里招架得住,多情剑一声“噫吁嚱”吟过,双手便只剩七根手指还能动弹。这一招之威,惊得刀客们哑然失色,人群中扑朔朔跪下一片,直叫“好汉饶命,小的们有眼不识泰山。”多情剑收剑回鞘,再侧头睥睨,一声“滚”字还未说完,刀客们早已一哄而散夺路狂奔。

此刻的月光下,只剩田大海与多情剑两人。
“我与庄主素昧平生,何故出钱买我人头?莫不是有人指使。”
“是我输了,悉听尊便。”月光下田大海面色如纸颇为凄然。“但求大侠绕我性命,本人庄上尚还有些家私,可供大侠行走江湖所用,大侠随用随取便是。”
多情剑见田大海不愿道出原委,也只挥挥手:“也罢也罢,江湖怨仇常如无根之水,从天而降也是常事。老子今天也不再为难你,但是七天内最好别让我再见到你,以免我再动杀心。”
田大海像是正等着这句话,当下就屁滚尿流地爬向栓在门口石狮子上的一匹高头大马,用出了吃奶的劲翻身上马,再由马驮着往南方的徐州城方向缓缓而去。
当多情剑也欲上马离开之时,庄门里突然传出妇人怒骂之声:“田大海你不是男人!”随即庄门大开,走出一个风姿绰约的妇人,也不惊慌,只扭着水蛇腰向多情剑走来,多情剑定睛细看,只见冷白如霜的月光下,妇人只着了一件薄纱,穿了只当没穿,影影绰绰看得到里面的肚兜,下身两只白腿丰腴通透,像是打了层蜡的利器。妇人扭着扭着已然走近,一双手更是不老实往多情剑身上招呼,东撩西拨,说话时的热气直往多情剑的耳根子扑腾。
“天色已晚,不如大侠就在庄上留宿一夜,明日再做打算。”
多情剑正欲发问,妇人便伸出一只手盖在了他的嘴上。
“不用问,妾家是田大海那个废物的内人闫氏。还请大侠不要推辞,你今日把庄客都打跑了,全府上下再无一个男丁,夜间如有歹人来犯,家中女眷和财物恐怕都是在劫难逃。”
多情剑也是个实在人,再看了看饿得伏在地上的马兄,当下拱手一谢:
“盛情难却,那就麻烦夫人了,顺便照顾一下我的座驾,用干草料饲喂即可。”
“好说好说。”

进了庄内,闫氏叫丫鬟把马牵了去马厩,亲自把多情剑引往客房。进了客房,闫氏却没有出去的意思,当下把门闸好了,便一头扑向双手枕头倒在床上的多情剑:
“江湖早有传闻多情剑好生俊俏,今日一见,真是天人之姿。妾身我。。想。。”
“男女大防,夫人不要胡言乱语,夜色已深,你还是早点回闺房歇息吧。”
“妾身仰慕大侠已久,今日得偿所愿难免情难自抑,万望不要责怪。陪妾身喝完这半杯残酒,我立时便走。”
闫氏从旁边的红木桌上递过一杯酒来。这一下正中多情剑下怀,想多情剑英雄一世,最难拒绝的莫过于两个物件,一是酒,特别是好喝的酒;二是女人,特别是好看的女人。这杯酒虽是没喝,但他心中已有了三分馋,这个女人虽是没试,但此刻屋内烛光闪动,妇人不过二八年华,脂粉淡施有股子介乎熟与不熟的风韵,只见她一手递酒,一手托腮,横陈着两支白生生明晃晃的大腿躺在床上,若隐若现的薄纱下双峰呼之欲出。多情剑无意间吞了口口水,可多年浪荡江湖的经验又在心里提了个醒:恐防其中有诈。趁着多情剑愣神的当儿,妇人一把将他的嘴捏开,把酒灌了下去。
“你他妈的居然敢。。”多情剑正欲发作,却发现内力阻塞于经脉之内,已然提不上来,周身燥热,像是万蚁排衙,不一会儿这股劲儿下去,只剩下一股昏沉的酥软,哪哪都软除了一处。
“个臭娘们儿给老子下药!”
“是的,媚药。”妇人奸笑一声,眼梢和嘴角都弯成了月牙儿,三下两除二褪去了薄纱和肚兜。两只奶子像是平地拔萝卜般蹦了出来。
还没等多情剑把手揉过去,一双奶子已然埋到了他的脸上。
与此同时,他也被扒了个一丝不挂。

从多情剑的视角望去,只见他的那话儿硬得像根旗杆,直而不趴一柱擎天,妇人用奶子将他的脸蛋儿抹了几圈之后,俯下身去用嘴将“小大侠”含在了嘴里。
剑客畅快地吐了一口气,用手扶住了妇人的头,任她来回用舌头和嘴廓将自己的阳具调弄于唇齿之间。妇人显然深谙此道,一面舔舐茎棒一面又啜吸龟头,一只玉手更是在阴囊处上下轻轻摩挲,时而如蜻蜓点水,时而如清风拂柳。这般水乳交融,直弄得他叫好也不是,叫苦更不是。
“受不了了,老子。。老子要插穴。”
“什么穴?”妇人明知故问,却已起身,又以内家身法蹲了个马步,将自己的阴阜完全裸露在了多情剑眼前,但见那疏密有致正是阴毛,分列阴唇两路,再汇合于阴蒂上沿,一线窄窄的小缝笔直而标致,色泽粉红,略有发紫,乍一看来嫩而不腻,温润如玉。阴道内里泌出的春水呈水滴之状,啪嗒一声落了一滴于剑客唇边,他像是一位饥渴已久的旅人遭逢久旱过后的甘露,舌锋一扫,将其席卷,这一下直逗得妇人上下两张小嘴是都笑得合不拢也。
但好似她比剑客更为急不可耐,只见她蜜桃一般的娇臀往下一沉,阴道早已将硕大的肉棒咬合进内。妇人的阴道里湿湿滑滑,通畅无比。只见她一上一下,一起一坐,更将头上玉簪拔下,一头秀发倾泻而下,随着肉棒和肉穴的交合轻轻摇动,她不时以手抚胸闭眼享受,不时又用手在剑客胸口和脖颈间有律触碰。剑客的肉棒又粗又硬又长,有时坐的重了,不免触及花心,这时候妇人就酥软地倒在剑客上身,将甜点似的舌条探入剑客嘴里温柔搅拌。意乱情迷之状,让剑客感觉遇到了对手。

双方如此这般覆雨翻云,只怕有一个时辰,春宫图上的秘技也不知换了一招。开始时是妇人坐于剑客身上,此时又是剑客骑于妇人的屁股,大开大阖间硕大得青筋横暴的肉棒从妇人的后庭进进出出,其势时而温风软雨,时而如狂风骤雨,快慢之间,妇人叫爽不迭,一身香汗更是有如大珠小珠落玉盘般从皎洁的躯体上滚落,竟熏得整个房间骚香扑鼻。这个姿势插了许久,剑客又将妇人翻了个身,阳具抽插的同时双手不住揉搓两只玉兔。
“官人。。啊。。官人好厉害。。妾身。。如堕云中。。雨中。。花海之中。。好快。。快活。。啊。。啊。。”
妇人的娇嗔像是海浪拍打礁石,一波更胜一波。剑客忖道这个尤物真是寻常之法难以填起欲壑,当下抱住她蛮蛮的腰肢,立起身来,一招悬空捞月,继续抽插,妇人的黏液被肉棒挤压摩擦于阴道之壁,发出啪啪嗒嗒的声音,不在话下,妇人只觉通体百窍都被打开,不觉间被入到失神,两只腿却如两条大蛇紧紧箍住剑客的腰臀相交之处。剑客趁胜追击,将口条在妇人脖颈与玉兔间狂乱释放后又伸入其嗷嗷待哺的嘴中予取予求,端的是好生畅快。
经此一番妇人彻底败下阵来,只任剑客随意侵犯,她痛感与快感交织,一双手在剑客的背上画出了多条青紫的抓痕。剑客也是个好汉子,越痛越爱,越爱越痛,他怜惜与施暴相加,将两人推向一轮又一轮的高潮。
“官人。。啊。。官人。。射在里。。射在里面。。让奴家诞下你的骨血。。”
“留下。。留在奴。。奴。。啊。。奴家身边。。做一庄之主。。同享富贵。。啊啊。。啊啊啊。。”
妇人浪叫叠叠,剑客郎棒似铁,两人天造地设,只贴合得像肉中长出了肉,水上融出了水。两人正交合到双双汗水淋漓,妇人本闭上享受的眼睛悄然睁开抛出了一束媚光,这一下剑客像是遭至灵犀一击,心肠当下一软,精华之液随之喷薄而出,随着肉棒在阴道里最后的挣扎而抽搐振动,妇人像是被电流通遍全身,快活到发出了一声如猫似虎的低吼。剑客当下拔出肉棒,将妇人置回床榻。妇人虽已抽穴而出,可还是像徜徉爱海般瑟瑟发抖,那是快感带来的周身的抽搐。剑客适才射出的乳白精华经由她被抽插到敞开的蜜穴流到了腿上,妇人伸手一沾后又将之放入嘴中细细吮吸。
多情剑看到此景又怜又爱,伸手将妇人散乱的头发拂顺一些后,便累到倒头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