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一)
  1947年6月4日 10:00 南京 德兴堂药店。
  雾散云开,一扫十几天的连绵阴雨,大街小巷的梧桐树展着新绿,筛着碎金,赏心悦目。
  德兴堂药店位于繁华的评事街路口,药店是砖木混合式小阁楼建筑,一楼柜台正对店门,靠墙满是中药的百子柜。柜台前一个十七八 岁的年轻伙计正照着药方子秤药,眼睛却机警地注视着店门。穿过帘门是后堂,后堂西侧堆满各种药材,通往二层阁楼的木梯紧靠着东墙。阁楼上一大一下两间卧房,大间里的方桌前有几个人在秘密开会。
  「……上级对咱们『夜莺』小组近来的工作很不满意,还批评自从『夜莺』牺牲后「夜莺」小组工作毫无建树……我已经向上级做了检讨……所以,这次任务咱们『夜莺』小组一定全力以赴保证完成任务……」一个身着蓝色的旗袍和高跟鞋将身材衬托得丰腴妖娆,漂亮的女人正在说话,这个女人叫杨蓝萍,29岁,地下党」夜莺」小组负责人。对外身份,德兴堂药店老板娘。此时的杨蓝萍与她的外表相打扮大相径庭,一脸英气,令人敬畏。
  「……情况就是这样,许梦茹同志是组织上经过再三筛选后决定的最佳人选……」杨蓝萍一副威严的表情,望向一个男子,道:「张思远同志,许梦茹同志是你的妻子,这次你们夫妻俩要在一起并肩战斗了,但是,你们一定要注意不能让人看出任何破绽……咱们在隐蔽战线上的斗争稍不慎,就会酿成大错否则,将会给组织带来灭顶之灾……你是个老党员了,你要以组织的事业为首任,把儿女情长应该放到脑后……你能做到吗?」「能!我想组织保证把组织的事业为首任,把儿女情长应该放到脑后!」张思远庄重地举起右手。
  「好!今天就到这里,大家分头行动吧!」杨蓝萍宣布散会。
  ……
  张思远,27岁,地下党」夜莺」小组成员。对外身份,杨蓝萍的丈夫,德兴堂药店的坐堂大夫。他出生于中医世家,在父亲的熏陶下熟谙中医经典,擅治内、儿、妇科,对温热病、哮喘病有独到之处,南京城里小有名气。
  两年前,张思远与小他四岁的许梦茹是在上海一次学潮运动的大游行时结识的,二人都地下党员。当时,许梦茹是圣约翰大学学潮运动的联络人,张思远学潮运动的组织者之一。张思远慷慨激昂的演讲和革命意志深深地打动了许梦茹,张思远也被许梦茹天生丽质的容貌所吸引,在那次血与火的学潮运动当中,志趣相投的两个年轻人碰出了恋花,产生了深厚的感情,经组织批准,成为了一对革命夫妻。婚后第二年,由于工作需要,夫妻二人不得不惜别,张思远派往北平工作,后来又来到南京从事地下工作,许梦茹则继续留在上海工作。
  一年前,组织上安排张思远与杨蓝萍假扮成夫妻,以德兴堂药店作掩护,组建」夜莺」小组,从事情报收集工作。在南京城,成年单身者是容易引起怀疑,必须有家庭作为生活单位。如果一方的丈夫或妻子不适合,便由组织安排一异性同志充当假丈夫或假夫人。这是由于当时革命斗争环境决定的,当假丈夫或假夫人也是革命,是革命的需要,参加革命,即献身于革命,婚嫁虽然是个人之事,但也要服从革命的需要。
  「夜莺」小组是一个肩负着特殊使命的小组,专门为组织提供国民党的军事情报,情报来源核心就是「夜莺」。「夜莺」的真名谁也不知道,只知道他是早已打入国防部第二厅的地下党,位居电讯科科长。「夜莺」利用职务之便,为组织搜集和获取了大量的军事情报。由「夜莺」亲自把情报交给杨蓝萍,再由杨蓝萍把情报传递给组织。为了避免别人怀疑,「夜莺」和杨蓝萍二人佯装成一对秘密情人,在国防部第二厅电讯科的人都误以为真,私底下认为科长是个道貌岸然的长官。
  不幸的是,「夜莺」在三个月前由于飞机失事而身亡。
  「夜莺」牺牲后,组织上失去了一条能够提供军事情报的渠道。关键的是,「夜莺」的离世很突兀,他身前与组织联系的密码遗留在在电讯科科长办公室书柜里,虽然,密码很巧妙地藏匿在一本蒋介石着的《中国之命运》里,但是,万一被人仔细阅读就会看出端倪,将会给组织带来灾难。所以,尽快替换掉那《中国之命运》是当务之急。
  现在,国防部第二厅电讯科科长办公室的新主人叫陈逸轩。陈逸轩是留美归来的高材生,他父亲是行政院的一名要员,由于他背景显赫,豪门世家,使得陈逸轩自恃才高,傲气十足。他做事很严谨,除了钻研业务,没有别的嗜好,从上班到下班都呆在办公室,即使外出办事或开会也会再三检查房门是否锁好。
  组织上曾指示其他潜伏在内部的同志想办法,但是都无功而返。白天根本没有可能,只有陈逸轩下班后,才有机会。
  电讯科属于机密重地,每个门窗都安装有美式警报系统,除了用钥匙开门进入房间外,其他非正常的进入方式都会触动警报。
  要想获取那本密码,唯一的办法就是拿到房门的钥匙。而钥匙就在陈逸轩身上,只有跟他关系很亲密的人,才有可能拿到钥匙。
  「夜莺」出事前陈逸轩担任国防部第二厅电讯科副科长,是「夜莺」的助手。
  陈逸轩对「夜莺」的业务能力很钦佩,是心目当中为数不多的所敬佩之人。平时「夜莺」对他很照顾,他把「夜莺」把兄长,在他面前「夜莺」也不隐瞒与杨蓝萍的「暧昧」关系,好几次「夜莺」带他去德兴堂药店,所以,他与杨蓝萍也算是熟人。另一方面,陈逸轩是个大孝子,他母亲常年患哮喘病,经常来德兴堂药店找张思远为她母亲诊脉看病。
  组织上通过观察了解,发现陈逸轩很孤傲,几乎没有漏洞可钻。只有最后一招——美人计!可是,陈逸轩的眼光很高,普通女子根本不会入他的法眼,又仔细研究他的性格秉性,才发现他喜欢的女子是,既漂亮又聪慧,既有气质,又有共同爱好。组织上经过大量工作,终于物色到一个符合他心目中标准的女子——许梦茹!只有能成为陈逸轩女朋友,成为亲密地恋人关系,就有机会拿到钥匙,从而完成这项艰巨的任务。
  组织上考虑到杨蓝萍认识陈逸轩,同时又有德兴堂药店这个关系,所以,把这个任务就交给」夜莺」小组来实施。
  组织上想通过这层关系把许梦茹安插到陈逸轩的身边,一则可以窃取到钥匙,尽快拿到那本《中国之命运》,二则或许可以填补失去「夜莺」后的情报来源的或缺。
  ……
  张思远出诊回来,刚进门,只有那个年轻伙计小刘在忙着秤药,他也是「夜莺」小组成员。小刘见张思远回来,嘻笑着告诉他许梦茹来了,正在阁楼上与老板娘杨蓝萍谈话。
  张思远心里一喜,想早点见到自己爱妻,快速上了阁楼。
  大间里两个女人,一个是杨蓝萍,另一个女子正是他一年未见的爱妻许梦茹。
  张思远直愣愣的看着夜思暮想的妻子。
  「咯咯咯!看什么不认识了?」许梦茹被看得有些不自然。
  「梦茹从现在起,我就是你远房表姐,对外要称思远为表姐夫。为了有利于这项任务的完成,晚上,张思远睡小间吧,许梦茹跟我住大间。若有外人来,你俩再互换位置。」杨蓝萍接着说道:「你们夫妻俩一年不见,就叙叨絮叨吧,但要注意组织纪律啊!」她说完就下了阁楼。
  张思远见杨蓝萍离开,一下子将许梦茹拥在怀里,朝许梦茹吻了过去,双手环绕着张思远的脖子,闭上美丽的眼睫,朱唇微启,迎了上去。
  四唇相交,口舌相缠,仿佛时间已经凝固,离别一年来的思念都汇集在这深情的一吻。是啊,这一对年轻人为了崇高的革命事业,努力克制住思念的情感,真难为他们了。
  良久,二人才分开。
  「你想我来吗?」
  「茹!想!我天天都在想你!你想我来吗?」
  「嗯!」
  「你知道你这次任务的内容了吗?」
  「来之前,组织上跟我谈了,刚才杨姐也与我讲了。」「你知道你将要面对什么吗?你心里做好思想准备了吗?」「……」「茹!我们都是组织里的人,自打加入组织后,早已把生命交给了组织。」「可是这次任务非同寻常,甚至比献出生命还要难做。你明白吗?」「我明白!其……其实开始我也想不通,干吗以这种方式完成任务啊?完成任务的又是你。但是,你不知道目前的事态很严峻,只有采取这样方式才有可能挽救目前的局面。为了崇高的理想,为了革命事业,这点牺牲算什么?」「道理我都懂!可是……」「许梦茹同志!到这节骨眼上了,你怎么还犹豫不决?这不利于你全身心地去任务,你加入组织多年了……有没有党性……这是对你的考验……」张思远很焦急,他喋喋不休的给许梦茹讲着大道理。
  「你别说了!我去还不成?」许梦茹眼睛里噙满泪花。
  「亲爱的,你别介意,我刚才态度不好。其实我也……」张思远说完。眼睛也潮湿了。
  二人又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思远,若是真的发生点什么,你还会爱我吗?」「茹!我爱你!无论你怎么样我都永远爱你!」「老公!」「茹!」……
  楼下,心不在焉的杨蓝萍老是拨错算盘珠子,刚才看到张思远和许梦茹夫妻二人重逢的热乎劲,使她心里有些酸楚,触动了内心的幽怨,令她不禁想起在七年前的皖南事变中不幸牺牲的爱人,当时她爱人是新四军某部的政委。俩人青梅竹马,一起参加革命,感情很深。爱人去世后,她把对爱人的思念深深地埋在心里,没再考虑过个人的事情,而是全身心投入革命事业当中。
  「夜莺」小组每个成员都是经杨蓝萍亲自挑选的,之所以选上张思远,不仅仅是由于张思远懂中医,更主要的是张思远的神态、外貌和举止酷似她的爱人。
  她与张思远以假夫妻共同生活一年多,一直保持着纯粹的革命友情。晚上,她在大间睡,张思远在小间睡,有时,外人忽然有事登门,张思远则赶紧藏好被褥,跑到大间的那只雕花大床上,佯装夫妻俩共衾同眠的样子。
  刚想到雕花大床,杨蓝萍隐约听见阁楼上有「咯吱吱!」的响动声。她是过来人,自然明白这种响声是在做什么事。杨蓝萍很恼火,简直是无组织无纪律,于是,她气冲冲地「蹬蹬」跑到阁楼上一看,原来,张思远正在钉雕花大床上挂蚊帐的钉子,许梦茹在打扫屋子。
  (二)
  1947年6月9日 18:40 南京 德兴堂药店。
  陈逸轩来德兴堂药店取他母亲的中药。当他看到从楼上下来的许梦茹时,顿时眼前一亮,呆住了!
  许梦茹身着浅绿色碎花短袖旗袍,将凹凸有致的身材衬托的更加曼妙;齐耳的短发用一条天蓝色丝带箍住,显得纯真可爱;标致的瓜子脸,在春日的阳光下显得美丽动人;脱俗的气质显露着知性和聪慧。她美极了,简直就像一个仙女似的。
  杨蓝萍见状心里一喜,赶紧上前介绍:「陈长官,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表妹,叫许梦茹,昨天刚从上海过来看我的。」她转身拉过许梦茹:「表妹,这位是陈长官,是国防部第二厅电讯科少校科长」「您好!鄙人陈逸轩,认识你很高兴」陈逸轩伸出右手,他声音中带有男人的磁性魅力。
  「您好!我叫许梦茹。」许梦茹浅浅一笑,仪态大方地跟握了一下陈逸轩。
  望着陈逸轩英俊的脸庞,也怔了一下,显然出于一种女人的本能。她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太帅了,一袭戎装,身材挺拔修长显得气宇轩昂,英气逼人。
  「表妹,陈长官年轻为有啊,是哈佛大学的高材生,现在是国防部第二厅电讯科少校科长,前途无量啊!他网球打得可帅了,还拿过美国大学生网球联赛第一名呢。」「过奖!过奖!」陈逸轩眼光没离开过许梦茹。
  「不过我表妹,也不简单啊,她也是才女哟!现在是圣约翰大学音乐系的助教,弹得一手好钢琴……你俩一个26岁,一个23岁,又都是未婚,郎才女貌啊,不妨……咯咯!」「表姐,你乱说什么呢?」许梦茹羞赧地嗔怪道。
  「原来许小姐精通弹钢琴?」陈逸轩听着却很受用。
  「哪里?让陈长官见笑!」许梦茹浅浅一笑。
  「太太,看来这两个人有共同语言啊!要不请陈长官到楼上坐会儿?跟梦茹好好探讨一下钢琴?」张思远趁热打铁地。
  「好啊!好啊!」陈逸轩连声赞同。
  「表妹,你先陪陈长官上楼聊会,我亲自下厨准备几道好菜。」杨蓝萍按照计划好的步骤,说着台词。
  「嗯!」许梦茹低声应道:「陈长官您请!」
  「许小姐,您先请!」陈逸轩绅士般地随着许梦茹上了阁楼。
  张思远和杨蓝萍在楼下准备饭菜,阁楼上不时传来陈逸轩和许梦茹二人交谈甚欢的对话声。
  晚饭间,陈逸轩不时用眼睛盯着许梦茹,看来他对许梦茹很满意。
  ……
  杨蓝萍、张思远和许梦茹夫妇三人,在阁楼上商量下一步计划。
  「……由此看来,陈逸轩对许梦茹很中意!他终于上钩了!……这仅仅是个开始,下一步咱们要……」杨蓝萍布置着下一步的工作。另外,提醒你俩,要注意影响,不要过于黏糊?梦茹的身上要保持女人干净的体香,要将干净的身子给陈逸轩留着,不能沾有别的男人的气息,免得让陈逸轩嗅到。所以,你俩以后不能再有亲密的接触……懂我的意思吗?」「嗯!」许梦茹脸红了。
  「知道了!」张思远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不要怪我无情,作为一个革命者,把组织的事业放在首位,要为克制情欲……」……(三)
  1947年6月20日 20:05 南京 德兴堂药店。
  接下来十来天,陈逸轩都假借为他母亲取药的借口来德兴堂药店,取药是假找许梦茹是真。
  看来陈逸轩真的迷上了许梦茹,要的就是这个结果,看来一切都按着计划实施。
  陈逸轩频频约许梦茹一起上街,吃饭,看电影,还给她买衣服送礼物。一切都在计划当中。
  直到一天晚上,许梦茹跟陈逸轩一起去看电影,迟迟未回。
  张思远焦急地候在药店门口。
  不一会听到汽车停在门外,却久久不见下车关门的声响。他顺着门缝门外望去:借着昏暗的路灯,看见车内陈逸轩搂住坐在副驾驶位上的许梦茹,便向压了上去。
  许梦茹头一扭,陈逸轩没亲着她的嘴唇,吻到了脸蛋上。陈逸轩有些性急,两手扳住许梦茹的头,强行将他的厚唇覆盖住她的檀口,许梦茹用手推拒着,挣扎着。
  过了一会,车门开了,许梦茹从车上下来,头不回,跑回药店。
  「他……他亲吻我了,他还摸我……」许梦茹一上楼就呜呜地哭了起来。
  「你……你怎么能这样?这不是在咱们计划当中吗?你这种态度能完成任务吗?」杨蓝萍很生气,猛地把茶杯放到方桌上。
  「梦茹,你怎么不按计划执行呢?」张思远站在许梦茹身旁,也在温声地埋怨。
  「我……」许梦茹,欲言又止。
  「许梦茹同志!我要严厉的批评你,你这样的表现会影响到整个计划啊……你真令我失望……」「梦茹,咱不能辜负了组织对咱们的信任啊……」「……那本密码的一天替换不回来,对组织的就多一天危险。你接近陈逸轩已半个月,进展缓慢,上级很不满意……你却是这样的状态……组织上不是让你去谈恋爱,不是让你去酝酿真感情,而是让你带着革命的信念去战斗,你明白吗?
  ……你对得起组织对你的培养吗?……上级说了,若你再无进展,组织上再会寻找一个革命意志比你强的的同志。」杨蓝萍和张思远你一言我一句地开始批评着许梦茹。
  许梦茹一脸无辜站在楼板上,不再哭了,脸颊上泪痕已经干枯,低着脑袋诚恳地听着杨蓝萍的训斥和她的爱人的责备,就像个做错事的孩子,视乎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我错了!我保证再也不会了!请组织再给我一次机会吧!从今以后,我保证端正态度,调整心态,以大无畏的革命意志为了组织的事业鞠躬尽瘁!请组织考验我吧!」许梦茹擦了一把已经干枯的泪痕,表情中带有一股毅然决然的神情。
  「好吧!你能有这样的表态我感到很欣慰!我也再跟上级替你求求情,这个任务能否顺利完成就看你的表现了!」杨蓝萍僵硬的表情中稍稍露出一丝笑容,她站起身来走到许梦茹身前,用手拍了拍许梦茹的肩膀以示鼓励。
  张思远长长地舒了口气。
  许梦茹见大家已经原谅她,心里很感动。
  杨蓝萍又安排下一步工作:「如何扭转这种眼下情况……咱们下一步……思远你要以一个朋友身份……利用你的医术特长……要如此这般……三人商量着下一步的计划。
  (四)
  1947年6月23日 20:05 南京 玫瑰酒吧玫瑰酒吧。
  张思远和陈逸轩二人坐在僻静的角落里喝酒。
  「张大夫,我今天请你来,主要是感谢你给家母诊脉看病,她的哮喘病自从服了你的中药后,大有好转。我再此表示谢意!」陈逸轩很礼貌地拱手致意。
  「陈长官您不必客气!这是当大夫的本分」张思远也拱了拱手。
  「另外,家母想去香港陪家父住段时间,我还想再麻烦把家母护送到香港,有你在她身边我才放心。你放心出诊费我会双倍。」「您别客气,上一次不就是我从香港陪令母回到南京的吗?你说吧,哪天启程?」「22日的火车,我已预定了包厢。」「好!没问题!陈长官您就放心吧。」
  「能不能别陈长官陈长官的称呼啊,怪别扭的。不如你我以兄弟相称如何?」「好啊!那就抬举我了!」「好!一言为定。来思远兄,咱俩干了这杯。」陈逸轩一下子把酒杯里的红酒干了。
  「逸轩弟,干!」张思远也把酒杯里的红酒喝了。
  「既然是兄弟了,我也不客气,今天请你来还有一件事请你给我出出主意?
  陈逸轩露出沮丧。
  「老弟,干吗这么客气啊?有什么吩咐尽管讲,为兄能办到一定帮你。」「主要是我与许小姐之间的事,……」「哦?你跟梦茹怎么样了?怪不得她整天把自己关在屋子里饭也不吃,不知跟谁赌气,还说过两天就要回上海。」「啊?许小姐要走啊?」「是啊!梦茹她要回上海工作啊?」
  「干嘛不让她留在南京啊。你们在一起彼此也好有个照应……」「其实她也想留在南京,可是一时半会找不着合适的工作啊,她又那么清高,一般的工作她看不上的。」「不如我来想想办法。」「唉!我听说你们国防部招人啊,不如……」张思远心想,我等着就是你这句话。
  「是啊!国防部第二厅电讯科正招聘优秀的人才,以许小姐的才干肯定适合。
  就怕她不愿意。」
  「要不我给你做做梦茹的工作?」
  「思远哥,你要是能出马做许小姐的工作,肯定能成行,因为我与她聊天时,她流露出对你的敬佩,还说你是为数不多的好男人……」张思远听到这话,心里一股暖流,自己爱妻的心中时刻粘着他啊。
  「是吗?哈哈!惭愧!要不我就试试。其实啊,我梦茹对你很有感觉,她不止一次地说你既优秀又帅气……」「真的!她真的这样说来着?」陈逸轩眼睛一亮。
  「是啊!我骗你干吗?」
  「来咱哥俩再干一杯!」陈逸轩又喝了一杯。
  「那我回去做做她的工作,我让她辞掉上海的工作,你尽快把她闹到你说的身边,每天能见面,时间久了你不就……」张思远也端起喝了一小口。
  「是是是!我明天就去办。谢谢!」
  「其实泡女朋友要讲究方法,是有技巧的,当初,我为了泡我太太时……我是使用了绝招!你……你是不知道当时追求蓝萍的男人有多少啊,许多达……官贵人、公子哥、富甲的阔商,帅气的军官等等,论财富论长相都比我强,谁成想杨蓝萍却被我拿下了!哈哈!你……你知道为什么?我就是使用了绝招!的结果,要不就凭我这德行,她……会会看上我?老弟啊,为兄我……我喝多了……」张思远佯装喝醉。
  「没……没关系,咱哥俩谁笑话谁啊?」陈逸轩已经有醉意。「你太太的确漂亮,不过,思远兄,我可要提……提醒你,你太太其实……这个我就不能说了,否则,我不能能对……不起我死去的朋友。」张思远知道陈逸轩指的是「夜莺」与杨蓝萍的「私情」。他假装醉:「老弟,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思远兄,咱不……提那些不开心的事,刚才你说什么敏感点,你就指点……我一两招,好吗?」陈逸轩诚恳地。
  「……以中医的角度看,每个女人都有敏感点,当你找见她的那个点,她就会……你明白吗?哈哈!」「那依你来看,许小姐的那个点在什么地方?」「除了傻子任何一个男人都知道,女人的敏感部位是嘴唇、胸部、性器等部位,但是。这就要因人而异的看问题,诸如像梦茹这类天生丽质,性格清高的女子就另有妙处,比如耳垂侧下方的脖颈处,倘若你俩一旦那个时……呵呵!那么,这时这类女子的爆发点在……在脚趾之间!你想不到吧?哈哈!」张思远把自己的爱妻最敏感的部位告诉了陈逸轩,那可是他自己经过多次实践才找到的敏感点,可惜,没多久夫妻俩为了革命工作不得不暂时分开,各自奔赴不同的城市,一别就是一年,他从分别那天起就再也机会没触及到过爱妻的敏感点。张思远暗自安慰自己:这一切都是为组织,对组织不能保留任何秘密。
  两个人聊了很久。当准备离开时,陈逸轩有些摇晃,张思远心一动,一手扶住他的腰他,一只手却伸向他的衣兜。
  「张先生,就不麻烦您了,由我们护送他回家。谢谢!」忽然,从身后冒出两个壮汉,一左一右站到陈逸轩身边。原来是陈逸轩他那官位显赫的父亲派来专门保护他的保镖。
  张思远惊出一身冷汗,还好没被发现,若是……后果不堪设想。想边往玫瑰酒吧门口方向走。
  「来!再让我亲一口!」
  「别么……咯咯咯!」
  张思远扭头看到一个隔间断里,昏暗的灯光下一个五短身材的中年男人正搂着一个打扮妖艳的风尘女子,两人正在打情骂俏。
  ……
  在德兴堂药店的阁楼上。张思远一边喝着许梦茹亲自给他沏浓茶,一边向杨蓝萍汇报了他与陈逸轩的谈话内容。当然,他隐瞒了一些涉及敏感点的谈话内容。
  杨蓝萍说:「你答应的对!这样有利于跟陈逸轩搞好关系。」……杨蓝萍在外人眼里是一个妩媚风骚的女人,经常跟一些政府要员,高级,军官,警察头目们打情骂俏,在「夜莺」小组眼里却是一个机智过人,令人敬畏的大姐,严厉起来令人生畏,温柔起来体贴入微。她喜欢干净又很勤快,经常给「夜莺」小组这些男同志洗衣裳、做饭。正是杨蓝萍的干净勤快引出一件令张思远非常难堪的事张思远结婚不到一年,就被调到南京与杨蓝萍假扮夫妻,但他正值精力旺盛之年,自然会有欲望。张思远最愿意晚上突然有人来访,他就可以睡到雕花大床上钻进带着杨蓝萍刚刚盖着的衾被中,贪婪地嗅着带有杨蓝萍体香的气息。不久,他在一次无意当中,看见杨蓝萍正在水房冲洗身子:曼妙玲珑的酮体,丰满挺拔的酥胸,修长笔直的美腿令张思远一下子血脉膨胀,不由得将精液射在水房门上,从那后,一发不可收拾。
  还有一次,张思远趁杨蓝萍下楼洗澡,跑到大间,偷走了把她刚刚替换下的内裤,藏在被褥下面。连几个晚上,用内裤裹着阴茎自读,将浓精射在内裤里。
  后来,藏在褥下面铺那条内裤不见了,他把翻遍整个屋子也没找见。张思远脑袋一下子大了,坏了!一定是被杨蓝萍没收了!他闯下大祸了!杨蓝萍一定会处分他。可是,连着几天,都没动静,就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似的。
  原来,心地善良的杨蓝萍之所以没有戳穿他,是怕他脸面上下不来,以后工作起来会很尴尬,不利于「夜莺」小组的和谐,再说,也不是什么原则性的错误。
  但是,她也很恼火他这蹉龌龊的行为,便用无声的形式警告了他。果然,张思远再也没犯类似的错误。
  (五)
  1947年6月27日 17:05 南京 一所院落。
  一所院落的民房里,杨蓝萍认真地聆听着一个矮胖谢顶的中年男人的训话。
  他叫郑克己,45岁,南京地下党敌工部副部长。
  「……毫无进展,若再不按计划行事我就处分她,还有,你这个『夜莺』小组的负责人是吃干饭的?……」在此之前,「夜莺」小组只受命于南京地下党原敌工部李部长一个人的指令。
  在两个月前,李部长被叛徒出卖,被捕入狱。现「夜莺」小组唯一领导者是郑克己。
  由于,组织上的部队已经开始转守为攻,准备在东北打一个大战役,所以,情报的获取至关重要。南京地下党为了配合大部队,让敌工部想办法搞到情报。
  由于,「夜莺」小组自成以来给组织提供过许多重要的情报,功绩卓越,因此,敌工部就把这项艰巨的任务交给「夜莺」小组来完成,由副部长郑克己全权负责。
  以「美人计「形式获取情报的方案就是郑克己一手策划的。
  「……咱们部队已经开始转守为攻,准备在东北打一个大战役,需要摸清敌人的兵力部署。要求在南京的地下组织想尽一切办法,搞到敌人部队调动的情报。
  我受上级委托专门指导你们『夜莺』小组的工作……」郑克己叼着烟卷,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继续说:「这次任务你们『夜莺』小组是关键……你们要……你们还要……能不能尽快搞到情报,就看你们『夜莺』小组的了。」「是!请组织上放心!我们『夜莺』小组,一定想办法……」杨蓝萍立即站起来。
  「什么叫尽可能?嗯?是要不惜一切代价搞到情报,包括任何手段,譬如……你明白吗?」没等杨蓝萍说完,郑克己就打断了她的话。
  「不惜一切代价?」杨蓝萍反问道。原来李部长平时布置任务时,常用:想办法、定计划、拿方案,还说「夜莺」小组是组织上的宝贵财富,是组织上的精英,要在完成任务时尽量保护自己等等温馨的话语。可是,郑副部长这与李部长是截然相反的口吻啊。
  「怎么?难道我说错了?」
  「……」
  「杨蓝萍同志,我要严厉的批评你,作为一个老党员,你怎么是这态度?作为一个革命者,要把组织的事业放在首位,把自己的生死放在脑后……」「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杨蓝萍被训的脸一阵红一阵白。
  「你给我闭嘴!」郑克己猛拍了两下桌子,腾地站了起来。「你太不像话了!
  不是那个意思,是什么意思?你是不是以为你的『夜莺』组为组织提供了许多情报,做出过很多的贡献,就应该居功自傲了是不是?」「郑副部长,我不是……」杨蓝萍委屈地哽噎起来。
  「什么不是?你就是!你是不是不服气我现在是你的领导?」「我没有!郑副书记!」杨蓝萍俏脸上淌满下委屈的泪水。
  「别叫我郑副书记!在你眼里还有我这个领导吗?你没想到我成你的上级领导吧?哈哈!你是不是还记恨我那次对你那事来着?所以你就目无领导?你信不信我把你调离『夜莺』小组长?」那是发生在半年前。李部长临时有事,让郑克己向杨蓝萍传达口头暗语指令。
  他当时被杨蓝萍的美貌所打动,好色的他一时性起,对杨蓝萍动手动脚,还想强行她发生性关系,恼羞成怒的杨蓝萍狠狠地抽了他一记耳光。打那后,郑克己便记恨在心。
  「别!郑副书记,我没有记恨您!真的没有!我错了,请您原谅我,再给我一次机会……」杨蓝萍抬起梨花带雨的俏脸,可怜巴巴地望着郑克己。她傲人的双峰和挺翘的屁股被薄薄的无袖旗袍衬托得分外醒目。「夜莺」小组是她亲手组建,「夜莺」小组就是她的一切,若是把她调离「夜莺」小组的话,她真的接受不了。
  「你错了?你错在哪?你给我说说。要是你的能够承认到自己的错误,或许我会考虑再给你一次机会。」郑克己声音有些放缓。他见杨蓝萍的傲气已经被他压住,也不想过于逼她。
  「我不该质疑您的决定,应该无条件地服从您的命令。」杨蓝萍抹了一把泪水,规规矩矩地站在郑克己面前。
  「还有呢?」郑克己点了根烟卷,眯着眼睛上下打量了站在他面前的俏少妇。
  她胸前那两峰饱满,白皙诱人的脖颈,修长性感的长腿,令郑克己下身一阵悸动。
  「还有?」杨蓝萍疑惑地看了一下郑克己,说:「还……还不该冒犯您。我错了!郑副书记,要不您也抽我……」「我是要抽你的!」这时,郑克站了起来,那五短身材只够到高挑的杨蓝萍的耳朵。他绕到她身后,贪婪地盯着那圆浑的翘臀。「你刚才说,你会无条件服从我的命令?」「是的!无条件服从!」杨蓝萍没敢动,仍直直地站着。
  「那就是说,我命令你做任何事情你都会去做?」郑克己试探着。
  「是的!」
  「那我命令你,马上你脱光衣服,躺到炕上!」「……是!」杨蓝萍迟疑了一下,颤颤地将盘扣一颗颗解开,目光呆滞地将衣服一件件脱去,像个待宰的羔羊似的躺倒在大炕上,闭上了眼睛。
  郑克己看到杨蓝萍已经臣服在自己的淫威之下,不禁一阵窃喜,眼前这个从不正眼看他的妩媚女子终于可以任由他摆布了。他迫不及待地脱下裤子,抬起肥胖的身体,压了下去。
  ……
  院里树梢上立着一只麻雀,叽叽喳喳叫个不停,它一会东张张西望望,一会竖起耳朵听着屋子里低沉的呻吟声。
  良久。
  从屋子里传出一声长长的尖叫,一下子划破了院落的寂寞,树梢上的麻雀惊惶地飞离而去。
  (六)
  1947年7月4日 22:50 南京 德兴堂药店。
  德兴堂药店门前的一辆黑色轿车停留了很长时间,久久没有人下车。车内内一对俊男美女相拥在一起,深情地亲吻着。女子短袖旗袍的衣襟已经敞开,光滑白嫩的肌肤暴露在路灯的光照之下,一只手在乳峰上又是抚摸又是揉捏,隐约从车内传出几声嘤咛声。
  陈逸轩的办事效率真高,三天内就将许梦茹安排进国防部第二厅电讯科。但是,许梦茹需要接受40天的专业培训,考试合格后才能到进入电讯科工作。
  在张思远和杨蓝萍的「劝说」下,许梦茹也「原谅」了陈逸轩,两个年轻人又和好如初。现在一对俊男美女的关系发展的非常迅速,已经确立了恋人的关系,二人如漆似胶,整天黏糊在一起。
  在阁楼上的窗前,张思远表情复杂地一直注视着店门前黑色轿车里的一举一动。
  店里只有张思远一人。杨蓝萍晚上又有事,还说别给她留门。近来,杨蓝萍好像很忙三头两天外出,经常晚上也不回店里。
  张思远也没问原因,这是组织纪律。
  这时,许梦茹终于从车上下来了。
  张思远听到高跟鞋踩在楼梯上的声音。
  许梦茹来到楼上,见小间屋里灯黑着,以为张思远已睡熟,于是,她放慢脚步进了大间。她用手摸着自己滚烫的脸,静静地坐在床沿上发呆,一付若有所思的样子。坐了一会后,便脱去衣服,手里攥着内裤犹豫了下,然后将内裤塞到褥子下面,换上睡衣下楼去了水洗房。
  张思远一直留意外面的动静,听见许梦茹下楼洗涮去了,便来到大屋,像往常那样在褥子下面找到许梦茹刚放进去的内裤。取出一看,内裤中间部分湿漉漉的,用手指一摸,是黏糊糊的液体。显然这是女人兴奋时才会从体内流出的黏液,他不禁涌起一阵伤痛。
  不一会,许梦茹从楼下回来,看见张思远手里攥着她的内裤,俏脸一红一把夺过来。
  「进展到什么地步了吧?还没有那个……」
  「没呢!」许梦茹羞涩地轻声道。
  「还停留在抚摸和亲吻的地步?」
  「嗯!」
  「陈逸轩也太笨了吧?都到这份上了他……」
  「你是不是希望我早点失身啊?」许梦茹一脸不高兴。
  「我不是那个意思,早点跟他那个了的话,就有机会接近他的钥匙,就早点完成任务……」「行了!你别说了,我明天就跟陈逸轩上床!这样行了吧?」许梦茹眼睛里噙满伤心的泪花。
  「你看你这是……」
  「你出去吧,我要休息了,免得杨姐回来责怪。」许梦茹非常伤心,没想到自己最爱的人竟然这么不在意她,一恼之下便对他下了逐客令。
  「我明天就要去广州……估计需要十天左右……你要保……」张思远痒痒地退出了房间,没好意思将保重的「重」字说出口,他觉得自己不配对保重二字。
  张思远心想,若不是为了革命事业,他怎么能舍的让自己美丽的爱妻前去失身呢?
  但愿许梦茹以后能够理解他的良苦用心。
  张思远离开后,许梦茹一头趴在床上伤心的眼泪再也抑制不住,「呜呜」地哭了起来。这段时间,她爱人张思远和杨蓝萍的「协助」下,她「原谅了」陈逸轩,陈逸轩为了博得她的欢心,又买衣服又送花,又请她吃饭又看戏,渐渐「打动」了她的芳心,答应做他的女朋友。对于陈逸轩的亲吻拥抱,她也不再「拒绝」,甚至让他摸她的乳房,不过,一直没有答应他上床的非分要求,为此,他恳求了她好几次。有一次,看见他可怜巴巴的样子,她差点应了他。因为她清楚跟陈逸轩上床是躲不掉的,是迟早要发生的,可是她觉得自己是张思远的妻子,很想为自己的丈夫再多守几日身,谁成想这个没良心的张思远竟然催促她早点失身,真是辜负了她的一片真心。
  许梦茹赌气地决定,明天她就把身子给了陈逸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