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Chapter 185 喜酒

        其实早些时候司徒帼英已经几番在附近的街道摸索,对这一带的地方略
微了解。这片地区是南城区最边缘的地方,整一大片土地都属于一个历史悠久的
村落,四里村。

        据闻这村子的人都是以蛮横出名,这里不少荒废的工地似乎就是因为开
发商惹毛了村里的人,工程都被推韧A讼来。司徒帼英估计这栋暂时弃置的工
厂也是因为什么纠纷才停工了,被这便衣男利用来作为作案的场所。

        之前司徒帼英只能靠自己双腿去找这个地方,但?疑是大海捞针,今天
她终于得偿所愿,不禁握住了拳头暗暗叫好。

        「现在连老窝也要给端了,你还有哪儿可以逃吗!逃回家里吧,反正这
里已是四里村的地方了,我看离你家也不远了。」

        看到以为早已摆脱的司徒帼英站在眼前,便衣男是真的愣住了。再加上
司徒帼英一语道破自己是四里村的人,更是让他眼神有些慌乱。

        司徒帼英看舯阋履械纳裆,确信自己的推测没错,于是她接舻溃骸
你别以为我真的不知道你是谁,我只是不知道你这个臭地方而已!我也不想惊动
你家里人,所以也没有上门拜访,算是给足面子你了。不过如果我想知道的事你
巢簧厦Γ那可就不一榱耍 

        便衣男颤抖舻溃骸改恪…你……到底是什么人?四里村可不是你能撒
野……撒野的……地方!」他的嘴巴还是挺硬的,不过显然有些心虚。

        司徒帼英紧盯粞矍暗猎物,忽然想到了一些事情。之前因为没有记清
楚这人的容貌,或是太执粲谖装男的关系,使司徒帼英没有理清思路。现在在
近距离与便衣男相视的情ㄏ拢司徒帼英顿时感到思路清晰了。

        「别说村子,你们四个人干的好事我都知道!比如一年前的案子,陈大
才刚放出来对吧!何力,西装男,加上你,总共四个人!」

        便衣男左眼的眉毛急速地跳动簦倒退了两步道:「你……你……」

        「我知道西装男是主谋,其它两人已经招了。不过看起来只有你能找到
那家伙,所以你最好给我老实点!」

        便衣男的眼神好像有些绝望,甚至低下了头不敢看司徒帼英。

        一直盯舯阋履械乃就帼英此时掏出了两百块道:「放心,只要我找到
那西装男,你们三个的事我不再追究。这些是预支,事成后我追加三百给你。」

        看到钞票,便衣男就如司徒帼英所料般放松起来,嬉皮笑脸地道:「哎
哟姑奶奶,你早说嘛!其实这事好办好办,不过这首期吗……首期……」

        司徒帼英又塞了一百给便衣男道:「说!那家伙是村子里的人吗?」

        「嘻嘻……其实……其实他虽然算是村里的人,但是……但是他一直不
在村里住的,我也不清楚他的行踪。总之他需要趁就到村里找我,他付钱,我
趁Γ就是这榭。不过上次案子发了以后他很久都没来了,上次……上次好像
是三个月前的事了,之后也没了消息。」

        司徒帼英死死盯舯阋履械纳裆,良久才缓缓地道:「我们也简单一点,
下次他来找你就马上通知我,懂吗?你别想耍什么花椋要不我就把你家给端了!」

        便衣男细皮笑脸地搓裟切钱道:「行不是不行,只是……只是……」

        司徒帼英懂便衣男的意思,给了自己电话给对方然后又加了两百道:「
好,钱我就不计较了,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怎么找他出来你就自己想办法吧!
不过要是你没办好,可不要怪我喔!」

        等到便衣男落荒而逃之后,司徒帼英突然想起自己把托给玩大了。她其
实连便衣男的名字都不知道,要是此人从此消失可糟了。刚才为了让便衣男确信
自己知道了一切底细,司徒帼英只好那么说,不过如果真的去找那家伙恐怕是天
荒夜谈。

        幸亏司徒帼英也早有准备,刚才用手机偷偷拍下了便衣男的樽印0此
估计,这家伙肯定就是村里的流氓?赖之类的,花些时间到附近问问肯定能问出
个端倪。

        四里村以前是梁山市附近最大的村落,相传是唐朝李氏后代的四位兄弟
在宋代的时候所建,原名已经?从考究。元朝的时候由于战乱,村子还临时被当
做梁山市所在地。

        经过千年的发展,村子在原来的基础上在梁山市边缘占据了大片的土地。
而据称从古代保存下来的李家祠堂后面的那块地来说,它的周长约莫就是四里。
加上四位始祖的姓氏,大概在清代开始人们就把这村直接叫做四里(李)村。

        现今,四里村总占地2 个平方公里,大概有五分之二的地方正在开发成
为现代化的工商业和住宅区,另外五分之二的地方就如同城乡结合部,最后离梁
山市最远的边缘的五分之一地方作为历史遗产保留下来。

        在这么一片?袤的地区,司徒帼英拿粢张照片就想找人比之前找工厂
是更加困难。她花了两周的时候还是没有头绪,只好寄望那便衣男真的会联系自
己,或者又得到公交车上碰碰运气了。

        其实别说司徒帼英,就算是梁山市的人也未必很熟悉四里村。村子范围
大先不说,原村民都是些团体保护意识极停甚至可说是有些蛮不讲理,市区的
人?缘?故地可不想跟他们打交道。

        因此当郭玄光听说郭晓成要和自己去四里村祠堂赴宴的时候,不禁又开
心又心地问郭晓成:「喂,喝喜酒不会出什么乱子吧?虽然我也挺想去看看的,
最怕到时候酒后生事就麻烦了。」

        郭晓成笑道:「你什么时候这么胆小的!那天都是原村里的人,就算像
我这榈模也不多不少算是有些亲戚关系的,有我罩裟闩律叮 

        郭玄光还是小心地道:「你也不是不知道,那里经常会有些斗殴伤人的
新闻,不过喝喜酒应该还好吧!」

        「废话,喝喜酒斗殴个啥!ㄇ异籼媚抢锸抢锎宓牡胤剑没有什么闲杂
人,打架是外村的事。我妈已经交待过了,这次名为村长娶媳妇,其实就是为了
十天后的村长选举拉票的,怎么会出乱子。嘻嘻,到时候你等羰红包吧!」

        「什么?选村长要发红包?什么意思!」

        「哎呀,你这城里人当然不知道这些了。如今这世道你想当村长可得证
明你有实力啊,钱就是最直接的咯!你有钱,村民就选你,要不谁来带领村民赚
钱呢?」

        「这也行?那还叫选举吗?选钱算了!」

        「你啊,念的书都忘了吗?还记得狄更斯的竞选州长吗?钱这东西你得
好好利用才行的!」

        「狄更斯?狄更斯?……哈哈哈,你说的是马克吐温吧……哈哈……你
就会东扯西扯,这根本搭不上调啊!」

        「得了得了,管它吐温还是吐舌,总之那天你跟粑沂红包就行了!」

        「说实在的,听你说你妈那儿不是从她爷爷开始就离开了四里村吗,现
在还有联系?」

        「除了村长其他人应该就没有联系了,我也只是去过祠堂三五次的樽印
村里的人其实也不怎么认识,就是族谱上还有名字!不过摆喜酒这些显摆的事,
肯定是越多人越好。而且我妈毕竟和现任村长也算是有些亲戚关系的,我爸也在
村里有工程,当然要去咯!」

        「你这人也不好这事,什么红包的应该你也不稀罕,肯定是想艨疵琅
去吧?」

        「果然是我兄弟,不瞒你说,新娘子是空姐,肯定有不少姐妹陪同。嘻
嘻,到时候闹闹新房,接艟汀…嘻嘻,可能有下文也不一定哦!」

        郭玄光倒没想那么多,他只是准备去悛热闹,顺便见识一下四里村的
喜庆活动。按照习俗整个婚仪式有时候可以办好几天,双郭只是去参加第二天
下午开始的晚宴而已。

        那天大概下午三点的时候,郭晓成已经领艄玄光来到祠堂。既然郭晓
成的母亲和村长还有亲戚关系,双郭自然得一一拜见长辈,郭玄光的身份就成了
郭晓成的堂哥。

        现任的村长果然出手大方,一看是自己人,马上给双郭各塞了两封红包,
外加一个购物卡。郭玄光趁人不注意转身瞧了瞧,总金额有三千块。「哇!这也
太夸张了吧,一个人就三千块。就算是普通宾客,恐怕也有一千元啊!」

        郭晓成蹭了蹭郭玄光肩膀会心地笑了笑道:「没骗你吧!现在包里鼓了,
就等饱餐一顿。晚上就是青年男女狂欢的时间,到时候各安天命咯,嘿嘿!不
过到时候要真的有伴,里村没地方外村不能去,记得要走远点哦!」

        郭玄光也是笑了笑,心里想:「这家伙,一个劲儿地想这些事,我还
不如回家睡个好觉呢!」

        双郭和村里的人本就不熟,村长那些长辈更不会搭理他们,因此两人?
聊地坐在一旁傻等簟2过村长那比双郭年长几岁的侄子李晟呈个大喇叭,嘴
巴像是关不掉的收音机,拉艄晓成就胡乱吹嘘起来了。

        郭晓成之前也不认识这个李晟,经过母亲介绍才知道上一任村长就是李
晟他爸,因为身体不好退了下来,现任村长则是李晟的五叔。他们这个族系是属
于当年李氏四兄弟大哥的后代,向来是村里的领班。到了李晟这里,不巧直系的
男丁就只剩下他和村长的儿子了,因此两人被叫做村里的绝代双骄。

        听衾铌说得口沫横飞,双郭还以为他跟村长的儿子一学业有成。双
郭那里知道,这李晟可是?业游民,整天在村里生事。不过碍于他们家的背景,
一般来说其他人都忍了。实在是过分的就由村长和前村长出面调停,四里村里也
没人敢不给这个面子。

        李晟平时闲来?事就喜欢结交朋友,此时碰上双郭这么两位远房亲戚,
更是显摆地拉羲俩聊得甚欢。不知不觉到了大概五点的时候,偌大一个祠堂已
是人山人海,新郎新娘也在锣鼓声中进场了。

        新郎官的身高只有1 米7 左右,人瘦得厉害还有一点点驼背,不过那像
鹰一锐利的眼光可是让人望而生畏。之前听郭晓成母亲介绍,新郎放弃了博士
学位的学业,好几年前已经接手了他们家的生意,现在还乘爸打点羲睦锎宓
投资,端一个商业巨子的架势。

        不过呢新郎官有没有潘安的樽哟时显得不重要了,只见新娘和她背后
姐妹筑成的那道靓丽的风景线已经吸引了众人的目光。那新娘子穿传统的旗袍
入场,穿上高跟鞋后比新郎还高了半个头。标致的脸孔,玲珑的身段,那容光焕
发的樽让人看粝袷歉吒咴谏系幕屎笠话恪P履锷砗蟮乃奈幻琅也是各有风采,
四人都穿羯红色的衬衣,配上短裙和黑丝。如此中西合璧的一行五人,马上像
射灯一檎樟寥场。

        郭玄光看艨殆簦不由得觉得最后的那一位伴娘有些眼熟。就在这时,
郭晓成也愕剿耳边道:「喂,你看像不?我怎么是越看越像的。当年听说她们
是要当空姐的,要是真的是她们俩,待会儿我们还是避避风头吧!」

        郭玄光开始以为郭晓成说的和他想的是同一个人,之后才恍然大悟,郭
晓成指的是当年在堂皇有过肌肤之亲的莉莉和小翎(详见第20章)。当时那经理
范伟替双郭摆平了事情,之后大家也再?交集。此时再和莉莉二人相遇,双郭均
想还是不要碰面说上话为好了。除此以外,郭玄光真正注意的其实是排在最后面
的一位伴娘。

        郭晓成则想舸会儿胡闹的时候可能还有机会要和伴娘碰面,还是跟李
晟早些沟通为好。于是他早早拉艄玄光打了个眼色,接艟对李晟道:「哎哟
晟哥,我虽然不在村里大,但也知道村里的习俗。待会儿闹洞房,还有那些后续
活动我们可是很期待啊,就是不知道怎么玩!」

        李晟一听郭晓成的语调,好像全都明白了的樽樱半眯粞劬Φ溃骸负
小子,哥明白,今晚包你玩得欢!」

        随后郭晓成对艄玄光笑道:「今天可是好运气了,碰上那俩个娘们。
不过幸亏还碰上晟哥这么个哥们儿,不用说,今晚肯定是各自各精彩了!」

        郭玄光也是微笑道:「得了得了,你要玩就玩去,甭管我了,反正有什
么事找那晟哥就行了!」

        趁粜吕尚履举行晚宴前的习俗仪式,李晟不知为何溜到了伴娘队伍那
边。此时全场的目光都在主角身上,哪有人在意坐在角落里的伴娘们,就只有双
郭看衾铌过去。不过他俩一个是心李晟去找莉莉和小翎,另一人则是盯裟
最后一位伴娘,那位郭玄光一直在看的人。

        只见李晟走到伴娘的队伍不知说了些什么,最后一位还起来跟他走到了
另一旁说话。这时郭玄光与李晟两人的距离有所拉近,依稀之中他越看那伴娘越
像是司徒帼英。

        「不会吧,司徒不是外地人吗?不是刚来这没多久吗?她怎么会认识李
晟呢?」有些?聊的郭玄光忽然发现了这事,心里想舸会儿要找个机会上去一
探究竟。

        郭玄光之前已知道今晚姐妹团成员是新娘的同事,但是和李晟说话的那
一位则显得孤单,因为看上去她跟其他几人似乎都不相识。这是因为第四位伴娘
确实就是司徒帼英,而且她也是受邀参加婚旱摹

        当然这个邀请并不是因为司徒帼英认识四里村的人,而是因为那便衣男。
因为便衣男主动联系并告诉司徒帼英,在婚这个宴会上那西装客应该也会回来。

        不过这婚宴规定了只能是村里的人参加,司徒帼英晔裁瓷矸菘梢曰进
来呢。最后她接受了便衣男的提议,混作是新娘的陪同就可以了。

        便衣男还告诉司徒帼英,他已经在新娘那打点好了,就说司徒帼英是村
里请来趁Φ摹D切履锊皇潜镜厝耍也不清楚什么习俗,当然没有什么意见了。

        不过司徒帼英由始至终都不知道便衣男的名字叫李晟,更不知道他在四
里村的背景。之前司徒帼英只是想拿话唬住李晟而已,让他有所忌惮。

        此时李晟把司徒帼英拉到一边道:「我只能车这里了,剩下的事你自
己看办吧。记住,千万别说你认识我,拜托拜托!」

        「慢簦这么多人,我怎么找?你至少也要告诉我他坐哪一席啊?」

        「我……我也看不清楚啊,应该是后面的!别心,待会儿敬酒的时候
你们要一桌桌走的。而且之后兄弟姐妹团还有游戏,他应该也会参加的!到时候
他要是来找我你就自个儿留个神!」

        司徒帼英看艉压压的一大片人,也是?计可施,只好耐粜宰涌纯从
什么办法。幸亏宴会开始没多久,新郎新娘已经起来向宾客敬酒了。司徒帼英为
了看清楚每一桌的人,紧紧跟粜履锒行。

        大家清楚新郎的背景,当然不会在酒上难为了一对新人。司徒帼英本就
是请回来的,大家一看她贴在新娘身边,自然把酒杯都对准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