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工作关系经常要到处跑,坐飞机总是难免的。 但是,坐飞机碰到熟人却不经常。

那天,坐一趟很早的班机,到机场七点左右吧。刚下车,竟然看到了她从另一辆车上下来。她,已婚,老公在另一个城市(也就是我正要去的那个城市),她自己在这个城市工作。我和她的关系嘛,说是朋友吧,我们有过(不少次的)亲密关系;说是床伴吧,我们不时见面吃饭聊天或相互帮忙解决一些生活和工作上的小事情,交往并不仅仅限于床上;说是情人吧,见面的机会既不算很多也很不固定……

anyway, 能在机场这么大这么多人的地方见到她毕竟是惊喜的事情。亲热地过去跟她打招呼倒是有点把她吓了一跳。一问,她居然和我同机,回那城市办事。有美相伴,旅途不闷,我自然很高兴。

聊着天说着话我们就登机了。她坐靠窗,我靠过道。隔着过道是两个穿着道袍的道士,其中一个留着胡子,但是一点都不仙风道骨,甚至有点猥琐。

她一上飞机就问空姐要了毯子,看来昨晚一定是没睡好,打算在飞机上补觉呢。我其实也就睡了两三个小时,也困着呢,而且,将近三个小时的旅程,不睡觉干嘛,看书也会看闷的。所以我也要来了毯子。

飞机餐完毕,她似乎累了,盖上了毯子(还用她的毯子也给我盖上了点),闭上了眼睛,靠在窗边。她不算特别漂亮的人,但是挺好看耐看的。有时候笑起来特别天真。现在这个样子就很迷人。

飞机上的灯光暗了一些,也挺体谅一早赶飞机的人们的。我的手一早就在她的腿上了,轻松自然,她也毫不介意。飞机上没有熟人,况且手在毯子底下,也没什么好介意的。

虽然我挺困的,但不知是否挺久没有见到她的缘故,多少有些兴奋,放在她腿上的手开始不大老实了。一开始只是整个手掌在她大腿上抚摸,后来改用指尖轻轻划动,也越来越往她的大腿内侧靠。知道她很敏感,也知道我的举动对挑起她的情绪行之有效。不过,她仍然靠窗而寐,是无动于衷还是有意隐忍呢?不过,至少,她没有拒绝的意思。手仍在动,她稍微调整了一下坐姿,紧拢着的双腿在毯子下略略分开了一些,手可以更靠近她柔软温暖的中心了。这是个继续的示意吧?至少我这么觉得,手也就跟着过去了。还是用指尖,在两腿内侧以及她被裤子包紧的交汇部游走,时不时在一些部位加上两分力度。手感丰润温软。这让我不再满足于指尖游走,而将整个手掌覆上她小腹……再往下的饱满所在。

我知道我的手掌总是温热的,我也知道这额外的温暖会让她的敏感之地得到额外的呵护。但,我并不想仅仅给她这一点点,我要让她舒服得更多。

手掌仍覆盖在那儿,没有太多的动作,只是中指用着暗劲,传递着节奏和律动。不着急,我们有的是时间。我看着她闭着的双眼,看着她恬静的脸,希望通过自己的双眼探知她体内的暗潮。表面,看不出什么来,只是,呼吸没有了刚才的沉静悠长。

她缓缓换了个姿势,不再靠窗,而是软软地靠在我的肩上。一只手也绕到我的臂上。眼睛还是闭着,让我听着她微微不知所措的呼吸声。这只是开始,我的手掌感觉到越来越浓的潮意也示意着那样一个开始。

我的中指仍在律动,并在律动中加入一些新的节奏。说不清楚在我的这些动作下她的爱巢有着什么样的确切变化,只是手上感觉越来越温暖,柔软并潮湿。

我把手掌拿开,她随之动了一下。意犹未尽吗?别担心,不会就此停下的。手挪到了她的裤腰。呵呵,休闲裤上原来还系着皮带呢。没关系,我给你“松绑”。毕竟只用一只手,需要花点功夫,不过也用不了太长时间。“绑”松开了,拉链也就不在话下,手贴着她软滑的小腹肌肤下陷,钻入她的小巧内裤。摸到了软软的毛,再过一些,指尖触碰到那温润之乡的边缘,感觉到那越来越浓的潮意,还有那花生豆般的突起。只是,这样的角度和姿势,我的手似乎到了尽头,再也前进不了。那好吧,让我来试试无声版的“芝麻开门”。

还是中指,在那花生豆般的小突起周围盘绕起来,偶尔地轻微点点它,然后绕开,再点点,再绕开。整只手也在用力往下探寻。在我每次的轻点叩门时,她的身体都会有些微的颤动,呼吸也更加急促起来。她听懂了我的”芝麻开门“,稍稍抬了抬腰臀,刚才紧裹着的裤子忽然就有了松动的空间。乘虚而入,手掌终于到达了目的地:桃源。



中指严丝合缝地粘在桃源蜜缝上,食指和无名指紧贴双唇,中指根部的肉垫抵着小蜜豆。呵呵,这小妮子早已暗潮泛滥。慢着,边上会有人发觉我们的这些”异动“吗?我转过头看看过道那边的道士,他们在聊天,似乎没有留意这边。那就好,除了旁边可以直接看过来,前后座应该是可以忽略的。毕竟,我们都挺”沉静“的,不至于惊扰他们。

在我松口气并调整一下姿势让胯下硬梆梆的兄弟呆得稍微舒服点的当儿,她也轻轻叹了一声。我知道,宝贝,别着急。序曲响过,我要用我的指奏响真正的悦曲。

我侧过头,把耳朵贴向她的鼻子,感受着她潮湿迷乱的鼻息。用闲着的手轻抚她的面庞,她这时候的样子真是迷人极了。

别等得太久了。中指微曲稍动,轻易就滑进了蜜穴。她又轻轻叹了一声,这次的鼻息有点长,也有点重。是啊,她从来就是个易感多汁的女子。只是一节中指在里面搅动、划圈,慢慢的指上竟也觉出一些泥泞。由慢到快,手感也就越来越滑腻。她的气息开始紧促,绕着我臂的手也渐渐紧了。再往里一些,我的指顺着蜜穴前壁探寻,停留在一小片微硬的褶皱突起处,这应该就是她的快乐发源地,之一。指上加了力度,压上去,再松开……她的呼吸似乎配合上了我的节奏,只是,呼吸中也掺进了丝丝细微的呻吟。是的,重要的是律动和节奏。我在重点揉压她那方寸之地的间隙不时对整个内壁做大规模的扫荡;或者进出抽插,再不时来一下整个手掌的强震。整个手掌都已经湿了,很湿。她的呼吸也变得急促强烈。但呻吟仍然微弱,几不可闻。我知道,一只中指不可能给你充盈,这个幅度的抽插也不足以让你癫狂,但是宝贝,我是知道重点的。你也很清楚我曾经多次用我的双唇和舌头品尝过你的这些重点。

我把拇指窝向掌心,垫在中指指根下面,它直接面对的就是另外一个愉悦源泉——小豆豆。小豆豆现在明确地突起着,分明在等待抚慰。

食指和无名指摩擦着双唇,中指在里头搅拌、揉压,拇指在小豆上蹭动、挤按。交替着。她的身体随着这些交替颤抖着。我似乎还隐约听见底下传来的被搅拌出来的美妙水声。对,这就是我要的律动和节奏,这才是悦曲的根基和灵魂。

她绕着我的臂的手越箍越紧,另一只手也抓紧了我的上臂。呼吸声和呻吟声越来越重,也紧促,但仍是竭力压抑着。我的手掌再一次整体快速强震,同时拇指按定了小豆不再挪开,中指也扣住内壁那一点用力。她的双腿不由自主的合紧,应该说,是整个身体都绷紧了。她整个上身贴着我,丰满结实的胸挤压我的手臂,手也已经是在掐而不是抓我的上臂了。

小幅度但强节奏的震动让我的手快抽筋了,但,这个时候怎么能停。我要宝贝飘上云端。不对,我们现在坐着飞机就在云端,那我要让你在云端上飞得更高,飘起来……

一次,又一次,再一次,她的身体接连迎来好几下强烈而隐忍的全然抖动,掐着我臂的手随着身体的抖动也抓了几下,同时我耳边是一声幽幽低吟,刚才紧合的双腿在数次强抽搐后带着悸动缓缓松开。颤抖持续着,身体却不再那么紧绷,呼吸也慢慢缓了下来。我的手也慢了下来,做着善后的安抚。

“舒服吗”?我在她耳边轻轻问。她没回答,躲痒似的把头埋到我的怀里,然后,非常轻微但确定的点点头,还顺手在我硬硬的兄弟上胡乱抓了几把。这时的她完全没有了刚才在候机室聊天时的开朗和大大咧咧,软作一滩温润的水。

我的手又缓缓搅动了片刻,才不舍地抽离那溢满蜜意之地,把她裤子拉链拉上。再调整一下坐姿,胯下涨得难受,不过也只好由他去了。然后看了一眼过道那边的道士。好像两个都在睡觉,不过,靠近我的这个姿势怎么似乎不太自然呢?难道他发觉一些什么?难道他一直在偷看偷听?管他呢,我们一直在毯子下面的。

我搬了搬她的身子,让她更舒服地靠着我,很快我们倆就睡了过去。



后话:飞机落地,她老公来接她。我也就搭着她的顺风车回市区了。车上,我不无内疚地和她老公搭着闲话,想着自己的指头还留她的密液呢。把手举起闻闻,隐隐的有一丝她的秘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