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第四章 淫荡的M女仆莉莎(六)

          --盯梢-- 六月二十九日 星期三

    “天星,冯可依的生理期好像很短啊!这就结束了?”张真一边看着由安装
在冯可依房间里的隐形摄像头传过来的影像,一边向朱天星问道。

    监视器屏幕上,刚洗过澡的冯可依只穿着一件从后面看仿佛什么都没穿的丁
字裤,正开开心心地坐在梳妆台前,对着镜子化妆,做上班前的准备。

    “嗯,冯可依的生理期大概三四天就会结束,一旦生理期过去,就像忍了多
久似的,饥渴得受不了。嘿嘿……昨天,她生理期结束了,晚上一回到家,就穿
起露出乳房的女仆装,自己把自己绑起来,然后开始激烈的自慰。那个切除包皮
的大阴蒂令她很满足啊!泄了一次又一次,张秘书长,想看看吗?”这几天,朱
天星都在代替张真监控冯可依,垂手站在张真旁边的朱天星恭敬地说道。

    “那还用说,赶快倒过去看看!”张真急切地催道。

    朱天星拿起遥控器,按下回退键,不一会儿,屏幕上便出现了冯可依在起居
室里香汗淋漓地沉浸于自慰的痴态。

    “哦,这是把她在月光俱乐部里做过的事重新上演了一遍啊。”张真眼中一
亮,死死盯着监视器,脸上露出了淫秽的笑容。

    “是的,这个淫荡的女人似乎嫌不够刺激,自己又加上了绳缚。”朱天星连
连点头,脸上也浮起淫笑。

    屏幕上的冯可依,把双腿劈得很大,两手高举过头顶,模仿着那天在月光俱
乐部被锁链拘束的样子。每当腰肢扭动一下,打着结的红绳便陷进濡湿的肉缝,
摩擦着敏感的阴蒂,让冯可依脸上浮现出一副愉悦得要升天的表情,发出一声声
火热的喘息和又尖又长的浪叫。

    “的确是非常淫荡,看她发情的样子,嘿嘿……雅妈妈的手段真是高明,让
客人们只看不摸,反而加快了她的堕落。既然自慰时都在回想在月光俱乐部被客
人们玩弄的事,那么,今天晚上,再把食髓知味的她叫过去玩玩吧!想必她听到
这个消息时会兴奋得湿成一片吧!哈哈……”

    在张真肆意的大笑下,朱天星“嘿嘿”地赔笑着,点头说道:“好的,我去
通知雅妈妈,让她提前准备。”

    “可依啊可依,你还没察觉到自己在客人们面前羞耻地暴露身体,整个人变
得越来越淫荡了吗!真是麻烦啊!还得找个契机让你认清自己,看来张维纯这步
暗棋该登场了。天星,你去通知雅妈妈,今晚我和张维纯都会到。”

×××××××××××××××××××××××××××××××××××

    夕阳渐渐西沉,晚霞映红了天空,早已过了下班的时间了,硕大的办公室里
只剩下冯可依一个人。心不在焉地看着窗外无趣的景色,以手头还有未完成的工
作做为留下借口的冯可依不时看表,等待慢吞吞的时间早些过去。就在冯可依等
得心焦的时候,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推开了,很久没有露面的张维纯走了进来。

    “咦!可依,就你一个人吗?他们呢?”张维纯明知故问地问道。

    “张部长,您好,他们都下班了,我还有些明天急着要的材料没完成。”冯
可依从座位上站起来,有礼貌地向张维纯问好。

    “坐,坐,坐,可依,辛苦了,正是有你这位干将,工作才能进展得如此顺
利啊。不用招呼我,你忙你的,我看看就走。”张维纯轻拍冯可依的肩头,让她
坐下,可是手并没有离开冯可依的肩头,两眼居高临下地从侧面看着冯可依鼓胀
胀的胸部。

    “哪有您夸奖得那么好啊!我只是团队的一份子,取得一些成绩也是团队的
功劳。”冯可依看向电脑屏幕,往表格里胡乱输入数据应付着张维纯,感到有些
不自在,但不好意思叫他挪开放在自己肩头的手,也没注意到站在自己左侧、稍
往后的张维纯眼里射出淫秽的光芒,正肆无忌惮地顺着衬衣翻开的领子,向里面
露出的一抹深邃的乳沟上看。

    “怎么样,适应一个人的生活了吗?和新婚的老公分开快三个月了吧!很寂
寞吧!可依。”恨不得撕开衬衣,让自己能一窥藏在里面的巨乳的全貌,张维纯
在鼓荡的兽欲下,开始说一些暧昧的话题。

    “不会寂寞啊!虽然暂时见不到,但我们经常挂电话、发短信,而且,平时
我总管他,不让他干这干那的,现在我不在他身边,说不定他还挺开心的,就像
一只小鸟尽情地扑棱翅膀,总算没人管他了。”一谈起寇盾,冯可依禁不住眉飞
色舞起来,声音变得温柔,话语中充斥着浓浓的情意。

    “不会的,拥有这么美丽的妻子,傻子才会为娇妻不在身边而开心呢!如果
是我,有像可依你这样又年轻又美丽的妻子,恨不得每天都搂着不放呢!可依,
你一定很想念老公的怀抱吧!哦,瞧我,真不会说话,搞得跟职场性骚扰似的,
呵呵……可依,我这人说话就这么没遮拦,你别在意啊。”张维纯装作才意识到
用词不妥,故作自嘲地笑笑,以打消冯可依的戒心。

    本来眉头已经羞恼地蹙起,见张维纯似是无心之举,便放缓了绷起的脸颊,
像是不想张维纯尴尬似的,顺着他的话头往下说道:“张部长,您多心了,没什
么的,您是心直口快。说起来,您说的也对,我是女人,一下子离开老公那么长
时间,说是不寂寞其实有时也挺寂寞的,不过想想还有三个月,就能回去与他团
聚了,也就不那么难熬了,三个月很快过去的。”

    “咦!可依,你一直是这么香吗?是香水的味道还是体香呢?”听冯可依怅
然地聊起“寂寞”这个引起男人无限遐想的话题,好像得不到满足、期待慰藉的
出墙红杏,张维纯一阵兴奋,肉棒猛的勃起,顶在裤裆里酸胀难受,不由想试探
一下,看能不能一亲芳泽,便把鼻子凑到冯可依敞开的领口处,用力嗅去。

    呀啊……这个人怎么这样!真讨厌……冯可依厌恶地皱起眉头,思及张维纯
是特别行动小组的负责人才没有出言斥责,只好忍着心头的不快,装作去取笔,
把身子扭过去,躲开他的鼻子。

    “可依,这么好闻的味道是你的体香,还是香水的味道呢?”见冯可依不着
痕迹地躲开自己,蹙起的眉宇间看起来很恼火,没有期待的娇羞之色,张维纯深
感遗憾,可是又不死心,便又撩拨道。

    “香水。”冯可依冷冷地答道,干脆把身体转过去,背对着张维纯。

    “其实是这样的,像我这样应酬很多的中年人,不免会冷落妻子,有时看到
令我眼前一亮的美女,我会照样子买一些适合妻子的衣着、化妆品什么的,送给
妻子,像你用的香水就很好闻,应该是价值不菲的高级香水吧!刚才一直想着不
如买一瓶,以讨妻子欢心,呵呵……有些忘形了。”张维纯死心了,连忙编个说
得过去的理由。

    “张部长,你和夫人的感情真好。”冯可依不由很羡慕张维纯的妻子,人到
中年,姿色已衰,仍然能够得到丈夫的宠爱,她也希望自己以后也能像张维纯的
妻子一样被寇盾关心、爱护,便相信了张维纯的谎言,不再心生不快,歉意地说
道:“张部长,恐怕得令您失望了,我用的香水外面买不到的,是我老公请人专
门为我配制的。”

    “哦,私人订制啊!可依,你很讨老公的欢心啊!给自己的女人独一无二的
香水,寇盾先生真是一个很有品味的男人。”想到冯可依的老公是个有钱有势的
富翁,张维纯更加不敢轻举妄动了。

    “他对我蛮不错的。”冯可依羞涩起来,微红的脸颊愈发地娇艳欲滴。

    “独一无二的香水啊!真遗憾,看来,这么好闻的味道我只能在你身上闻到
了。”瞧着冯可依娇羞的模样,张维纯的色心躁动起来,又开始说暧昧的话语。

    “这个……”一时间,冯可依不知道说什么好了,香水是寇盾送给自己的礼
物,是不能转赠的,总不能告诉张维纯,你想闻,就过来闻我好了。

    “咦!可依,我才发现,你好像跟以前不一样了,变得更加妖艳动人了,如
果说,以前的你是美在相貌里,那么,现在的你则媚在骨头里,无处不充满着成
熟女人的魅力,就像一个撩人的小妖精,给人一种欲罢不能、一定要搞到手的感
觉,寇盾先生什么时候来汉州了?你是得到他的滋润了吧。哦,我又在说像是性
骚扰的话了,我这张嘴,真是……对不起,对不起。”

    张维纯见好就收,调戏了几句,便一边轻拍冯可依的肩头,一边装作自嘲地
笑笑,随后,像鞠躬那样垂下脑袋,向冯可依道歉。冯可依只能苦笑,俗话说,
不打笑脸赔罪人嘛!

    “七点多了,可依,赏个脸,跟我出去吃顿便饭吧。”见冯可依不恼,那微
红的脸颊、羞涩的双眸、有些尴尬的表情分外动人,张维纯心中一荡,不由忘乎
所以起来,身子放前一探,凑到冯可依脸旁,放在肩头的手向下一滑,顺着脊背
滑下来,揽住纤细的腰。

    见张维纯丝毫没有离去的意思,更有纠缠自己的势头,冯可依只好委婉地说
道:“张部长,您的好意心领了,可是,材料要的很急,明天交不出来的话,会
影响整个工作进度的,今天,我就不陪您吃饭了,等忙过这段,我请您好吗?”

    “你说名流美容院那么着急干嘛!没办法,咱们现在寄人篱下,得听他们的
使唤,好吧!可依,等你忙过这段,我再约你吧。”张维纯当然听出这是冯可依
在婉拒自己,可轻拥那曼妙身体的美好触感和鼻头间嗅到的芬芳的香味使他兴奋
激动,爽美得就像喝了一杯酒劲醇厚的美酒,不舍得就这样离开,便厚着脸皮没
话找话。

    “谢谢您,张部长,要是没什么事,我继续工作了。”冯可依不自在地扭动
一下身体,脚一蹬,把电脑转椅向前滑动了一段,躲开张维纯的揽抱。

    “你忙吧,可依,我约了人,先走了。”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没有理由再纠
缠下去的张维纯只好讪讪地站直身子,离开了。

    “您慢走。”

    头也不抬,只是嘴里说着客气话的冯可依听着渐渐远去的脚步声,不由松了
一口气,羞恼地想道,这个人还是跟原来一样没什么变化啊!差点被他骗了,以
为他对妻子多么好,哼!全是欺骗自己的鬼话。他就是见我一个人在这边,想占
我便宜,还以退为进地强调不是性骚扰,这个一见酒就迈不动脚、卑鄙无耻地对
属下性骚扰的胖老头,简直坏透了……

    为什么肖总信任这样一个轻浮的人呢!这对公司的发展绝对没有好处。我是
不是找时间跟肖总谈谈呢!还是算了,肖总不仅是寇盾的大学同学,还是要好的
朋友,我指出张维纯的不堪之处,会不会令肖总难堪,从而认为自己没有识人之
明而尴尬呢!……一时间,冯可依顾虑重重,最后还是决定不向肖进反映了,最
多以后多提防点张维纯,令他没有可乘之机,反正三个月的时间一晃即逝。

×××××××××××××××××××××××××××××××××××

    咦!不对,怎么那么熟悉呢……哦,我想起来了,嘿嘿……同样的味道啊!
手指也与莉莎一模一样,同样的又细又长……走出名流美容院总部大厦的张维纯
慢慢停住了脚步,感到方才站在冯可依身后时,用力嗅她时扑进鼻子里的味道与
莉莎那么相似,而且那晚莉莎裸露在外的肢体与冯可依也是一模一样。

    几天前,张维纯被张真带着,第二次去月光俱乐部玩,在那里遇到一个被吊
起来的名叫莉莎的女人。莉莎的身材异常火爆,高耸的巨乳,纤细的腰肢,挺翘
的臀部,真是该凸的地方凸,该翘的地方翘,张维纯还从未见过身材这么好的女
人。而且,莉莎的穿着也极其暴露,半裸地穿着比基尼泳装,大半个乳峰和臀部
露在了外面,再加上性感撩人的黑色网格丝袜,张维纯当时就兴奋起来了。

    唯一遗憾的是,莉莎带着头套,整张脸都被挡住了,看不出本来的样子。不
过,她的身体非常敏感,对暴露身体的羞耻和展现下流而凄惨的姿势,反应也很
强烈,不需触摸,只是嗅她身上的味道,就令她泄了一次又一次,这些足以弥补
看不到脸的遗憾了。

    只是嗅,有些不那么尽兴,为自己的鲁莽感到后悔的张维纯没有想到雅妈妈
竟然真的听取了自己的建议,不但把莉莎剥个精光,还允许自己躺在她身下,喝
她的唾液和爱液。当芬芳的唾液滴落在嘴里和弥漫着发情味道的爱液溅射在脸上
时,张维纯简直都要兴奋得发狂了,虽然还是不许摸,更不能操,但绝对比第一
次来月光俱乐部玩时,操那个同样带着头套的女人要刺激得多。

    莉莎的脖子上套着代表只能看不能摸的红色狗项圈,说明她还是一个有待调
教的初级母狗奴隶,可据张真说,莉莎的阴毛是她自己剃光的,乳头和阴蒂、阴
唇一共穿着九个性感的银环也是她自愿戴上的,张维纯不禁为之瞠目,这样还只
是初级母狗奴隶,如果调教完成了,被彻底开发的莉莎不知道会表现出怎么淫贱
的样子。

    从张真嘴里,对莉莎垂涎万分的张维纯知道莉莎才来月光俱乐部没多久,在
现实世界中是个大型公司的专业技术人才,其地位仅次于高管,是个美丽高端的
办公室女郎。张维纯一边与其他客人玩弄着莉莎,一边仔细观察莉莎的反应,不
难判断出她对客人们看她露在外面的身体的羞耻反应和暴露身体、承受虐辱的快
感均是真真实实、不加表演成分的。这令张维纯兴奋得简直无法自已,感到一阵
新鲜的刺激感。

    被锁链绑住手脚、呈现出俯身撅臀这副下流姿态的莉莎赤裸着身体,淫荡地
扭着腰。暴露身体的羞耻和快感,令她只是被客人们在敏感的部位上吹气便泄了
一次又一次身子,还有雅妈妈告诉耳朵、眼睛均被头套堵住而看不到也不能清楚
地听到的莉莎,客人们对她正在做的事后,竟然被羞辱得潮吹了。

    不断泄身的莉莎释放出浓郁的淫香体味,在这其中,夹杂着不易察觉的芬芳
馥香,尝过了莉莎的唾液和爱液的味道,不断用力蠕动鼻翼、深深嗅着莉莎的张
维纯感到有些不同,终于嗅到了这种与淫香不同的味道。

    不会错的,可依身上就是莉莎的那种味道,可依还说这种香水在市面上买不
到,是她老公专门为她配制的,莫非莉莎和可依是同一个人,不会吧……张维纯
摇摇头,不敢相信自己荒谬的想法,冯可依是那么的端庄典雅,与淫荡下贱的M
女莉莎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可是,事实如此却又容不得他不信。张维纯回忆
着那晚的情景,越发感到莉莎头套下露出的下颚和颈项与可依是那么相似。

    幸好今天心血来潮,虽然过了下班的时间,还是抱着撞大运的心情上来看看
可依在不在,不然就发现不了这个惊天秘密了……张维纯兴奋得手都抖索起来,
感到冥冥中似乎早有安排,将一连串的巧合连在一起,让一直对冯可依心有垂涎
却无从下手的自己找到了胁迫她的机会。

    五点左右,张真约他晚上去月光俱乐部玩,告诉他今晚莉莎也在,张维纯顿
时坐不住了,心里始终处在高亢的兴奋之中,不知怎么,突然想起了冯可依,然
后便一发不可收拾了,感到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召唤似的,鬼使神差地来到了名流
美容院总部大厦。

    张维纯拿起手机想给张真挂电话,问他冯可依是不是莉莎,可是,打开通讯
录后,手指迟迟没有按下去。打听女孩儿们在现实世界的真实身份,在月光俱乐
部绝对是大忌,非但不会得到讯息,只怕还会招来不必要的麻烦,轻则取消会员
身份,重则……张维纯不敢想下去了,匆忙把手机揣回兜里。

    问又不能问,莉莎的真实身份就像布满尘埃的画像,只需轻轻一抹,便能一
窥全貌,可是这一抹却不好轻易下手,搞不好会扎到手。欲罢不能的张维纯不断
思索着,衡量利弊,最终耐不住色心的唆使,决定盯梢,看冯可依会不会像他预
料的那样,前往月光俱乐部。

    如果可依就是莉莎,嘿嘿……张维纯嘴角上翘,发出一阵无声的淫笑,向大
厦对面的咖啡店走去。

    时针刚指向九点,张维纯在咖啡店里喝着全无口感的咖啡,像侦探一样透过
临街窗口盯紧名流美容院总部大厦出口。忽然,张维纯眼中一亮,看到冯可依推
开玻璃旋转门走了出来。腾地一下站起来,在桌子上扔下几张钞票,张维纯急急
忙忙地奔出去,不敢离太远地坠着冯可依,向疑是地铁站的方向走去。

    冯可依果真进入了地铁站,这个时间段,月台上没有多少人,张维纯小心翼
翼地跟着,不为冯可依察觉地踏进相邻的车厢。少年时代,张维纯最喜欢柯南道
尔的福尔摩斯探案集,立志要做一名侦探,也自学了一阵侦探的技能,后来,随
着年龄的增长,逐渐舍弃了不切合实际的梦想。

    没想到少年时的侦探梦想在四十年之后实现了,张维纯发出一阵苦笑,可是
并不是扮演正义的化身,而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淫欲,搜集部下淫行的证据。隔着
一个车厢监视着站在车门附近、背对自己的冯可依,张维纯感到心脏砰砰直跳,
肉棒一直是勃起的,硬得似要捅破裤裆跳出来,不由想道,到底是在做坏事啊!
也只有做好事才能这么兴奋啊……

    下站就是离月光俱乐部不远的枫林桥站了,马上就要见证自己的判断了,张
维纯不禁紧张得喘起了粗气,在心中叫道,下车,下车,快下车……

    车门徐徐打开了,冯可依果真下去了。在车门即将关闭时,张维纯一个健步
蹿出去,在冯可依身后跟着,看到她向三号出口走去,而月光俱乐部所在的永辉
大厦便是三号出口的方向。

    嘿嘿……到底还是去月光俱乐部啊!可依,这下你无所遁形了吧……张维纯
藏在大厅拐角,目送冯可依消失在永辉大厦的电梯间里。

    张维纯小跑着奔过去,见电梯的红色上升指示灯停在月光俱乐部的六楼,这
下再无任何疑问了,冯可依必是莉莎无疑。张维纯兴奋得手舞足蹈起来,用力地
向上升键按去、叫梯。就在这时,肩膀上突然被人用力一拍,然后一个令他心惊
肉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这么做不大好啊!入会时不是跟你说过不得窥探女孩儿们在现实世界的身
份吗……”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