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第五章 办公室玩物(五)

             --胁迫-- 七月十八日 星期一

    雅妈妈摇曳着腰肢迎过来,挥挥手让朱天星去忙别的,便娇笑着对张维纯说
道:“晚上好啊,张先生,呦!今晚带女伴来的啊!好漂亮啊!”

    “雅妈妈,晚上好,怎么样!我的女伴漂亮吧!我们可是一见钟情,仔细想
想没有比你这更适合约会的地方了,而且我们的性——趣,呵呵……彼此互补,
就带她来这里喝一杯,然后,嘿嘿……”张维纯拉长音调,一脸得意地对雅妈妈
说道。

    “咯咯……张先生,看你得意的,怪不得手拉的那么紧呢!”雅妈妈风情万
种地瞥了张维纯一眼,然后好像不认识冯可依似的,对她说道:“你好,叫我雅
妈妈好了,第一次来这里玩吗?”

    “咦……嗯。”冯可依一愣,本来见雅妈妈走过来时已经绝望了,可见她像
对待陌生人那样向自己打招呼,不由喜出望外,颇有得救的感觉。

    “这里的鸡尾酒挺不错的,跟我来吧。”雅妈妈深深地看了冯可依一眼后,
便在前方引路,向俱乐部深处走去。

    谢谢你,雅妈妈,可是,她为什么装作不认识我呢……冯可依一头雾水地被
张维纯牵着手,跟在雅妈妈身后走着。

    “玩的开心点啊!有事找天星,我先失陪了。”雅妈妈把他们带到吧台,礼
貌地嘱咐一句便离开了。

    张维纯伸手示意,让冯可依坐在吧台前最里面、靠墙的座位,然后一屁股坐
在冯可依旁边。张维纯肥硕的身体就像一堵墙,挡住了其他客人望过来的视线,
冯可依感到自己好像被隔绝了,心中忽然升起一阵不安的感觉,不由在心中祈祷
道,保佑,保佑,什么不好的事都不要发生,喝完一杯酒,我马上就走……

    吧台里面,朱天星快速地抖动着手腕,正在摇晃酒杯、调制鸡尾酒,不一会
儿,以龙舌兰作为基酒、加上一片柠檬的鸡尾酒便调制好了。朱天星把两杯琥珀
色的鸡尾酒放在吧台上,对冯可依说道:“女士,这是根据你的气质配制的,请
品尝。”

    琥珀色的鸡尾酒澄清透明,色泽圆润,彰显着优雅的色调,冯可依仅是看酒
浆,便知道肯定很美味,便举起酒杯,轻抿了一口。随着清凉的酒液入口,舌蕾
上升起一阵酸中带甜的绝佳口感,不管心中多么讨厌朱天星,基本的礼节还是要
讲的,冯可依点点头,说道:“谢谢,味道好极了。”

    “天星,你说这酒是根据她的气质配制的,有名字吗?”张维纯好奇地向朱
天星问道。

    “当然有了,英文名字叫Indecent lady。”朱天星把身子向
张维纯凑过去,小声地说了句英文。

    冯可依没有听清,心中感到好奇,便问道:“什么名字?”

    “天星,还是你看的透彻,她果真是那种气质啊。”见冯可依问朱天星鸡尾
酒的名字,好像看了最好笑的滑稽剧似的,张维纯憋着笑,用力拍着朱天星的肩
膀,然后,举起酒杯,与冯可依碰了一下杯,小眼睛里闪烁着淫光,盯着冯可依
的脸说道:“可依,干杯,让我尝尝你的气质是不是像你说的味道好极了。”

    “嘿嘿……果真很好喝。”张维纯仰起脖子,一口气把酒喝干。

    冯可依陪了一小口,因为这杯鸡尾酒是用烈酒龙舌兰做为基酒,酒精度数很
高,虽然只喝了两小口,不胜酒力的冯可依便有些微醉的感觉,脸上红扑扑的,
看起来娇艳欲滴,分外迷人。

    “天星,再给我来一杯。”见朱天星回到吧台中央,开始调配鸡尾酒,张维
纯瞧着冯可依潮红的脸颊,淫笑着说道:“可依,我来帮天星回答你的问题吧!
这杯酒的英文名字叫Indecent lady,翻译过来便是淫荡下流的美
人妻,嘿嘿……”

    朱天星,你这个混蛋,雅妈妈都在帮我,装作不认识我,而你却借酒名来侮
辱我,你想暗示他什么吗……冯可依一阵羞恼,想厉声斥责,又怕张维纯知道什
么,把事情搞大不好收场,只好强做笑颜,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而声音却不受
控制地发颤着说道:“部……部长,你好过分啊!开这种玩笑,哪有酒会叫这种
名字的。”

    “嘿嘿……说实在的,我感到很意外,不过,我觉得这个名字起得好,和你
的气质非常般配,你不觉得吗!莉莎……”

    听到张维纯叫自己莉莎,瞬间,冯可依有种掉进冰窖里的感觉,全身冰凉冰
凉的,好像冻僵了,不会动了。

    他叫我莉莎,他知道我的事了,怎么会这样?没有理由暴露的啊……冯可依
惊惶地想着,想要争辩什么,磕磕巴巴地说道:“那个……我……我不是……”

    “好了,好了,我又不是外人,跟我不用隐瞒,可依,你的事我都知道,你
在这里的名字叫莉莎,没错吧?”张维纯像是安慰似的,把手放在冯可依肩头,
轻拍着。

    我的事,他竟然都知道……犹如患了重症伤寒似的,冯可依发起抖来,怎么
控制都停不下来。

    “可依,你可真令我吃惊啊!你在我心中是高不可攀的女神一般的存在,可
是看起来那么端庄优雅的你,怎么暗地里口味那么重呢!竟然喜欢在人前暴露身
体,是个渴望受虐的M女。不过,我喜欢你有这样的性癖,这对我来说简直再好
不过了,嘿嘿……”发出一阵淫笑,张维纯拉过冯可依的一只手,轻轻抚摸着满
是汗水的手心。

    冯可依像触电一般抽回手,戒备地看着张维纯,抖颤着声音说道:“部……
部长,你不要这样,一定是哪里搞错了,我……我不是那样的女人。”

    张维纯冷笑一声,把手放在冯可依的大腿上,说道:“不是哪样的女人?不
是淫荡下流的美人妻?不是会讨好上司的聪明女人?只怕两者都是吧!可依,以
你的聪慧,不难做出选择吧!你也知道我喜欢你好久了,放心,我不会破坏你的
家庭,也不会霸占你不放,我只是想在你未回西京的这段时间里,当你淫荡的身
体需要慰藉时,让我看你下流的姿势和羞耻的反应,仅此而已。”

    怎么办,怎么办,他开始胁迫我了……冯可依怕触怒张维纯,不敢把他在自
己大腿上乱摸的手打掉,只能屈辱地忍耐着,拼命想着破局的办法,紧紧并在一
起的双腿不由自主地颤抖着。

    “可依,你的大腿真滑啊!就像摸在丝绸上一样,我很羡慕寇盾先生,能拥
有你这样一个又端庄又淫荡的美人妻。他的公司快要上市了吧?据说规模很大,
九月末,你便可以回到西京,去做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太太了,你完全可以当做什
么都没发生过,去享受奢华的生活。我不是纠缠到底的人,在汉州的这段时间,
让我来满足你吧!我会严守秘密的,两个月后,我说到做到,放你离开。”

    张维纯把严守秘密的条件告诉冯可依后,便把手缩回去,给她考虑的时间。

    不行,不行,我做不到……一想到要在肥猪似的张维纯面前暴露身体,摆出
下流的姿势,冯可依感到一阵恶心,心里充满了厌恶。

    如果我不答应的话,他只怕会把我的丑事告诉寇盾,哪怕寇盾再爱我,也容
忍不了妻子是这样的女人,肯定会抛弃我的。不行,我不想离开寇盾,我不能没
有寇盾,那么,我只有答应他了。如果他说的都是真的,只是看我下流的姿势和
羞耻的反应,我应该能忍受得住吧……想到违逆张维纯的后果,冯可依不禁不寒
而栗,心中满是恐慌,脑袋里一片空白,只能做一些简单的思考。

    其实,对一位理智的女人来说,此时最佳的态度便是绝不接受胁迫,拂袖而
去即可。张维纯虽是掌握主动的一方,但冯可依大可不必惊慌,胁迫下属、强迫
发生肉体关系的事一旦败露,张维纯必定会被严惩,失去来之不易的部长宝座,
因此,他绝对不敢过于逼迫冯可依。只是,现在已被吓得惊慌失措的冯可依根本
不能理智地思考问题,她也没有考虑到张维纯掌不掌握实际的证据。

    他只能看,像刚才那样摸我已经是我忍耐的最大限度了,我绝对不会和这个
卑鄙的死肥猪发生肉体关系,如果他得寸进尺,敢提进一步的要求,那我宁肯自
杀,也要给寇盾守住贞洁……冯可依权衡良久,最后只能无奈地两者取其轻,艰
难地做出了决定。

    “部……部长,如果你真的为我保守秘密,对谁都不会说,而且,到九月末
就放我走,那我就答……答应你,在这段时间,像我在这家俱乐部做……做过的
那样,让……让你看,但是,你不能和我……和我发生肉……肉体关系。”冯可
依满脸哀戚地看向张维纯,向他提出一个条件。

    “嘿嘿……和我讲价还价吗!那要看你乖不乖了,只要你听我的话,像对待
主人一样顺从我,我可以答应不操你。不过可依,你真的不想我的大肉棒插进你
的骚穴里吗?”张维纯伸出手臂,搂着冯可依的肩背,在她耳边说着粗俗的下流
话,看起来就像恋人在窃窃私语似的。

    “不……不想。”冯可依红着脸,被下流话刺激得浑身直发抖,又怕张维纯
误会,连忙补充一句,“我会听……听话的,只要你遵守诺言。”

    “真的会听话吗?让我来检验一下,可依,告诉我你不能见人的秘密!”终
于能够随心所欲地玩弄这个垂涎已久的女人了,心中的兽欲顿时高涨起来,张维
纯贪婪地吸着冯可依芬芳的体味,逼迫她说出羞耻的话供自己取乐。

    “我……我……”冯可依嚅嗫着,不知怎么开口。

    “不知道怎么说吗?我来教你,听好了,我是一个喜欢被男人们看我羞耻的
样子的骚女人。”张维纯淫笑着,要冯可依照着说一遍。

    见冯可依不出声,张维纯不悦地说道:“可依,你这样磨磨蹭蹭的,我很不
爽啊!要不我把你的事告诉寇盾先生,让你跟他说怎么样?”

    “不要……我……我……我说好了。”冯可依哀呼一声,鼓起勇气,抖颤着
声音说道:“是……是的,我是那样的女人。”

    “含含糊糊的可不行,可依,我不是那么好糊弄的。冯可依是个一被男人们
看下流的姿态、羞耻的打扮,就会兴奋得骚穴直淌淫水的母狗。嘿嘿……这样说
才清清楚楚嘛!照着我的话说,一个字都不能少。”

    “我……我是一个下……下流的母……母狗。”冯可依被逼无奈,断断续续
地说着屈辱的话,期间夹杂着急促的喘息声。

    “不是说过一个字都不能少吗?可依,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要是再令我不
爽,你我的约定就此作废,你就算哭着喊着求我操,我也会把你的丑事完完整整
地告诉寇盾先生。听好了,冯可依是个一被男人们看下流的姿态、羞耻的打扮,
就会兴奋得骚穴直淌淫水的母狗。”张维纯给冯可依下了最后通牒。

    “冯……冯可依是个一被男……男人们看下……下流的姿态、羞……羞耻的
打扮,就会兴奋得骚……骚穴直淌淫水的母……母狗。”对寇盾的爱支撑着她把
这句倍觉屈辱的下流话说完,冯可依痛苦地用力咬着嘴唇,点点血迹使樱唇更加
红艳,充斥着一种凄绝的美艳。

    “嘿嘿……不错,不错,看起来难以启齿,其实没那么难吧!接着说!为了
能精力充沛地工作,完成名流美容院的委托,请部长大人满足冯可依想要暴露下
流的身体给男人看的请求吧!”张维纯满意地淫笑起来,继续逼迫冯可依。

    “啊啊……为了能……能精力充沛地工作,完成……完成名流美容院的委托,
请……请部长大人满……满足冯可依想要暴……暴露下流的身体给……给男人看
的请求吧!啊啊……”冯可依一边抖颤着声音、断断续续地说着,一边发出不知
是屈辱还是兴奋的呻吟声。

    “怎么喘息这么急促呢!受不了了吧!下面是不是湿了?嘿嘿……光说这些
下流话还不能证明你就乖乖地听我的话了,还需要从行动上检验一下。可依,现
在把你的内裤脱下来,给我!”被胁迫的冯可依犹如柔顺的绵羊一般,刺激得张
维纯这只豺狼兽血沸腾,提出了更加过分的要求,

    啊!这也太过分了,在这里,亲手脱下内裤,给他看,我做不到……冯可依
紧咬着嘴唇,痛苦地连连摇头。

    “讨厌我,不想给我看吗!嘿嘿……我是无所谓,不过,寇太太,不久后的
董事长夫人,你不是暴露狂吗!真的不想让我满足你、看你羞耻的样子吗?想取
代你的人大有人在啊,现在的小姑娘为了能钓到金龟婿可是什么不要脸的事都做
得出来的,你确定不计后果、打算撕毁约定吗?”张维纯冷笑着,放开冯可依,
起身欲走。

    “不,不要走……部……部长,我……我做。”冯可依惊恐地抓住张维纯的
手臂,一脸凄婉地求肯着,待到张维纯重新坐下,便低下头,认命似的,把手缓
慢地向裙角伸去。

    张维纯得意地笑着,为冯可依屈服于自己感到万分兴奋,一把把冯可依喝了
一半的鸡尾酒拿起来,像倒似的一饮而尽,然后,睨着眼睛,色迷迷地看着冯可
依修长白皙的手没进职业套裙里去。

    颤抖的手指慢慢地放在侧面是细绳的性感丁字裤上,感受到张维纯淫秽的目
光像钉子般刺过来,脸上一阵火辣辣的冯可依羞耻想道,真的要脱吗!在这种地
方,在他直勾勾的注视下,太羞耻了,怎么办啊!有谁能救救我吗!我真的不想
脱啊!可是不脱,会激怒他的,对不起,寇盾,我不想这样的……

    臀部慢慢地提了起来,离开了座位,冯可依用力捏着丁字裤两侧的细绳,迟
迟疑疑地向下褪去。薄如婵娟的丁字裤终于脱离了臀部,滑落在脚面上,冯可依
羞红着脸,弯下腰,俯低身子,依次抬起脚,把倒翻过来的丁字裤攥在手心里。

    缩成一团的丁字裤沾有自己的体温,温热温热的,冯可依还感到手心传来一
阵濡湿的感觉,不用说,肯定是自己溢出来的爱液津湿了丁字裤贴紧阴户处的布
料。慢慢地直起身子的冯可依羞耻地紧抓丁字裤,实在鼓不起勇气把证明自己发
骚、被羞辱得感到了受虐的快感而流出爱液的丁字裤交给张维纯。

    “别磨磨蹭蹭的,把内裤放在吧台上!”

    随着张维纯不耐烦的闷喝声在耳边响起,冯可依惊得身子一抖,万般无奈地
把手抬起来,用力攥着刚脱下来的丁字裤的手紧紧地攥成拳形,放在吧台上,僵
硬的手指颤抖着,怎么也松不开。

    “松手!”张维纯鼓起腮部,用力地朝冯可依攥成拳形的手背上吹了一口气。

    伴有唾沫的吐息喷在手背上,冯可依一个激灵,下意识地松开了手,纯白的
蕾丝花边丁字裤从掌心里露出一角。张维纯立刻伸出手,一把把丁字裤夺过来,
一边发出“嘿嘿”的淫笑,一边在冯可依眼前展开丁字裤,细细打量着。

    不要啊!会被人看到的……不知道其他客人会不会看到,被张维纯挡住视线
的冯可依只能看见站在吧台中央的朱天星,而朱天星就在这时停止了调酒,把头
转向这边看过来。一时间,冯可依羞愤欲死,急促地喘息着,无法相信自己竟然
做出这么羞耻、这么屈辱的事,脑中开始变得晕乎乎、混僵僵的,似乎现在经历
的惨事是在噩梦里,而不是在现实世界中。

    “嘿嘿……刚才在办公室,看你忙着写报告的样子是多么的优雅、多么的迷
人啊!没想到你看起来正正经经的,竟然在公司里穿这么色情的丁字裤工作,可
依,你可真骚啊!这还是内裤吗!不就是一根细绳吗!你很喜欢丁字裤夹在屄里
的感觉吧!我们都被你骗了,还以为你多么神圣不可侵犯呢!其实你就是一个欠
操的骚货……”

    张维纯两眼直冒光,瞧着被他铺在吧台上、巴掌大小的丁字裤,兴奋地说着
难听的下流话,尽情羞辱着冯可依。

    “部……部长,不要说了,求求你,不要说了……”冯可依语带哽咽地恳求
着,羞惭得把头垂下去。

    “淫荡的可依,听说名流美容院的各位部长都很喜欢你,为你特意成立了可
依追求者联盟会,你说要是他们知道了你是一个骚货,天天穿这么色情的丁字裤
在他们面前晃来晃去,还会不会像从前那样宠着你呢!”张维纯把手钻进冯可依
的裙内,放在光滑的大腿上,像猥亵出卖肉体的KTV女郎那样,肆无忌惮地乱
摸着。

    “求求你,部……部长,请不要告诉他们……”无法想象张勇他们知道自己
的丑事后会用怎样的态度对待自己,冯可依不敢反抗,只能哀婉柔弱地央求着。

    “嘿嘿……这就看你的表现了,不过,你现在的表现我并不满意,天星,酒
好了没有?”张维纯招招手,示意朱天星赶快上酒。

    这个混蛋,还不满意!要我说下流话,我也说了,要我脱下内裤给他,我也
做了,还想要我怎么样呢……冯可依愤愤不平地想着,可是不敢表现出来,只好
继续屈辱地央求道:“部……部长,我一定听话,请你……请你饶了我吧。”

    “一定听话,嘿嘿……真的吗!那就把裙子撩起来,把你光溜溜的骚屄露出
来,让我看。”就在张维纯发现了冯可依的阴户寸毛不生时,朱天星刚好把鸡尾
酒送过来,于是,异常兴奋的张维纯便从冯可依的裙内抽出手,举起酒杯,一口
气喝下半杯。

    等到朱天星回到吧台中央,冯可依小声问道:“部……部长,在这里吗?”

    “当然了,难道你想去舞台,在所有客人面前露你的屄吗?”张维纯粗声粗
气地说着,嘲讽地看向冯可依。

    呀啊……不要啊……怎么办好啊!一定要露出来给他看吗……冯可依惊慌失
措地想着,明知不会被放过,还是不死心地求道:“饶了我吧,部……部长,我
做不到。”

    “还在装模作样,明明都湿成这样了。”张维纯指着丁字裤上被爱液濡湿的
地方给冯可依看,然后,不由分说,转动冯可依的转椅,让她的身体面向同时转
过来的自己。

    知道若是不令张维纯满意,他是绝对不会放过自己的,等待她的怕是更加难
以忍受的羞辱,冯可依只好忍耐着如浪涛般袭来的羞耻,紧紧夹住双腿,颤抖的
双手捏住裙摆,瑟瑟缩缩地把裙子撩起来,把没有了丁字裤的遮掩、只剩下吊袜
带和长筒丝袜的下半身暴露在张维纯面前。

    “嘿嘿……怪不得一直对我趾高气昂的,约你那么多次,都不肯陪我出去吃
饭,果然是有骄傲的本钱啊!可依,你的屄真嫩啊,一根毛都没有,粉粉的,就
像没被人操过的少女似的,寇盾先生很少操你吗!这是阴蒂吗!怎么这么大,足
有正常人的三倍,上面还穿着下流的环,难怪你这么骚呢!性欲过剩吗!咦!这
是什么?夹那么紧干什么!把腿劈开,让我看看你的骚屄上镶着什么东西!”

    张维纯瞪大眼睛看着冯可依紧紧闭合的双腿之间被遮住大半的阴户、完全切
除了包皮而高高地翘立起来的阴蒂和穿在阴唇上不能一窥全貌的银色圆环。

    “啊啊……啊啊……”在张维纯恶毒的羞辱下,心中激荡的冯可依羞惭地感
到一阵巨大的兴奋感把她吞没,不由自主地发出火热的呻吟声,紧紧贴在一起的
膝盖抖颤着,慢慢地向两旁分去,一个宛如鲍鱼的粉嫩肉缝一点点地展现出来,
露出里面水汪汪、看起来鲜美无比的蚌肉和三组穿在红艳细薄的阴唇上镶满钻石
珠宝而发出炫目光芒的极尽奢华的银环。

    “穿了这么多环啊!我数数,一共有几个!一,二……一共七个环,好像是
一套的,都镶着宝石,不愧是寇盾先生的太太啊!连下流的阴环都这么奢华。可
依,就凭你这么骚,,绝对是最能勾起男人欲火的玩物,何况你还是一个变态的
暴露狂,没有哪个男人不想狠狠地操你屄的,哈哈……”张维纯嫌冯可依的腿分
得不够大,揪起阴唇上的银环,向两侧翻去,把狭细的肉缝掰成椭圆形。

    “部……部长,不要……”冯可依急忙伸出手,挡住阴户,滔天的屈辱和羞
耻交织在一起,使她悲从心来,鼻子一酸,情不自禁地流出了眼泪。晶莹的泪珠
滚出了眼眶,连成一溜,沿着潮红的脸颊滑落下去,冯可依泪眼汪汪地央求着张
维纯。

    “嘿嘿……怎么哭了,开心的眼泪吗!可依,我就喜欢你现在这副可怜的模
样,最能唤起男人的欲望了。想想你每天穿着下流的丁字裤和在骚屄上挂着色情
的银环,靠这些望梅止渴,忍耐着旺盛的性欲,却要在同事们面前装出一本正经
的样子,替我率领的特别行动小组兢兢业业地工作,我这个做部长的一定要好好
地奖励一下!这个是我送你的礼物,最适合淫荡的美人妻可依了!”

    他要送给我什么,一定是羞辱我的东西,我不想要……冯可依见张维纯把手
从自己的阴户上挪开了,刚松了一口气,可又见他从西服兜里往外掏什么东西,
紧张的心顿时又提起来,惊恐地看着他的手。

    “干嘛这么看我,好奇是什么礼物吗!嘿嘿……我想你一定会喜欢的。”张
维纯把胖乎乎的大手摊开,一根细得像是项链的黑色皮项圈静静地卧在手掌里。

    “怎么样,喜欢吧!叫它项链也行,母狗项圈也可以,只有我们俩儿知道它
代表着什么,就像在奴隶身上烙下的记号,是喜欢暴露的母狗奴隶可依的标志,
嘿嘿……以后你就一直戴着吧!”

    瞧着张维纯脸上泛起淫笑不堪的,摇动着黑色皮纹项圈向自己展示,冯可依
不由急促地喘息起来,心中腾起一阵巨大的兴奋,心脏像是要跳出胸腔那样剧烈
地跳动着。

    “不要动,我给你戴上,我的母狗奴隶可依。”张维纯双手捏着狗项圈,向
冯可依头上套去。

    “不,不……我不戴……”冯可依摇晃着头部,不让张维纯把屈辱的狗项圈
给她戴上,可兴奋的心中却不像表面挣扎的动作那么坚决,在羞耻和耻辱中夹杂
着一丝堕落的期待。

    “可依,不是说好了乖乖听话的吗!”张维纯用力抓住冯可依的后颈,令她
动待不得,然后,轻松地把黑色的狗项圈套在冯可依修长雪白的脖子上,再调整
一下松紧程度和角度,让项圈上坠有的看起来颇为精致的金色M字母图案性感地
贴在颈间微凸的锁骨中央。

    “真不错,黑皮狗项圈,雪白的脖子,金色的M字母,下面是深邃的乳沟,
这样搭配起来,简直太性感了。可依,你戴着这条狗项圈,就像是名片一样,让
我一目了然地知道你是个在庄重的职场中都想暴露身体、获取变态快感的骚货。
我警告你,直到特别行动小组解散,你都不能把它摘下来。还有,你一定知道黑
色的含义吧!在这里,它代表可以随便摸,哈哈哈……”

    被强行戴上预示自己是他的母狗奴隶的狗项圈,还被张维纯告知他可以肆意
触摸自己的身体,冯可依又是羞耻又是屈辱地低下头,心中激荡难平,充斥着令
她惊恐的异样而强烈的快感,身体变得火热躁动,不自觉地颤抖起来。

    “我说的都明白了吗!我的爱暴露的小母狗可依。”张维纯先是闷喝,然后
淫笑着羞辱冯可依。

    “嗯,明……明白了。”冯可依发出弱不可闻的声音,羞惭至极地答道。

    “站起来!自己抓着裙子,把你像麻将里的白板那样光溜溜的骚屄露出来,
在我面前站好!”冯可依怯懦的表现刺激着张维纯心中奔腾的兽欲,又提出一个
过分的要求。

    这可不行,会被后面的客人看到的……冯可依悲哀地连连摇头,求恳地望着
张维纯。

    “我不想说第二遍,可依,你知道悖逆我的代价吧。”张维纯丝毫不为之所
动,两只饱含着兽欲的眼睛射出猫戏老鼠的寒光,盯着冯可依。

    “部……部长,呜呜……你太过分了。”双肩不住抖动着,冯可依哀怨地抽
泣起来,颤抖的手指捏住裙摆,慢慢地把裙子撩起来,露出赤裸的阴户,然后,
猛一咬牙,把光溜溜的臀部离开转椅,站了起来。

    “啊啊……”冯可依刚站起来,便被张维纯一把把住,放在大腿上,不由发
出一声惊叫。

    “呀啊……部……部长,放我下来。”怕其他客人听到搔动,冯可依一边轻
呼着,一边扭动身体,想要挣脱张维纯的怀抱。光溜溜的臀部不断摩挲着一根硬
邦邦的东西,冯可依知道那是张维纯勃起的肉棒,心中不由又是厌恶,又是不受
控制的荡漾。

    臀部除了被肉棒摩挲,还感到一阵火热的温度,不像是隔着衣服,倒像是肉
贴着肉,迟疑了一下,冯可依信手摸去。顿时,冯可依犹如被烫着一样松开手,
逃离张维纯不知什么时候从裤裆里掏出来的肉棒,反倒不敢再扭动身体了,怕坚
硬的肉棒滑进自己没有内裤保护,又分泌出爱液而变得濡湿、可以轻易进入的阴
户里,连忙惊惶地求道:“你答应不插进去的,部长,求求你,放我下来。”

    给他几个胆子,张维纯也不敢把肉棒送进冯可依的阴户里面,方才,只是情
难自控,才打算在冯可依娇嫩的肉缝上摩挲几下。可是,这一切,冯可依并不知
道,利用这点的张维纯一边把手从冯可依的腋下伸过去,捂在胸部上,隔着连衣
裙和胸罩抓住两只丰满柔软的乳房,用力地搓揉起来,一边吓唬她道:“想我不
插进去也行,那就乖乖地别动。”

    “我乖,我一定听话,部……部长,求求你,让我做什么都行,千万别插进
来啊。”

    乳房被两只大手粗暴地揉弄着,乳头不时被重重地掐几下,光溜溜的臀部下
面,张维纯频频挺动小腹,用坚硬的肉棒摩擦着娇嫩的阴户,冯可依在这三管齐
下的调弄下,被搞得气喘吁吁、浑身酥软,意识飘远,浑没注意到张维纯什么时
候把摇椅转过来,面向吧台,也没意识到吧台中央的朱天星拿起相机,淫笑着把
镜头对准被张维纯抱在怀里、肆意玩弄的自己。

    “什么都行,那就表演自慰给我看吧!”张维纯舔着冯可依玲珑的耳垂,一
边向耳孔里吹气,一边说道。

    “啊啊……自慰啊!我做不到,太羞耻了……”拒绝的话音未落,冯可依便
感到张维纯控制着肉棒,摩擦着肉缝,似乎在寻找入口,不由吓得魂飞魄散,连
忙叫道:“不要进去,我……我答应了,我自慰给你看。”

    就在这时,眼前一阵炫目的白光闪过,同时听到“咔哒”一声,冯可依寻声
望过去,只见朱天星正举着照相机,给自己拍照。

    “不要拍……不要拍我的脸。”冯可依急忙把脸扭过去。

    “骚货!做出这么多不知羞耻的事,你还有脸!嘿嘿……看你如此尽心地服
侍张先生的份上,没拍你的脸,还不赶快用你下流的身体向张先生答谢!”朱天
星端着相机走过来,一边讥讽着冯可依,一边把数码相机的高清屏幕翻过去,让
冯可依看刚刚拍摄的照片。

    羞惭地抬起眼帘,冯可依向数码相机屏幕瞧去,朱天星没有说谎,数码相机
只拍摄了腰部以上,耳朵以下的部位,虽然没有拍到脸,但高清屏幕上的照片依
然令冯可依羞耻无比、心中荡漾。只见张维纯粗胖的手掌粗野地扣着自己高高隆
起的胸部,想要把里面的乳球捏爆似的,清凉的连衣裙凌乱不堪,V形领口被拉
扯得就要裂开了,露出大半个罩杯和一大抹雪白的乳肉。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