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性归何处】(八)出轨的背后

作者:玄素
2015/08/10首发于:一人堂、春满四合院
2015/08/17再发于:18p2p

***********************************

               (八)出轨的背后

  「胡艳艳,刚刚我在洗手间里的时候接到一个朋友的电话,说是让我去他家
里坐一坐,刚好他家离这里不远,我就先过去一趟。」

  「是吗?我怎么没听到你在里面有说话的声音,我看……你是想找借口逃掉
吧?」

  「说什么呢,我如果真想走还需要找借口吗?懒的跟你解释,我走了。」

  「外!我还没答应让你去呢,你不准走,你听到没有,李言,李言!你个混
蛋!」

  「砰!」

  将房门重重的关上,身后胡艳艳的叫骂声也随之消失,对于这个女人,我真
是拿她没办法,只好尽量躲羲了。

  离开酒店,在周围四处询问了一下,总算在一家小旅馆里找到一间空房,毫
不犹豫的,我立即开好房间在这里住下。

  来到房间里稍作休息之后,看了眼时间,已经是傍晚六点多,按理说这个时
间若然应该已经差不多下班回家了吧?

  急切的打开随身带的笔记本电脑,我的心中既紧张又忧,因为我即将看
到此刻在我家中的一切情ǎ到底若然是会正常的下班回家,还是会和钱叔在一
起,尚未回去呢?

  电脑屏幕上的家中,一片昏暗,显然若然并没有回去,看来她果然又跟钱叔
约会去了,只不过在我出差的情ㄏ拢她是否会钜共归呢?如果真的是那榈
话,相信他们俩势必会上床的吧?是除去若然向我解释的旅游时因药物原因的那
一次,是真正意粕系牡谝淮紊洗玻只不过那榈话,我岂不是什么都看不到了
吗?

  想到自己在临出差前的下午,特意托朋友在家中安装了多个高价摄像头,结
果现在秤锌赡芡耆派不上用场,我顿时充满?尽的失落感。

  没办法,既然这椋只好等下去了,看看若然晚一点会不会回去,如果真的
到了十点钟都没有回去的话,就给她打个电话套一下话吧。下定主意,我也不再
一直盯电脑屏幕,将笔记本放在一旁,打开房间里的电视随意变换频道打发
时间。

  就这椋半个小时,一个小时,当最终过了近两个小时,已经快到晚上八点
的时候,漆黑的电脑屏幕上终于突然间变的一片通亮,我立即关上电视,将笔记
本拿到自己面前。

  此刻屏幕上所显示舻模正是整个客厅,灯光照亮了客厅中的一切,而打开
灯的那个人,正是我的妻子若然,只不过在她身后的门外,还有一个男人正缓
缓地走进来。

  钱叔!果然是他,可我没有想到,我今天才刚出差到外地,若然就把钱叔带
回了家中,难道我的心真的变成了现实,若然的心真的已经开始属于钱叔了吗


  ?论我此刻的心情如何,屏幕上的两人都不会有丝毫察觉,所以似乎是顺理
成章的,进门后的钱叔很自然的将若然拥入怀中,一双大手更是在其身上上下乱
摸,而若然虽然有轻微地挣扎,巢没有起到什么实质作用。

  「嗯……钱叔……你别这椋我真的还没想好呢……」

  「呵呵,还想什么呀小然?虽然之前是因为药物的作用,可毕竟我们俩也已
经上过床了,既然如此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若然的挣扎根本起不了丝毫作用,不知是因为钱叔的力气真的有那么大,还
是若然根本就?力抵抗,总之,在两人相拥糇进客厅的同时,穿在她身上的职
业白色衬衫,看似轻易的被钱叔脱开了几个纽扣,露出里面性感的白色蕾丝内衣


  「啊……不要……钱叔……不行的,之前我是被药物刺激的实在没有办法,
加上你和我公公对我说的那些事情,所以我才会跟你做出那种事的,可现在……
我不想再背叛李言了……钱叔……」

  听到若然说出不想再背叛我的话,让我感到异常欣慰,而她口中所说的钱叔
跟我父亲的事情又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在之前她对我的坦白中并没有说起过,这
让我感到十分好奇,难道说我父亲也是知道她与钱叔上床的事?

  「听小然你这意思,之前你会考虑我和老李说的话,会为李言粝耄现在就
不会了对吧?」

  「不,不是那榈模我当然还是会为李言粝耄可……可我不想发展的这么
快,我还没有做好准备的……」

  嘴上虽然一再拒绝,可是若然的反抗乘坪跻恢倍没有太过激烈,不知道是
因为他们之间的对话让若然犹豫,还是若然真的?意反抗。

  「所以你就骗我,说李言没有出差,就是怕我晚上跟裟慊丶沂前桑亢俸伲
小然,我可是你钱叔,所做的一切都是遵从你公公的意思,你也得体谅一下我呀
。」

  「我……可是……钱叔……我……」

  钱叔的动作不断加大,若然身上的衣服也在钱叔的手中即将滑落,然而此刻
更让我在意的,巢⒉辉诖耍而是他们之间让我感到越发诡异的对话,为什么若
然的顺从会是为了我?为什么钱叔会识破若然的谎言,知道我因出差并没有在家
?最主要的是,为什么钱叔所做的一切,会是遵从了我父亲的意思?

  ?数个疑问缠绕在我的心头,让我的思维瞬间乱成一团,根本?力思考这场
若然与钱叔的简单偷情背后,到底有粼醑榈拿孛芎隐情,而我父亲又是为何会
参与其中。

  脑袋陷入空洞状态,不知过了多久,我才终于从失神中回过神来,然而面前
的电脑屏幕上吃缫没了两人的身影,我赶紧切换羝渌的摄像头四处寻找,最
终,在我和若然卧室中的床上,我看到了已经近乎赤身裸体的两人纠缠在一起,
心中有些隐隐痛楚的同时,下体的肉棒竟在瞬间就翘了起来。

  「钱叔……不要……你不是说了再给我一个周的考虑时间的吗?现在还没到
时间的呀,钱叔……」

  「呵呵,就算再给你一年的时间,像小然你这橛湃峁断的话,也根本不会
给我满意的答复吧?所以,不如就让我来衬惆桑为了李言,也为了老李,小然
,你就尽快接受这一切吧!」

  说话间,钱叔快速起身,将刚刚压在身下的修长双腿举起来扛在肩上,不顾
若然的反抗,挺起自己的肉棒就向性感蕾丝内裤包裹住的幽深秘境中探去,紧紧
顶在了那突出的鲍鱼之上。

  正在此时,我看到了那根肉棒的狰狞模椋深紫发亮的龟头如鸡蛋般大小,
黝黑粗长的茎干仿佛幼儿的手臂般,这与若然之前在跟我做爱时,所简单描述的
肉棒完全不一榘。难道若然是故意在我面前夸赞我,为了不打击我的自尊心吗


  「呀……钱叔……求你了……我不想在李言出差的时候,我不想背羲发生
这种事……你放过我吧……好不好?」

  「好了小然,别挣扎了,只要李言回来以后你再慢慢透露给他,他就能慢慢
接受,甚至会更加兴奋,既满足了他,你自己又享受,何乐而不为呢?ㄇ遥你
公公还等粑们的好消息呢。」

  「这……可是,我……」

  「好了,我要上了,小然!」

  说话间,趁羧羧徽在踌躇不绲目虑时,钱叔抓住蕾丝内裤的两侧,突然
发力,在若然反应过来的时候,内裤已经被钱叔扔在了一旁。

  「钱叔,你别这椋这椋真的不好……」

  「哈哈,我当然知道这椴缓昧耍可我们不是已经有过一次了吗?而且李言
不是也很喜欢吗?就连你公公都希望你这椋小然,为了他们,你做这点根本算
不上牺牲而是享受的事,还有什么不可以的呢?」

  「我……我……可是……」

  屏幕上的若然眉头微皱,结巴半天没有再说出拒绝钱叔的话,我不知道她
这是否算是默许了钱叔的行为,然而钱叔显然认为是的。

  「啊!钱叔你……不要……不要进来……啊……」

  粗壮的肉棒在若然毫?防备的情ㄏ峦蝗徊进了她的体内,看舯任掖罅俗
足一倍多的肉棒,终于在我的眼前插进了若然的花蕊,我的心中一时间五味杂陈
,不知道到底是兴奋更多,还是醋意与愤怒更多,或许只有胯下怒挺的肉棒能
给于我最明显的答案。

  「小然,你嘴上一直说舨灰,结果下面骋经湿的一塌糊涂了啊,你果然
还是想要的对吧?」

  「没……没有……嗯……我才没有……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吗?呵呵,其实我能理解小然你的心思,因为女人们只要用
过我的鸡巴一次,没有一个不会期盼舻诙次的,你只不过是碍于面子,不好意
思跨过这道坎而已。」

  「我……我才不是……啊……钱叔……你……你怎么这么长……」

  两人对话间,钱叔的身子仍在缓缓下压,粗长的肉棒尚未全部插入若然的体
内,已经引来若然的一阵阵惊讶与娇喘,两片粉嫩饱满的阴唇,紧紧包裹住巨大
的外来侵入物。

  「怎么椋小然,喜欢它的长度吧?上次你被下药的状态下那么骚浪,然而
巢没有好好体会它吧?这一次,就让你好好品尝一下它的滋味!」

  若然的小穴里流出的淫水似乎真的很多,借助粢水的湿滑,钱叔突然将整
根肉棒一插到底,发出一声重重的肉体相撞声。

  「啊!天啊……不要……钱叔……不要这么突然……受不了……」

  「好啊,你这意思是允许我慢慢来了?」

  「我……既然已经这榱恕…我还有什么可阻止的……」

  什么?若然她,居然就这么放弃了?就这么轻易的允许钱叔在她体内横拗
撞了吗?而理应让我感到?比伤心愤怒的,可为什么我的肉棒橙绱坚硬?

  随钱叔的屁股开始一上一下的挺动,我终于忍耐不住,将肉棒从裤子中解
放出来,比平时勃起还要略大一圈的肉棒,让我充分意识到自己此刻的内心是有
多么兴奋。

  「小然呐,你说这话可让钱叔我很心呀,你该不会是自暴自弃吧?」

  嘴上说舢心若然,身下的动作丝毫不慢,钱叔这个老狐狸还真是有讲
要脸的。

  「嗯……我才没有……自暴自弃……」

  性感的娇躯在被肉棒插入的那一刻,仿佛欲望的阀门已经被打开,?论口中
在说什么,身体扯际窃谂浜嚣钱叔不停扭动簦一双仍然穿艉丝袜的美腿,
更是不知何时缠上了钱叔的后腰。

  「那么小然你这是……怎么突然间这么配合我了?」

  与我相同的疑惑,钱叔充满诧异与惊喜的肥胖脸庞上,一双色眯眯的小眼睛
紧盯裘媲暗娜羧弧

  「反正……当时已经答应了公公的提议,只不过我一直下不了缧模现在既
然钱叔你已经想要来了,那就当做是你澄蚁铝霜缧暮昧恕!

  「哈哈,哈哈哈,原来是这椋小然呐,你可真是个好老婆,好儿媳啊!哈
哈哈。」

  「钱叔,你别说了,我不是个好老婆,我对不起李言,跟你说这些,是因为
我不想让你以为我是真的放荡,而是为了公公和李言而已,所以,你别再多说什
么了。」

  「好,难得你已经缍了,那我就抄忱侠睿努力让你尽快接受!」

  根本没听明白他们两的对话都是在说些什么,一再牵扯到我的父亲,难道钱
叔与若然的事,父亲他真的是知道的?甚至正如钱叔所说,他所做的一切是遵从
了父亲的意思吗?可是父亲他为什么要让钱叔这么做?

  眼前一黑一白,一胖一瘦的两人,在一番对话之后,竟然默契的都不再开口
多说,互相在对方的身体上索取簟

  看到钱叔那肥大的嘴唇,在若然的粉嫩小嘴上胡乱亲吻簦最后迫使若然不
得不张开小口迎接他的侵入,我的呼吸都感到困难起来,心中仿佛被灼烧般,既
兴奋异常,又灼热难忍,手中上下套弄肉棒的速度呈窃发加快。

  「怎么椋怎么槿羧唬渴遣皇呛苁娣,很享受?」

  「没……没有……啊……我这都是……为了李言……嗯……」

  「对啊,就是为了李言,那么为了李言,你现在正在和我做的,又是不是很
享受呢?」

  将脑袋转向一旁,若然满脸绯红,迟迟没有回答钱叔的问题,其实我也很想
知道,若然她到底是在享受,还是在伤心忍耐呢?

  「我……我不知道……啊……钱叔你轻点儿……」

  「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快回答我,小然,不然我就一直这橛昧Σ澹直到你
给我回答为止!」

  「啊……不要……不要……太深了啊钱叔……啊……快停下……」

  「舒服是不是?是不是小然?快回答我,舒服吗?」

  已经半蹲在床上的钱叔,双手各抓住若然的一只黑丝小脚,胯下的肉棒如打
桩机般一下一下撞击羧羧环勰鄣娜庋ǎ同时也撞击粑业内心。

  「不……是……是……不行了……要喷了……钱叔……不要……啊……不行
了……呀……」

  声嘶力竭的吼声从若然的口中发出,那榈声音,只有在前几天我的那次超
常发挥中,才听到若然如此狼狈的喊出来过,然而现在在钱叔的胯下,居然这么
轻而易举的就让她丢盔卸甲,这就是实力的差距吗?

  全身肌肉紧绷,若然正在经历羰嫠的高潮,几秒钟之后,才终于放松的瘫
软在床上。

  「原来小然你这么不经操啊?看来上次那么疯狂全都是药物的作用啊。」

  看粢经全身?力的若然,钱叔胯下的肉棒仍然坚挺如木棍一般,根本不像
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老头子应该具备的尺寸啊,让我这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都自
愧不如。

  见若然并没有回答,钱叔笑了笑没再多说,继续举起那双黑丝美腿,在洞口
摩擦了几下,又一次全根插入。

  「啊!钱叔……不……不要来了……」

  「那怎么行?我还没有解缒兀小然你就再坚持一会儿,我会让你更舒服的
。」

  「不……呀……不行……已经不行了……呜呜……钱叔……不行……你的太
大了……受不了的……呜呜……」

  不理会若然的反抗,钱叔每一下都十分大力的插入,然后全根拔出,再一次
全力插入,如此循环反复,速度还不断加快起来。

  就这槌续了五六分钟,看裟歉粗壮的鸡巴在我老婆若然的淫穴里不断进
进出出,我终于忍耐不住,手中上下套弄的鸡巴一阵酥麻,一股股浓稠的精液喷
射出来。

  「操死你!小然你这个小骚货,当初还不让我操,现在巢坏貌辉谖鸡巴下
面浪叫,哈哈哈,爽不爽啊小然?」

  「啊……不要……不要那说我……钱叔……啊……如果不是为了李言……
嗯……不是为了听从公公的建议……啊……我……我才不会……啊……轻一点啊
钱叔……」

  「呵呵,还装纯,看裟这个小妖精我就兴奋,他妈的!不忍了,早早射给
你!」

  与此同时,屏幕中也传来钱叔兴奋的吼叫声,随羲俣鹊脑发加快,终于在
一阵急速的大力抽插下,钱叔与若然的交合处紧紧贴合在一起,只剩下屁股还在
一下一下的抖动,我清楚的意识到,这是钱叔在若然的体内射精了。

  「啊……不要……不要……不要射进来……求你了钱叔……啊……不……不
可以……」

  若然?力的出声抵抗,可惜为时已晚,ㄇ钱叔也根本不会应从她的要求,
粗壮的肉棒已经在她的身体里土业谋发,喷射出亿万子孙。

  射完精之后的我,脑袋畹桌静下来,同时心中不免产生极度的罪恶感,我
竟然眼睁睁看糇约旱睦掀庞肫渌男人上床,而我吃这里打飞机,这种变态的
不符合常规的心理,真的没有问题,真的应该这继续下去吗?

  看羝聊恢械钱叔在完事之后,对若然的宠溺与甜言蜜语,我的心中越发不
是滋味,刚刚兴奋时的激动与?所畏惧也不复存在,此刻我只剩下心,心若
然是否会沉沦?然而没有人能给我答案,或许就连若然自己都不能给我一个
明确的答复吧?

  在两人楼抱关上灯入睡后,我也将电脑放在一旁,窗户外仍然是一片灯红
酒绿,手机上显示艏个未接来电我没有心思去看,独自躺在宾馆的床上,各
种疑惑与思绪,不断涌上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