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第五章 办公室玩物(三)

          --再回西京-- 七月六日 星期三

    “我回来了。”隔了两个多月,冯可依终于回到了她和寇盾在西京的爱巢,
一打开房门,便大声地对空无一人的房间叫道,引起一阵回声。

    如果按原定计划,今晚就能与从美国飞回汉州的寇盾在宾馆见面了,可是,
在上周的会议上,张维纯转述了翟总要她本月七号回西京和总公司信息部碰头的
决定,于是,冯可依只得服从命令,乘坐今早的头班动车赶回西京。因为明天与
总公司信息部碰过头后,还要马上返回汉州,正好与从汉州回到西京的寇盾擦身
而过,所以这次与寇盾见面的愿望便变化成了泡影,这令冯可依很是闷闷不乐。

    冯可依站在客厅中央,无所适从地东看看,西瞅瞅,房间几乎没有落脚的地
方,乱七八糟的,吃剩的东西、书籍,到处乱扔,沙发上还放着一只臭袜子,完
全看不出一丝原来整齐干净的样子。晶莹的泪珠慢慢地从眼眶里滚落下来,冯可
依忽然很怪自己,是自己没有尽到妻子的义务,使日程非常紧张、为公司上市而
异常忙碌的寇盾陷入到邋遢而散漫的生活中。

    虽说一个人到汉州工作半年是在寇盾的劝说下做出的决定,但冯可依知道寇
盾是为她着想,想要锻炼她独自生活的能力,而且,自己不在身边照顾他,他一
句怨言也没有,这令冯可依非常感动。一边收拾着茶几上散乱的杂志、报纸,冯
可依一边想着寇盾对她的爱,不知不觉的,泪珠又噗噗地滚落下来。

    寇盾那么爱我,为了我宁肯过单身生活,而我呢?这段时间我又做了什么?
竟然背着他做出那么下流的事,寇盾,都是我的错,对不起,对不起……泪流满
面的冯可依脱下外衣,换上平时打扫卫生穿的衣服,赎罪似的、拼命打扫着寇盾
的书房、客厅、起居室、厨房、饭厅、浴室、厕所……

    房间终于变得干净整齐、焕然一新了,冯可依抹抹额头上的汗水,欣慰地笑
了。当冯可依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躺在蓄满热水的浴缸里时,已经午夜时分了,
虽然连续不停地打扫了几个小时,身体湿津津的,粘在衣服上分外难受,但心无
旁骛地收拾房间至少驱散了阴郁的心情。

    等到完成名流美容院的委托,我就辞去工作,把所有时间都用在照顾老公上
面。每天老公上班后,我在家打扫打扫卫生,晒晒被子,给他做好吃的,这才是
做为人妻的我应该做的,这才是我的幸福。就算他反对,我也绝对不会听他的,
我不能再想那些淫荡的事了,我一定会成为一个合格的全职太太的……冯可依泡
在热腾腾的水里,憧憬着以后美满的生活,渐渐进入了甜蜜的梦乡。

×××××××××××××××××××××××××××××××××××

    “翟总,早上好。”第二天一大早,冯可依便来到总公司,先去拜会新星技
术咨询股份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翟宇铭。

    “哦……可依啊!快进来,这段时间辛苦了。本来没打算召你回来,不就是
第一次提案没通过吗!可是信息部的一些人总给我打小报告,令我不厌其烦。现
在好了,第二次提案已经通过了,总算越过了一座高山,这下看信息部还有什么
话说!待会对信息部不用客气,有些话我不方便说,你替我教训教训他们。”翟
宇铭一看是冯可依,连忙从老板椅上站起来,热情地把冯可依迎到沙发上坐下。

    “幸好第二次提案通过了,方向已经确定下来了,以后的工作就轻松多了。
其实也不能全怪信息部,毕竟他们也是为公司着想,至于教训他们,咯咯……就
交给翟总你吧!”冯可依皱了一下眉,不想和借机会找自己麻烦的信息部纠缠,
毕竟再过三个月就要辞职了。

    “不说这些烦人的事了,对了可依,才三个月不见,你好像变了一个人啊!
越来越光彩夺目了,难道新婚生活有美容的作用?”翟宇铭“呵呵”一笑,一边
开着玩笑,一边籍此上下打量着冯可依。

    “哪有啊!翟总,你可真会开玩笑。”冯可依被他看得有些难为情,可心中
却被恭维得美滋滋的。

    “寇盾身体还好吗?”话题一转,翟宇铭问起了老同学。

    “挺好的。”冯可依点点头,应道。

    “听说他的公司要上市了,是真的吗?”翟宇铭靠过来一点,神秘兮兮地问
道。

    “这个……我不是很清楚,平时他不大和我谈工作的事,而且他昨天才从美
国回来,我有一个多月没见到他了,不知道他最近在忙什么。”冯可依含含糊糊
地应付过去,不想告诉他有关寇盾的情况。

    “在美国呆了一个月,肯定是忙上市的事了,可依,比起寇盾,你也毫不逊
色啊!名流美容院的陈董、车董对你评价非常高。哦……寇盾昨天回来了,一个
多月没见,好不容易聚在一起,昨晚一定度过一个很甜蜜的二人世界吧!”翟宇
铭“呵呵”一笑,脸上浮出调侃的笑容

    “他昨天在汉州过的夜,今天还要赶回西京,而我忙完这边的事得马上回到
汉州去,所以说,因为翟总的召集令,我们错过了,见不成面了。”冯可依对翟
宇铭半是玩笑半是调侃的话语已经免疫了,俏脸一扳,不高兴地埋怨起来。

    “怪我,怪我,我也不知道会那么凑巧,可依,你别生气啊!说起来,把新
婚不久的你派到汉州公干,虽然经过寇盾的同意,但我一直过意不去,实在是对
不起,不过还有不到三个月的时间,你就能回到西京了,再坚持一段时间吧!”
翟宇铭懊悔得连连搓手,苦笑着向冯可依道歉。

    “嗯,翟总你放心,我会努力工作的,一定把这份委托做好。”发发牢骚就
算了,毕竟翟宇铭是寇盾的大学同学,私交不错,冯可依不好意思说什么,便点
点头,郑重地说道。

    “好,好,那就拜托了,可依,我还有点事,就不留你了,你去信息部吧!
等十月份回来,我请你和寇盾吃饭。”看看时间差不多了,翟宇铭站起来,客气
地送客。

    “好啊。”冯可依拎起手提包,与翟宇铭握手告别后,向信息部走去。

    与信息部的碰头真可以用懒婆娘的裹脚布又臭又长来形容,冯可依耐着性子
应付着一波又一波愚蠢的问题。好不容易捱到结束,已经六点钟了,冯可依只好
马不停蹄地向火车站赶去,乘坐动车返回汉州。

    今早出发前,冯可依和寇盾通过电话,本以为寇盾会因自己赶不过去而与属
下宿醉,结果电话中传来的却是很精神的声音。这令冯可依又是意外又是安心,
再一询问,原来旅途困顿的寇盾感觉累,很早便回到宾馆了,美美地睡了一觉。
冯可依原本打算让寇盾清晨就动身,这样便有时间在西京见上短暂的一面了,可
听寇盾喊累,冯可依只好忍住心头的思念,让寇盾好好休息,不用急着回来。

    幸好没有让寇盾一大早就动身,要不就得白等我一下午了,他现在应该快到
了吧!而我也要出发了,也许下一辆对驶过去的车里就坐着我亲爱的老公,真是
令人沮丧的擦肩而过啊……冯可依坐在动车上,一边听着“轰隆隆”列车启动的
声音,一边透过车窗呆呆地望着西京火车站离自己越来越远。

×××××××××××××××××××××××××××××××××××

    披着一件浴袍,刚刚洗过澡的冯可依打开放在茶几上的红酒。拉菲是寇盾的
最爱,这瓶红酒是冯可依特意准备的,本来打算与寇盾在宾馆里烛光晚餐时享用
的,可现在只能自斟自饮了。

    “好好喝啊……”冯可依举起高脚杯,啜了一小口深红色的酒液。不愧是拉
菲,入口丝滑、柔顺,有一股花香的芬芳,冯可依陶醉地眯起眼睛,感受着极佳
的口感,又喝了一小口。

    一边听着温馨的轻音乐,一边小口小口地喝着红酒,不知不觉的,一杯红酒
已经喝光了,冯可依意犹未尽地拿起酒瓶,给自己倒了一杯。瞧着杯中微微荡漾
的酒液,再瞧瞧空荡荡的房间,冯可依突然感到很孤单,不由暗自神伤起来,想
要大醉一场,便举起酒杯,一饮而尽。就在她喝了半瓶拉菲时,DVD机中的碟
片播到头了,冯可依便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打开装有碟盒的抽屉,准备换一张。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包装很精美的碟盒,冯可依想起来,这是雅妈妈做为
纪念品送给自己的碟片。那天回到家出于好奇,想看看录了些什么,便放进DV
D机里面,可是只看了几秒钟,冯可依便被淫靡的画面搞得脸红心跳起来,慌不
迭的把碟片取出来,随手放在抽屉里。

    从那天起就再也没有看过,虽然好几次都想播放出来看看,可想到自己已经
决心把在月光俱乐部的那段记忆尘封起来,冯可依便强制自己不去观看。现在,
被酒精刺激得脑中晕乎乎的冯可依看到这张碟片,简直是无法抑制,仿佛被召唤
似的,特别想看,想重温一番在月光俱乐部的快乐时光,来慰藉一下自己疲惫脆
弱的心。

    把碟片放进碟仓里,冯可依半卧在沙发上,用力地按了一下遥控器上的播放
键,朦胧的眼眸带着期待,眨也不眨地望着前方壁挂液晶电视机八十寸的屏幕。

    脸上戴着化妆舞会的眼罩,头上是银色的卷毛假发,凹凸有致的身体被红色
亮皮的SM紧身衣紧紧包拢的一个女人低着头,看起来很羞耻地坐在三人座沙发
的一侧。冯可依想起这是五月末,第一次被花雯芸带到月光俱乐部时的场景,紧
挨着自己坐的女人便是花雯芸,她的脸被不知装在哪里的隐形摄像头照的纤毫毕
露,一眼就能认出来。

    不一会儿,画面切换了,穿着女仆装的冯可依给客人们端茶送酒的影像出现
在屏幕上。两座C罩杯的乳房高耸丰满,完全露在外面,樱红挺翘的乳头上穿着
棒状的乳环,每当冯可依给客人们倒完酒、鞠躬致谢时,没有穿内裤的又白又圆
的臀部便从短小的女仆装下摆里露出来,暴露在客人们色迷迷的目光下。

    “啊啊……啊啊……我竟然做出这么羞耻的事情……”看到这羞人的一幕,
面色潮红、星眸迷茫的冯可依直感口干舌燥,一口饮尽杯中的红酒后,便娇喘吁
吁地把手兵分二路,一只手伸进浴袍,用力揉着自己鼓胀胀的乳房,另一只手滑
进内裤,还没摸到肉缝,便感到一阵湿津,阴户上全是刚刚从肉洞里溢出来的爱
液。

    画面再次转换,这次屏幕上出现的时月光俱乐部被镁光灯照耀得光亮无比的
舞台。冯可依戴着黑色的头套,嘴里含着红色的口球,被从天花板上垂下来的锁
链吊起来的身体又是凄惨又是淫荡地摇晃着。

    瞧着在舞台上当众受虐的画面,冯可依猛然想起,这是自己做人体雕像的那
次。

  屏幕上映出雅妈妈的身影,不顾冯可依的反对,粗暴地把她身上仅剩的胸罩
和内裤剥下去,让她赤身裸体地被十几个客人包围,任兽欲勃发的禽兽们像狗一
样拼命地嗅她身上的味道。

    “呀啊……光着身子啊!这……这种事我也做出来了,好羞耻啊……”冯可
依看到这里,刹那间,身体变得更加火热了,心脏急骤地跳动着,兴奋得都要跳
出来了。

    不久,一个肥胖的男人钻进冯可依大大分开的双腿间,躺在地上,把脸对准
阴户,张大嘴巴接着垂落下来的爱液。过了几分钟,绑缚手臂的锁链缓缓地落下
来,失去支撑的冯可依只好向前俯身、向后撅臀,纤细的腰肢就像折断似的,与
上半身形成九十度的角度,摆出一个好似背后性交的姿势。此刻,冲上来一个年
轻客人,跪在冯可依臀后,鼓起腮部,拼命向暴露在他眼前的肛门吹气。

    “呀啊……不要啊,连肛门也被玩弄了……”冯可依瞪大了眼睛,简直不敢
相信这是真的,自己就像是一个谁都可以欺凌的性奴隶一样被一群客人肆意秽玩
着,而自己却淫荡地扭着腰,不知羞耻地感到了快感,像泄身那样汹涌地流淌着
爱液。

    “啊啊……啊啊……”冯可依一边看着屏幕,一边大声呻吟着,伸进内裤里
的手揪起没有包皮的阴蒂,急不可耐地搓捻起来。

    “啊啊……啊啊……好舒服啊,啊啊……啊啊……快来看我,啊啊……看我
淫荡地自慰的样子吧……”腰肢不住向上挺动着,两只雪白修长的腿不时重重地
蹬踏一下,感到快要泄身的冯可依幻想着自己重返了月光俱乐部,正在客人们火
辣辣的视线下自慰,一串串淫词浪语不停歇地从闭不上的嘴巴里流淌出来。

    这时,屏幕上的画面又切换了,还是舞台的场景,只是变换了拍摄的角度,
是安装在天花板上的摄像头由上至下的俯视影像。

    “啊啊啊……我泄了,啊啊……啊啊……好舒服,好刺激啊!啊啊……呀啊
啊……怎么会这样!不要啊!这不是真的,一定是假的……”就在冯可依到达了
高潮、爱液狂泻的时候,屏幕上的冯可依潮吹了,突然,摄像头在这时来了一个
特写,把焦点对准客人被强劲的爱液浇得抬起头来、一边伸出舌头舔着嘴边清澈
的液体,一边浮出淫笑的湿漉漉的脸。

    这张脸的主人正是张维纯,冯可依一下子就认出来了,下意识地捂住脸,心
中又是惊恐又是羞耻,身体像患了寒症那样剧烈地颤抖着。

    一定是我看错了,不是他,不是他,只是长得像而已……冯可依透过指缝,
怯生生地看向电视屏幕,一时间,心灰如死,张维纯的左眉有颗黑痣,而屏幕上
的客人左眉上也有一颗黑痣。

    张维纯的脸被一点点地放大,两只小小的、像是老鼠眼睛的眼里射出淫秽的
目光,正讥讽地看着自己,还有长长地伸出来、乱舔自己爱液的暗红色舌头,都
定格在冯可依羞惭惊恐的瞳孔里。就在这时,也许是太紧张、太羞耻了,肉洞深
处突然一阵抽搐,冯可依不受控制地狂抖着身体,和屏幕里的自己一样,淫荡地
潮吹了,泄出一股股湍急的液流。

    “不要啊……张部长,求求你,不要看,啊啊……啊啊……饶了可依吧!啊
啊……啊啊……”眼前便是张维纯布满整个电视屏幕、被自己的爱液打得津湿的
脸,冯可依感到自己就像在她非常讨厌的张维纯面前潮吹似的,不由羞耻万分地
捂上脸,可心中却刺激异常,兴奋莫名,张大嘴巴,一边发出火热的呻吟声,一
边语调绵柔、乞怜般地求起饶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