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被公司外派到大陆昆山三年,因为离职回到自己温暖的家,怎幺家门口摆着一个及腰的鞋柜,记得半年前休假时还没看到,可能是对面新搬来的邻居所放的吧,按了门铃没人答应,应该没人在家,就这样过了几天也没在意。

一天下午在阳台呵护着种植的盆栽,这时听到门外对面有人开门,我马上打开门想跟他们说鞋柜的事,结果门一开,人不见了,我有点不悦的去按了门铃,等了一会儿,听到小孩的声音,门一开,突然我的不悦之气不见了,眼前出来应门的这位妈妈,看来约30岁,白裏透红的脸蛋,微笑的让原本就不大的眼睛瞇的更小了,声音细柔,轻淡的向我问声好,我回应了微笑,并跟她提了鞋柜的事,她连忙说抱歉,并示意马上会搬走。

只见她哄了小孩进门,她则着好拖鞋走出门,虽然穿着一件一般的T侐及长运动裤,但那份气息莫名的向我扑来,我一时停滞在那份气息中,这时才回神看着她扭着娇柔的身躯,纤细的双手,试着去挪动那座鞋柜,我走了过去,佔了所有柜子前的空间,帮她把鞋柜给挪了过去,「因为妳们没在家,我也不好意思自己就挪动妳们的东西,真不好意思」我说。

「没有啦,是我们不好意思,佔了你门口的空间」,她不好意思的让脸更红了。

「你们新搬来的吗?」我问。

「对啊!」「之前怎幺都没看到你」她客气的问我。

「因为之前都在大陆,现在想回台湾工作」「喔,原来如此」结束了这第一次的接触。

由于在找工作期间,我接了一些案子,因此大部份时间都在家工作,这段时间也多多少少碰到对面的这位妈妈,当然也都会抓住机会跟她聊几句,久而久之当然就愈来愈熟了,她是法律系毕业,但个性关係,在法院工作一段时间后就离职在家全职照顾小孩,虽然虚长我两岁,但我也都直接叫他陈太太。

有一天中午,门铃响了,我去应门,「宋先生,我看你常常出门去买便当,今天我刚好多包了水饺,你就过来吃吧」「喔,陈太太,那怎幺好意思」「没关係啦,等等有空档就过来吧」我当然只是客套的拒绝了,去肯定是要去的。

走进家门,还算整齐,但总多少会有玩具落在地上,看着他小孩,应该也只有两岁多吧,是个女儿。

那天中午边吃水饺边聊天,彼此间也愈加的熟悉,原来她老公时常出差去大陆,这年头的台湾人工作跟大陆有关的还真多,就这样又结束了一个彼此更熟悉的下午。

之后,每当我去附近喝完咖啡后回家的路上看到她带她女儿到公园玩时,我都会过去坐在那跟她聊天,所以跟她已经非常熟了。

那天下午,我正要出门去喝咖啡,刚好看到她大包小包的提了一堆东西回来,我顺手去帮她提了,好让她开门,「你又要去喝咖啡了啊,我煮给你喝吧」「嗯,好啊,我就省的走一趟了」我不加思索的回答。

我一直坐在沙泼上,看着她在家整理刚买回家的东西,以及準备煮咖啡的工具,我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她穿着很贴身的运动裤,紧紧包覆着她翘翘有肉的臀部,让腰身的曲线更明显,上衣的polo衫,因为胸前的扣子没扣,所以看的到明显的锁骨,以及不大不小的胸部,我猜应该是C罩杯吧,看着她不时蹲下,不时走动,每个动作都是那幺诱人,害我脑子裏也闲不下来,由感官刺激到脑部,再反应到身体,使我的裤档那也产生共鸣。

因为她要去买东西小孩託保姆照顾,所以家裏就只有我们两个,在沙泼一直聊,后来也聊到她的生活,我的生活,随时天色有点暗了,家裏也没开灯,使人好像慢慢进入了梦幻,至少对我是如此,但看她也似慵懒状的靠在沙发,我的幻想随时间是有增无减,后来也没什幺话题聊,常常就四眼相望,互相微笑,心中有种由然而生的一股冲动,「陈太太,妳看起来不像已经当妈妈了」,「呵,真的吗,谢谢!」,她依然靠在沙发上,带点微笑,柔弱的望着我回答。

「说真的,妳长的很漂亮,再加上你又是人妻,应该很抢手喔」「因为现在流行人妻,所以这个身份是加分的」我又接着说。

「哈哈!你这幺说,那应该你也这幺想,对吧」她很直接的问后,又觉得讲太快的表情。

我停了一下,很认真的看着她说:「对啊,我一直都这幺想」。

她眼光也停留跟我对望,然后微笑不答的移开了目光。

我这时站了起来,对于凸起的裤档毫不遮掩,走向了厨房洗了手后,这时屋裏是有点昏暗,再走回客厅时,我直接就坐在她身边,她有点意外的看着我,然后浅浅的微笑着,我慢慢去拉着她的手,不在意的说:摸起来就知道,不常做家事。

她依然望着我回答:对啊我转身面向她,一直握着她的手,感觉她的手也回应的握着我,「妳好美喔」我另一手绕过她,她微微抬着头让我的手能搭在她肩上,我慢慢把她搂在我身上,脸碰着脸,然后吻她的脸夹,一直碰到她的嘴唇,好柔软的双唇微开,我的嘴唇贴着她的双唇时,将舌头也顺势的探进她嘴裏,在她嘴裏呼出一阵气息的同时,她的舌头也迎向我的舌头,和我热情的舌吻。

我已经毫无考虑的直接隔着衣服抚摸他的胸部,小腹,腿及私处,她也抱着我的脖子忘情的与我舌吻,她完全表现出渴望,任由我对她身体的佔有跟侵犯,我将手伸进她的运动裤裏,抚摸臀部,并顺势脱下她的运动裤,这瘦而有肉的双腿,白晰滑嫩,淡粉色的蕾丝低腰无痕内裤,让包覆不多的臀部及私处更性感,再加上内裤在穴穴那已经沾湿了,更添诱人。

她柔软又肆放的身体完全贴在我身上,我将他抱起,跨坐在我腿上,我吻着她的胸部,坚挺的肉棒磨擦她的穴口,她的穴穴好湿,把我的肉棒都弄湿了,这时我用两腿将她撑起,然后将肉棒对着她的穴穴,让她坐下来,慢慢的我将整个肉棒插进他的穴裏,好紧的穴,好湿的穴,可见她的身体早就有需求了,我开始将肉棒顶向她的穴,她也微微扭动着臀部来迎合我,我往上插,愈插愈快,没想到这幺有气质的人妻,叫的这幺大声,我愈插愈爽,她愈叫愈大声,「保险套放在浴室洗手台上的柜子裏」

我抱着她进浴室,让她坐在化妆台上,我戴上后,再拉开她的腿,又将肉棒插进她的穴裏,我勾起她的双腿继续插她,她坐在化妆台靠着后面的镜子,一下子又开始叫的好大声,我愈插愈快,没多久她全身用力的紧紧抱着我,一阵大叫,感受到她高潮了,这时我插的更快,然后我也慢慢射出来,一直到完全射出来后,两个人的动作也趋缓和,待一切都停了后,我抽出肉棒,拿出了套子,「哇!好多」她一脸泛红的望着我手裏的保险套说。

「我好久没碰女人了,而且妳又是美女,又是人妻,当然多了」我说。

她笑笑的抱着我,我则抱她进淋浴间,打开水龙头,试了温度后,一起沖洗。

我在她身上抺了沐浴乳,看着水由上而下沖去泡泡,水顺着她的乳头滴下来,我忍不住的又去抚摸她的乳房,她则抚摸我的肉棒,在彼此为对方沖洗抚摸一阵子后,我又被她给挑逗的硬起来了,她蹲下来,搓着我的肉棒后,将肉棒含进她的嘴裏,然后用嘴套弄我的肉棒,一手抚摸我的蛋蛋,一手从我两腿间绕过去抚摸我的屁股及屁眼,我的肉棒被她含的硬的厉害,我把她拉起,拉到镜子前,从镜子裏看到她的正面及慾望的表情,我从后面抚摸她的胸部及穴穴,白晰到微微看到筋的身体,滑嫩的肌肤,纤细的腰及翘翘的臀,让我想一直佔有她的身体,「妳现在的样子真骚」「喜欢吗」

我将她往前趴在镜子前,她柔嫩的穴穴已经被抚摸到好湿,「当然喜欢,让我再享受妳那紧紧的穴」然后戴上保险套,将肉棒插进她淫水完全溢出的穴裏,开始抽插,「喜欢我这样干妳吗」,我边插边问「喜欢你这样干我」

她从镜子裏看着我,用喘息的口气跟我说我一手抚摸她的乳房,一手抚摸她的臀部,愈插愈快,「被别的男人插,爽吗」

我忘情的问「好~爽」她呻吟的回答我两手抚着她的臀部,愈插愈快,愈用力,她两手撑在镜子上,全身被我插到一前一后的晃动着,乳房也跟着明显的晃动,她的叫声跟之前一样,开始愈叫愈大声,整个浴室都是肉棒插进穴裏的淫水声及我们两人的叫声,我愈插愈快,她又开始全身用力,忘情的嘶叫着,想必又是高潮来了,我紧紧的抱着她,用力的插她,她来回高潮了好几次后,我终于也射出来了。

沖洗完后,两个人一丝不挂的进卧室的床上,我抱着她躺着,「自从第一次看到妳时,妳就是我性幻想的对象了」我说。

她躺在我胸上,彼此的抚摸着,两个人的双腿也彼此交错的摩擦,「因为我是人妻吗」「妳长的很有气质,但也很媚,所以看起来有点骚样,再加上是人妻」「乱讲,那是因为你心术不正,才会觉我骚吧」「也许吧,但没想到上了后,更骚」她生完小孩后,因为小孩的关係,跟她老公只做爱过一次,而那次也是草草了事,因为小孩子在哭,所以他很久没享受鱼水之欢了,再加上她老公时常要出差去大陆,所以已经很久没尽情的做爱了。

我更加码的回答「别人的老婆,干起来真爽」,「特别是像妳这幺美,身材这幺好,又这幺骚的,干起来更爽」我将她抱起,转身我压在她身上,用双腿顶开她的双腿,然后插她,她时而闭着眼,时而微张眼看着我,我则一直插她,她被我用力的顶着上下晃动,整个床也似乎跟着动了,「妳的穴真骚,插的真爽」「你的也好大,喜欢你插我」

「那我就好好的帮妳老公干妳」

「好~啊~啊~干我」她气若游丝的呻吟着回答我边插她,边将她侧躺,抬起她的右腿,侧干她,她叫的很大声,我拉着她的手,在我插她时,拉住她,插到最深处,愈插愈快,她在这次的抽插中,来回又高潮了几次,我的肉棒都能感觉到她穴穴的收缩跟孺动,夹的我的肉棒也很爽,但因为刚刚射了两次了,所以比较没那幺快射,我就这样一直插她,她也持续叫的好大声,我将她转到正常姿势,肉棒一直都没离开她的穴,一直插她,我这次更加快速的插她,「我快射了」「啊~啊~」她一直大叫着,然后开始紧紧的用力抱着我,想必高潮又快来了,我愈加快速的干她的穴,肉棒插到小穴的深处时发出啪啪的声音,愈来愈快,这时她紧紧的完全抱住我,放声的大叫,我的肉棒也同时一涨一缩的射出了精液,一直插到我的精液完全射出来,才停住。

我和她完全摊在床上抱着,「你好厉害,我来了几次都数不清」她闭着眼,满足的微笑着「妳舒服,我下次才有机会啊,所以要表现好一点」「嗯,会再给你机会的」她笑着答我之后我们虽不是常常做爱,但一,两个月总会做一次,而且有次还要求她穿着法袍让我插,但我的需求总是来的比她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