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他金甲护体,征战天下。

    她飞梭挥舞,绢绣成匹。

    他画戟舞动,数取敌将首级。

    她银针连点,刺成「晔」字帅旗。

    他是大恒的军神,「晔」字所到,敌军土崩瓦解。

    她每在军队凯旋时,边站在塔楼上,望着下方的金甲。

    「素柔!」伊人入怀,青丝抚心。

    「晔!」美人一笑,只为英雄。

    ……

    这日,她如期站在塔楼上眺望,可却未曾看见那耀眼的黄金甲。

    军神遇伏,为国捐躯了!

    这个消息如同千钧重担,压在她柔弱的肩膀上,她一下瘫坐在地上。

    皇帝手谕传来,她在仆人的搀扶下才能勉强行礼。「封秦氏之女,素柔为一

    品武晔夫人,邑万户,钦此。」她眼中泪水滴落,并不能起身接旨。

    传令的太监亲自将她扶起哎叹道「夫人,节哀吧。」

    ……

    琴没有了人,洞箫也被她遗忘在了角落。没有了琴箫奏,没有了能让她

    随之起舞的琴曲,没有了她依靠的肩膀。

    琴声停,萧声断,伊人独坐梳妆台。流苏散开,珠帘撒落,发出嘀嗒的响声。

    一夜,她及腰的青丝,变得雪白,柔美的脸庞变得冷清。

    她拔掉了头上的凤钗,换作一根丝带束住银丝;她褪去衣衫,换上一套银白

    铠甲;她举起他的戟,带上他的剑「从现在开始,我不叫秦素柔,我叫秦晔!」

    冲锋号下。

    她带领数千骑兵向乌云般的敌人冲锋,数千骑兵在她的带领下,数次冲击敌

    军阵型,向世人昭告道大恒的军神没有离去!

    ……

    狱门关外,红旗翻卷,夷族士兵正在集结,他们要趁军神逝去之际一举拿下

    阻挡他们年的狱门关。

    呜~

    冲锋号角吹起,夷族步兵举起盾牌,扛起沙包冲了出去。

    「向上45度,放箭!」

    「向上60度,放箭!」

    「向下30度,放箭!」

    观察员在成批的弓箭手边呐喊,将寒光闪烁的箭头送入夷族军中。

    恒军虽然箭雨密集,但是夷族步兵方阵盾牌整齐,剑雨打在上面乒乓乱响,

    数十尺高的壕沟一点点的被填平。

    「投石器,放!云梯准备!」硕大的石头砸在城墙上,给恒军造成了巨大的

    伤亡,无数英勇的士兵被碾成了肉泥。

    「左右床弩瞄准投石器,中央床弩瞄准云梯,放!」嗡!绞驱动的巨大箭

    矢轰然射出,有的像贯葫芦串一样插上几个夷族士兵,有的则将远方的投石器和

    攻城车击毁。

    恒军虽然抵抗顽强,但是军神已死,士气难免低落,指挥难以到位,不久便

    被夷族架好了云梯。

    「火油,檑木,快!」指挥官拼命的下命,一个个正在攀爬的夷族士兵被火

    油浇到,惨叫着跌落,还带着一股股焦糊味。

    「将军后退吧!」

    「不能退!退了你的家人,你的朋友怎么办?这是大恒北方最后的屏障,我

    们身后是千里的平原,怎么退?亲卫跟我上!」指挥官怒吼着拿起长剑朝敌军最

    多的地方冲去。

    可是夷族士兵越聚越多,眼看城墙就要失守,一只骑兵从关外侧面冲出。

    滚滚浓烟中,一面旗帜竖了起来,玄黑地旗帜上有一个金色的「晔」。「军

    神!是军神!」恒军似乎受到了鼓舞,全部拼命的和夷族士兵战斗,不畏牺牲抵

    挡住夷族一次又一次的冲击,甚至还夺回了一部分阵地。

    「不可能!赵晔怎么还活着!」夷族将领不可思议的喊道。「报!」一名士

    兵翻身下马跪在地上「将军,来者似乎不是赵晔。」

    「哦?」夷族将军望去,只见最前面有一骑,身穿银白铠甲,头戴面具,银

    丝飘扬,鲜红的披风猎猎作响。「的确不是赵晔,看轮廓似乎还是个女人!」银

    白色的铠甲胸前高高隆起,胸口露出一点深邃的乳沟,叶战裙下,雪白的大腿

    裸露出来。

    「我去会会她,看身材是个美女,哈哈。」夷族将军手提长枪便拍马过去。

    「嘿!」秦晔方天画戟一转,犹如苍龙出海,直接将其武器挑飞。再舞动方天画

    戟将其斩于马下。

    「将军!」夷族是并不敢相信自己的将军一击即败。「跟我冲!」秦晔娇喝

    一声,拔出长剑催动马匹冲了过去。

    「杀!」狱门关城门打开,无数骑兵冲了出来,后方步兵方阵缓缓推进。

    「逃啊,将军死了!」夷族士兵在恒军的冲锋下瞬间瓦解,四处奔散。

    ……

    「在下狱门关守将铁衡,不知小姐姓名。」一名将军抱拳问道。

    秦晔取下面具,露出她绝美的脸庞「将军不必多礼,我曾听夫婿提起过你。」

    「莫不是秦素柔,赵夫人,你怎么在这?」

    「将军,不要叫我素柔了,请叫我晔!」秦晔转过身,双手背后,眺望远方,

    「国家有难我岂能不来,何况夷族不灭,何以报仇?」

    ……

    「作战计划就是这样,能否攻下洛川就看这一仗了,希望大家配。」秦晔

    弯下腰双手按在桌上,两片春光从轻甲里露了出来。「是!督帅!」众将领一齐

    抱拳起身。

    「打完这仗我们就可以休息了,听说碧春楼来了几个新的小妞,要不要去一

    下?」

    「哼,再漂亮能有军神漂亮?你刚看见军神的腿了没有,好长好白,滚圆的,

    太性感了。」

    「废话,如果让我干一次军神我死了也值了,真不知道军神叫床是什么样子,

    冰山美女被蹂躏想想都带感,嘿嘿。」

    秦晔在帅府思考者战斗时的各种情况,并不知道自己正被军中将领意淫,更

    不知道有两个将领对她的肉体垂涎已久。

    一间豪华的宫殿内,夷族王正在大骂道:「你们这群废物,一个女人你们都

    打不过,连丢了多少城池?」

    「大王,那妞真的厉害。」

    「闭嘴,废物!」夷族王一脚踢开那名将领,「你们谁能给我把那女的给我

    抓过来,我给他封侯!」

    一名身穿皮甲背背弓箭的将领单膝跪地说道:「我能!不过我恳求大王能让

    我品尝一下这银甲军神的滋味。」

    「……准了!」

    ……

    「将士们!」秦晔拉住马,举剑指向洛川城,「这是最后一战,我们就可以

    把该死的夷族赶回草原,壮我大恒国威!」

    「大恒威武,军神无敌!」万兵挥舞,万马嘶鸣。

    「夷族的蛮子们,今天要么滚回你的草原,要么把头留在这!」秦晔拿起方

    天画戟,转身指着夷族王喊道。

    夷族王站在虎车上,望着前方一身银甲的大恒军神。「狗屁大恒军神,就是

    一娘们儿,到时候还不是会被我草得站不稳,来,把面具取下来。

    「你!」秦晔眼中闪着怒火,「听我军令,弓箭手放箭!骑兵随我冲锋!」

    说完,别起长戟纵马奔去。

    「冲!」……刀剑如林,寒光如影。

    「夷族的孽障,纳命来!」秦晔纵马奔至夷族王面前,举起方天直取心脏。

    「大王小心!」数名将领策马抵挡,长枪双锏一起挥向秦晔。

    秦晔方天横举,身子仰躺,玉腿上扬将二人直接踢下马。眼看前方刀剑交叉,

    秦晔玉手一拍,从马上跃起,踩在夷族士兵头上跳上虎车。

    「孽障,看剑!」秦晔挥动青锋,直扑夷族王。「妈的,等下干死你。」夷

    族王连忙拔出弯刀迎了上去。

    叮、叮、叮……数次交锋,你来我往,秦晔渐渐占了上风,杀得夷族王数处

    流血。

    就在即将一剑要斩杀夷族王时,一根长鞭缠上了她的剑锋,让其不能寸进。

    「额……」秦晔虽然武艺了得,但是毕竟是女子,气力比不上草原上的男儿,

    长鞭用力,剑脱手。好机会!夷族王乘机一拳打在秦晔肚子上。

    「啊……」秦晔娇叫一声,痛苦的捂住肚子。后面又是一锏打在她的腰上,

    一棍扫中她的关节。「呜……」秦晔一下扑倒在地,夷族王一把将她按住,拉住

    她的双臂将其反转背后,再用麻绳缠绕。

    「放开……啊……」秦晔被夷族王牢牢捆住,在地上不甘的扭动。

    「小娘皮,让我看看你的奶子。」夷族王一把拉下秦晔的胸甲,露出里面的

    白色胸衣。「混蛋!啊……」秦晔的两颗乳头被夷族王捏住,狠狠地扭动。

    战裙离体,长靴解去,全身上下就只有白色的内衣,胸衣还破了两个洞,露

    出粉红的乳头。「呜……」秦晔含着自己的内裤在夷族王怀里扭动,雪白的娇躯

    在夷族王的玩弄下不停的颤抖,夷族王一手捏住秦晔的乳房,一手伸进她的大腿

    内侧。

    「呜呜……」秦晔身体被绳子缚住,雪白的大腿夹住夷族王的手不断摩擦。

    「督帅!」只见一对恒军从后方袭来,一根羽箭射来,划破了秦晔身上的绳

    子。「混蛋!」秦晔吐出内裤,翻身一脚踢在夷族王的脖子上,将其踢倒。

    「军神你的胸衣就让我收藏吧!」夷族王见方阵已乱只好退去,在撤退时间

    追过来的秦晔,便一把抓掉了她的内衣。「啊……」秦晔赶紧捂住胸口和下体蹲

    在了地上。

    恒军将士一时都忘记追杀敌人,都望着虎车内赤裸的秦晔「你们……还看!」

    秦晔俏脸一红,怒斥道。

    如此香艳的场面,让一众恒军将士鼻血横流。

    ……

    「你真有眼福啊小子,那天督帅的身子都让你看完了。」两名站岗士兵聊天

    道。

    「可不是,那大奶子,那长腿,尤其督帅被捆住的样子,真诱人。」

    「那是,督帅当年号称『水乡芙蓉,江南第一才女&39; 啊。」

    「你不知道那夷族蛮子对督帅做了什么,当时督帅可是近乎裸体被他拉在怀

    里啊,又是捏又是摸。羡慕死我了。

    「我也想啊,可是督帅怎么会被抓啊?」

    「不清楚,督帅一看见夷族王就不知道为什么失去了冷静,一个人冲了过去,

    被一群蛮子围攻,若不是督帅安排的包抄骑兵队赶到,那督帅就……」

    「你们再说什么呢?」一阵清香袭来。

    「督、督帅?」士兵看见眼前这个俏生生的女子,一头青丝垂至腰间,一条

    水蓝发带随意扎好,一袭白色衣裙透出点点粉红。

    「对呀,就是我。」女子嫣然一笑,从背后取出一个饭盒,「你们巡逻幸苦

    了,我亲自做的糕点,来尝尝。」

    「督帅,你的头发……」士兵望着那托着糕点的玉手喃喃道。

    「噢,你们说我头发啊,怎么样美不美?」说完秦晔还在原地转了两圈。

    「美……」士兵痴痴道。

    女子掩面发出银铃般的笑声,「呵呵,都嘴甜,那我先走了。」说完莲步微

    动,缓缓离开了他们的视线。

    「督帅,她真是太美了……」士兵望着她的背影痴立在哪。

    ……

    「各位,你们也都知道我的身份对不对?也知道我的目标,曾经有一位将军

    对我开玩笑说,督帅你穿一下裙子让大家看一看吧。既然如今目标将至,我就穿

    一下我压箱多年的衣裙。如果明天打胜了,我就为大家献舞一曲,如何?」秦晔

    站在台上,清冷的声音被娇弱的声音取代。

    「好!必胜!」恒军战士高举武器,一起喊道。

    ……

    咚!咚!咚!战鼓擂起,军队集结。秦晔依旧身穿那身银白铠甲,勒马到阵

    前。「夷族的孽障们,赶快投降,不然我就将你们屠干净!」

    这时只见洛川城上举起几块白布,莫非他们投降了,秦晔有点意外。可等秦

    晔仔细一看,那根本不是什么白旗,而是自己当时被他们剥下的内衣亵裤,甚至

    还有自己被绑被玩弄的画像,画像栩栩如生,又是吊绑,又是轮奸,宛如秦晔真

    在他们手里,被肆意玩弄。

    秦晔胸口剧烈起伏着,恨不得将他们撕碎。

    自己的女神被如此侮辱,恒军将士也不干了,纷纷请求出战。秦晔努力平息

    自己的怒气「不急,按原计划。」

    不久,东风刮起。

    秦晔旋身跃起,脚尖着物,轻轻的落在良驹的头上。取下长弓,将一只利箭

    搭上,雕弓满月。「滚回你们的草原,夷族蛮子!」飞矢宛如流星,钉入墙垛。

    秦晔落地,将一枚铁钉按如地面,轻轻踏上细线。

    呜~恒军冲锋号响起,步兵方阵举起盾牌,顶着漫天箭雨带着云梯不断前进。

    「大恒的将士们,成败就在这一仗了。」秦晔手持方天隔挡箭雨,在细线上飞速

    掠动。

    「挡住!把那边的云梯撞下去!」夷族王挥舞着弯刀指挥士兵行动。

    「狗贼,去死!」秦晔拔出长剑,寒光咋现,将哪个指挥官杀死。锵!秦晔

    身子一扭,躲过斩来的弯刀「军神哪来的勇气?」夷族王大声笑道,「不怕和之

    前一样?」

    秦晔和他交手几回后冷笑一声「蠢货,看看天上!」只见空中飘来数十架

    硕大的风筝,上面站有手持长弩的恒军战士,无数利箭倾泻下来,收割走一片片

    夷族士兵的性命。那些号称可以射下雄鹰的夷族战士此时根本被打蒙了,还没来

    得及反应就被射杀。

    「不可能!」夷族王不敢相信有人能悬浮在空中。秦晔剑锋一转,砍掉了夷

    族王的左手。「啊,我的手!」夷族王扔下弯刀,握住手腕不停的惨叫。

    「这是你轻薄应付出的代价!下一剑你将为我夫君偿命!」秦晔长剑一刺,

    直接刺向夷族王的心脏。

    「大王小心!」「大王快跑!」一人挡住秦晔的长剑,一人架住秦晔,为夷

    族王逃遁争取时间。

    「我要干死着娘们!我不能走!放开我!」夷族王怒吼道,如果不是被人拦

    着就要冲过去和秦晔拼命。「王,雄鹰留下翅膀只为再次飞翔,苍狼留下獠牙就

    为再次争斗,大王撤吧!」属下拉着夷族王苦苦哀求道。

    风筝上的恒军跳到城墙上,斩断绳,打开了城门,让一队队骑兵冲进来。

    「胜利了!」当最后一个夷族士兵倒下,恒军发出了热烈的欢呼。秦晔走到

    高台上对下方将士们喊道:「这场胜利是大家的共同努力,我将兑现诺言,为你

    们献舞一曲!」

    「好!」大批恒军眼中闪耀着兴奋,但有一群人眼中隐隐约约闪出了一丝淫

    邪……

    ……

    一阵阵洞箫的声音传来,秦晔迈动着步伐走上了舞台。七彩长裙,粉红的长

    绫缠在腰间,在音乐之下,秦晔在舞台上转身、下腰、舞动,宛如仙女一般。

    「督帅好美……」

    随着音乐一转,秦晔彩绫抛出,在原地飞快转圈,裙摆飞扬,长袖漫天。又

    原地跃起,接住彩绫,旋身落在前方水池中的木桩上。在各个木桩飞速舞动,激

    起阵阵涟漪,莲步轻越,跳到了中间的木筏上。秦晔从袖中取出洞箫,玉指微颤,

    嘴唇轻抿,一曲《水乡船歌》渐渐散开。

    曲终,舞停。秦晔并没有离去,而是坐在台边,双腿晃动。「各位,以后…

    …我可能不是你们的督帅了。」

    「为什么?」下方的人立马问道。

    「我要回家了,出来征战三年多,我想回家看看。」

    「督帅,不要抛下我们!」

    「以后你们叫我素柔吧,军神秦晔将不存在了,只有才女秦素柔了,明天我

    可能就要离开了!」

    「督帅!」

    「好了,不要打破欢乐的气氛,我去洗个澡,过会儿再来。秦晔站起身离开

    了会场。留下一群伤感的恒军将士。

    哗!哗!一阵阵水声,流水从肌肤上滑落。秦晔闭着眼,享受着水流的滋润,

    未曾注意身后有一个黑影靠近。

    「呜……」秦晔被一下用布条塞住了嘴,然后被一把拉了上浴池。「呜……」

    蒙面人用皮铐将秦晔的双手铐在桌脚上,一把抓住她的乳房用力的揉搓起来。

    「呜……」秦晔的两团乳肉被揉面团一样随意揉动,秦晔忍着胸口的异样感

    奋力的挣扎,一脚将他踢开,蒙面人又扑过来抓住秦晔的脚踝,一下掰开她的双

    腿。

    「呜呜!」秦晔慌乱的踢动着双腿,但是蒙面人不管不顾对准蜜穴疯狂的抽

    插了起来。

    「呜、呜、呜……」秦晔摇着头,双腿乱蹬,无奈蒙面人根本不理会,依旧

    在她的蜜穴里抽送,一双大手掌握住乳房,露出嘴吮吸起乳头来。

    啪、啪、啪!肉体碰撞的声音夹杂着秦晔淫水飞溅。蒙面人使劲的抓秦晔的

    双乳,几乎快抓成两节,雄伟的下体撑得秦晔感受到犹如撕裂一般疼痛。

    「呜……呜、呜、呜……呜!」秦晔双手被皮铐捆住无法挣脱,双腿被迫分

    开,任由蒙面人进进出出。

    秦晔感到体内异物抖动,心中大骇,连连摇头示意蒙面人拔出来。咕咕,一

    股热流瞬间涌入秦晔体内。秦晔喘着粗气,下体精液流淌,双腿无力叉开,完全

    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形象,毫无阵前杀敌的无敌军神的样子。

    「呜、呜、呜……」秦晔看见蒙面人还要来,不停得摇着头。噗嗤……蒙面

    人再次插入秦晔那诱人的肉穴,感受那温软的蜜穴。

    「呜……」秦晔此时已经被双手反剪,趴在池子边,任由蒙面人在后庭处

    取。两团垂下的乳肉在他的把玩下波涛汹涌,秦晔雪白的翘臀已满是掌印。

    「呜、呜……」秦晔已经在这高频度肉欲中彻底失去防抗能力,拇指粗的麻

    绳从脚踝一直缠到脖颈,各个关节还有皮铐固定,秦晔只能在蒙面人怀里扭动,

    而不能阻止他对自己上下其手。

    「柔软的奶子不失弹性,这腿啧啧,这肉穴。」蒙面人每评论一个地方就在

    哪把玩一会儿,弄的秦晔娇喘连连,羞愧无比。

    就在秦晔以为自己又将被强奸时,一声清脆的掌声响起,接着蒙面人解开了

    秦晔身上的束缚。「呼……你是谁?」秦晔立刻抓起旁边的衣物遮住身子问道。

    「罪将李肃,拜见督帅。」蒙面人突然跪地。「李肃?!你为什么要这样!」

    秦晔厉喝道。

    「督帅,你太美了,你是我们的女神,你要离开我接受不了,本来有要事秉

    报督帅,结果我李某头脑一热就……轻薄了督帅……」

    「你!」秦晔语气一滞,一脚踢在李肃的肚子上,将其拉起来对着脸又是一

    拳。「好了,这次饶了你,说吧什么事。」

    李肃爬起来捂着脸,抱着秦晔赤裸的双腿「我和郁阳发现了夷族王的踪迹,

    听说督帅一直想杀了他报仇,所以……」

    秦晔拉好衣服,听到这个消息立马蹲到李肃面前,硕大的乳房不断的跳动。

    「真的?在哪?快带我去。」

    李肃跪在地上,一抬头又碰到了秦晔的乳房,顿时浑身一热,又一下伸进秦

    晔的衣服里揉搓起来。「额……你干嘛,快停下!」秦晔的衣服再一次被扯下。

    「啊!混蛋!」秦晔一掌扇在李肃的脸上。

    秦晔一脸怒气的看着他。「等我换完衣服就出发!」说完转身离开了浴室。

    哒、哒、哒……「督帅,就在前方密林里。」郁阳指着前面说道。秦晔报仇

    心切,未曾发现二人阴险的笑容。「好,下马!」三人将马拴在外面徒步走了进

    去。

    沙沙……「嗯……」秦晔蹲下身子,玉手抚摸了一下地上的马蹄印,搓了搓

    泥土,「不对,这好像是人为按上去的。」

    嗖!几道飞矢射向秦晔,秦晔立即后退几步,不料一根绳子缠住她的脚踝,

    将其吊了起来。接着又一张大将秦晔包了起来。

    「快帮我!」秦晔在藤中挣扎,招呼李肃二人前来帮忙,不料突然李肃对

    着自己吹出一根银针。「你!额…好困……」秦晔被刺中后一股强烈的困意袭来,

    让她昏迷过去。

    「唔……」秦晔缓缓真开眼睛,发现自己双脚离地,双臂高举,吊在空中,

    嘴中塞满了柔软的物质。「督帅,你醒了啊。」

    秦晔感觉胸部鼓胀,下体清凉,只见郁阳和李肃的手伸进了自己的胸甲,用

    力揉按。自己战裙下的亵裤已被人扯下,塞入自己嘴中。

    「呜……」秦晔扭了扭身子,结果被李肃二人粗暴的抓住,雪白的双腿被分

    开,臀部遭遇几巴掌。

    「督帅醒了,可以干了!」李肃招呼着郁阳一前一后疯狂的抽送着秦晔。秦

    晔双目紧闭,秀发随着头不停的颤抖「呜、呜、呜……」

    郁阳抠出秦晔嘴中的亵裤继续揉捏秦晔的胸部。「咳……呼,你们额……为

    什么要这样啊……」秦晔喘着粗气问道。

    「这样的话大家以为督帅离开了,根本想不到督帅你会在我们手里,然后你

    就可以被我们玩弄一辈子了。对不对。」说完在秦晔的乳房上狠狠的捏了捏。

    「呜……啊……你们……居然啊……小人……哦……」秦晔万万没有想到他

    们是想囚禁自己一辈子,把自己变作他们的性奴。不甘的情绪让她开始不断的挣

    扎,但是二人对其进行了强奸教育,让其反抗的力度越来越小……

    「你的计划好了没有?我左手都断了!」夷族王暴怒道。

    「伟大的王,明早就让你看见那个军神!」穆罕跪在地上回答道。

    「啊……」熊熊的篝火在旁燃烧,李肃二人依旧在不停的干着秦晔。秦晔已

    经不记得这是第多少次了,只知自己从正午被他们骗入陷阱,如今已经漫天星斗。

    而自己的大腿内侧更是一片狼藉。

    李肃抱着秦晔的大腿,在她蜜穴中抽送。「督帅,你的肉穴真舒服,好紧。」

    秦晔此时已经被干得处于半昏迷状态,毫无反抗的任由他们上下其手,嘴中不停

    的嗫嚅着「晔,救我……」

    ……

    哗!一桶冷水浇在秦晔的身上,冰冷的水从她的头上流了下来,寒冷的刺激

    让她清醒过来。

    「你们,啊……」秦晔下身还是和他们相连,未曾分离。淫水和精液混顺

    这她的大腿流下。

    秦晔双手高举,身子前倾,臀部翘起,脚尖着地,一对乳房落入郁阳手中,

    肉穴更是被他肆意开垦。

    「啊、哦、不要……啊、哈……」秦晔最后一丝力气也在这次高潮中彻底用

    尽。「督帅,你以后得服侍我们一辈子了,哈哈哈!」李肃捏着秦晔的乳头淫笑

    道。

    「你们……败类……啊……」秦晔被他们塞入一只皮箱内,带离开了密林。

    ……

    「李将军,郁将军!」守城士兵行礼道。

    「督帅走了你们可不要偷懒哦,我们出去巡视,你们也要仔细勘察啊。」李

    肃跳上马车,鼓励道。

    「是的,将军。」

    「呜、呜……」秦晔在车厢内挣扎了几下。两名士兵都透过缝隙,看见一具

    雪白的娇躯在车厢内扭动。「将军,我们懂得,当兵嘛,难免的。」一名士兵打

    哈哈道。

    「好小子,你也来摸几下,下次请你喝酒!」

    「谢将军。」两名士兵爬上马车,看见秦晔阿娜多姿的身体,立刻把持不出,

    一人抱上一个乳房啃咬起来。

    「你瞧瞧这妞的身材,那脸蛋,估计快赶上督帅了!」「不过督帅真的走了,

    哎女神走了。」士兵发泄似的扣了扣秦晔的蜜穴。

    「呜……」秦晔娇叫一声,对于士兵没有认出自己还不断侵犯自己感到很不

    满,但是全身被束缚,根本无从挣扎。只能在两个小卒手里娇颤,泄身……

    「呜……呜、呜……」秦晔浑身赤裸的被吊在车厢中央,一双美腿呈V形吊

    起,李肃和郁阳一前一后的干着秦晔。

    秦晔两颗乳房被拉到极限,她一脸痛苦的挣扎着。「呜……呼……啊……哦

    ……啊啊啊……」秦晔身子颤抖,一股淫水喷射出来。

    「督帅,你三年多没人疼爱了,让我们来补偿你吧,哈哈哈。」郁阳将舌头

    伸进秦晔的蜜穴里搅动起来。

    「啊……住手!哦……哈!」秦晔被两个床上老手挑逗得死去活来。「哦…

    …呀……停下……这是什么东西?啊……」李肃在秦晔的乳头上夹了两颗跳蛋,

    又塞了几颗进入秦晔的蜜穴,最后将一跟短毛胶棒插了进去。

    噗……吱……嗡嗡嗡……

    「啊……哈……不…呀……」秦晔在空中剧烈的颤抖,两团乳肉在胸口肆意

    弹跳,淫水不断从蜜穴里分泌出来顺着大腿流下,滴在马车的车板上。

    突然,马车停了下来。「怎么回事!」

    「将军,前面有一队人拦住了去路。」「哦?那我看看是谁,坏我雅兴。」

    李肃将一团布塞入秦晔嘴中。

    「李将军真是自在啊,你们估计一路上都在享用军神美妙的肉体吧。」一名

    夷族打扮的人说道。

    「穆罕将军那里话,我们这不正是把那秦婊子送过来了吗?要不您也上来玩

    玩?」郁阳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哈哈,早闻军神艳名自然要见识一番。」说完便登上马车。只见一绝世美

    女浑身赤裸被吊在那里,腹部微微隆起,头无力的垂下,雪白的娇躯不时颤抖一

    下溢出一股淫水。

    「你们真狠心,这么美的女子让你们玩成这样。」穆罕将橡胶棒一拔出,一

    大股淫水将体内的跳蛋冲了出来。「呜……啊啊啊啊……」极大的刺激让秦晔头

    后仰,身子弓起,大声浪叫。

    「还是让我把她带出去吧,让我们的士兵看看那传说不可战胜的军神。」穆

    罕将秦晔解下,取出缰绳在秦晔身上细密的捆绑起来。

    「将军,这是?」夷族士兵看着穆罕怀里那名被捆成粽子的美女。「这就是

    你们害怕的大恒军神!来快来摸一模,她奶子真的舒服,现在不摸到时候就摸不

    到了。

    「真的,你看好大!」十数双手一同在秦晔的乳房上抚摸。「如有还是粉红

    色的,好嫩!」

    「呜……」秦晔此时羞愤欲绝,不想竟被夷族人如此侮辱。又有士兵将手伸

    进秦晔紧闭的双腿,手指在她的蜜穴里抽插。

    「好了!赶路吧,大王还等着我们呢!」穆罕将秦晔抱上马,放在自己跟前,

    一边策马,一边抚摸秦晔的娇躯。

    夷族王庭……「呜……」秦晔被穆罕拉在怀里,两团乳肉被他掌控。一群人

    走在大道上,周围围着一群夷族人。

    「她就是大恒军神?这么漂亮!」

    「这腿,好性感!」

    「她乳房被穆罕大人捏得,啧啧,你看她大腿哪里湿了!」

    秦晔犹如女奴一样被人围观,羞得她低着头不敢见人。

    「诸位,这个女子就是恒军的军神!如今已经被我们擒住!」穆罕拉住秦晔

    的头发,让她面朝夷族人。「呜……」秦晔被迫将自己被欺辱的一面展示在夷族

    人面前。

    「真的是军神?这么纤细,当我们的性奴还差不多。」「就是,你瞧瞧她那

    对奶子真够大的,估计产奶非常不错。」

    穆罕手掌下压,示意人群安静。「各位不要看她较弱,死在她手上的族人不

    知道有多少,连大王的左手都是她砍下来的。所以在大王审判她之前我做,大

    家列队站好,每人可以玩弄一下这个军神,但是!每人时间只有10秒!明白了

    吗!」

    「明白了!」

    「呜……」秦晔惊恐的望着这漫无边际的人群,奋力的挣扎着。「哈哈,军

    神好好享受一下吧!」穆罕一把将秦晔扔到第一个手里。

    「好美啊,真舒服。」第一个人含着秦晔的乳头,一手伸进乳沟,一手扣进

    蜜穴。

    「时间到!下一个!」「呜……」秦晔这次乳头被人狠狠的旋扭,疼得眼泪

    都快流出来了。

    「这时间太短啊,根本不够用啊。」「要不哥几个一起上?一前一后,嘴一

    个,乳沟一个还有她那两只小手,还有腿可以让那些喜欢的人来。」「好意!」

    夷族人开始纷纷找队友。

    「啊……滚开、不……呜……呕……」秦晔不愿让夷族人将肉棒塞进去,无

    奈多处被插,浑身无力,被强行掰开小嘴一下插了进去。

    秦晔就在这一堆人一堆人中传递,传进去后只能听见她的娇喘,甚至在后面

    完全听不见她的声音了。

    良久,啪!秦晔满身精液的被扔在了地上,虽无绳束缚,但是双目紧闭,

    只有微弱的气息在进出。

    「来人,把她带下去好好洗洗,再吊绑好了推进来!」穆罕对着站在旁边的

    几个侍女说到,「记得给她穿点特殊的东西。」

    「是!」

    穆罕说完走进了一顶方圆五平米的帐篷。「伟大的王,我回来了。」穆罕

    下膝下跪说道。

    「啊……啊、疼、啊……」只见夷族王正抓着一个大恒女子的乳房狠狠奸淫。

    「回来了,那小娘皮呢?我现在只想干死她!」

    「回大王,她马上就可以被带给大王了。」「好,你可以回去了!」「大王

    ……」「知道了,等我玩完了就给你。」「不是……恒军的两个叛徒怎么办?」

    「杀了!他们为了自己,帅都敢骗,要他们有什么用?」「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