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性归何处】(十三)变态的欲望

作者:玄素
2015/08/24首发于:春满四合院和一人堂
2015/08/31再发于:18p2p
字数:7200

***********************************
  有看文的读者,我想提前征求一下各位的意见,最终故事的结尾,是希望光
明向还是黑暗向?又或者是开放类结局?
***********************************

              (十三)变态的欲望

  子偷耐蝗怀现以及若然对我的隐瞒,让我察觉到了一丝不妙,都说“情场
失意,官场得意”,如今我莫名其妙被钱叔直接安在人事部经理的位置,我不由
的心,这是否寓意羧羧坏男募将离我而去呢?

  第二天早晨起床之后,若然似乎察觉到了我的情绪有些不对,略显忧的询
问我怎么了,我随口回答说是因为工作上的事烦心,她便没有再继续追问,只是
劝我不要有太多压力,注意身体。

  吃过早饭,驾车与若然一同赶往公司,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若然,身上仍然
穿裟翘职业套装,只不过套装的裙子呈窃来越短,坐舻时候甚至将整个大
腿都完全裸露出来,而如今我当然也是早已知道她会如此改变装的原因了。

  「若然,你的下面,还是穿舳∽裤吗?」

  犹豫再三,我还是忍不住问出口,同时感觉到胯下已经隐隐有些抬头的迹象


  「嗯,是呀,钱叔他这么要求的,你不是也答应了吗?怎么了,有什么问题
吗老公?」

  「哦,没有,只不过是随口问问,呵呵,那么,能告诉我是什么颜色的吗?


  妻子告诉老公自己所穿内裤的颜色,原本是再正常不过的夫妻间的私密交流
,然而想到那条丁字裤所要迎接的男主人并不是我而是钱叔,甚至可能是子停
我的心中忍不住产生了一股别榈募动情绪,那正是绿帽心理在捣鬼。

  「嘿嘿,好呀,那让你看一眼嘛,是粉色的哦~」

  说话的同时,若然甚至毫不害羞的从座位上抬起屁股,然后撩起自己裙摆的
一边,让我看到了里面的粉色丁字裤。

  「怎么椋好看吗?」

  「嗯,好看,这个颜色,也是钱叔要求你穿的吗?」

  忍不住继续追问下去,此时我已经感到自己的肉棒充分充血勃起了,驾车的
双手手心也由于兴奋紧张而冒出了细微的汗珠。

  「老公,你又兴奋了吗?」

  「我……是,又兴奋了……」

  现在的我,都不知道该不该承认自己兴奋了,这继续兴奋下去,继续鼓励
羧羧环荡下去,真的可以吗?如果若然真的变心了,我是否会后悔如今对她的
放纵或者应该说是鼓励呢?

  「嘿嘿,老公你兴奋就好啦,只要你会喜欢,我现在愿意为你变成任何模
的。」

  到底是愿意为我变成任何模椋还是说你已经没有底线可以成为任何模榱
呢?我不清楚,骋膊桓胰ヅ清楚。

  「若然,我想问你,你现在,开心吗?」

  「开心吗,这个……」

  一个简单地问题,便让若然陷入了沉思,在我看来,她现在如果是感到开心
的,那只能说明,她真的已经变的放荡不堪了,甚至连内心,也很可能已经完全
沉沦,毕竟自己是否开心,是一个人发自内心的真实感受。

  「若然,你开心吗?」

  再一次问出自己的问题,若然仍然在低头思考,久久没有做出回答。

  「那么你呢,老公,我这樽觯你感到开心吗?」

  我没有想到若然竟会做出这榈幕应,我在内心猜测到她或许会回答说不知
道,或许会回答还可以,可偏偏没有想到她会回过头来反问我,而这一问,确实
把我自己也难住了。

  大多数的男人,在通常情ㄏ率潜较理智的,不像女人是一种感性的生物,
为人处事经常会不经大脑,然而男人一旦精虫上脑的时候,又会成为比女人还要
不理智的?脑生物,因此,在那个时候,男人往往会做出一些让其后悔一生的事
情。

  对于这个问题,我自己的内心也没有明确的答案,因为就像我说的那椋精
虫上脑的时候,自己是没有理智的,可那个时候的自己,又是最真实的,同时又
确确实实是最开心兴奋的,所以,我不知道自己到底算是开心还是不开心,比如
说现在,我虽然说不上开心,可胯下的肉棒经过刚刚的幻想刺激,骋经涨大的
异常明显。

  若然貌似也发现了我胯下的帐篷,见我没有回答她的反问,突然伸出手摸向
我的裤裆,械奈也点失手撞向路旁的护栏。

  「若然,你干嘛!」

  「没什么呀,我在接受你的回答呢,你看,你这是已经做出回答了对吧?嘿
嘿。」

  将我的裤子拉链拉开,若然柔软的小手隔内裤轻轻揉弄粑业龟头,酥痒
的感觉不断从龟头上传来,让我感到?比舒适。

  摸了一会儿,若然的胆子似乎逐渐变大,俯下身媚笑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居
然将我的皮带解开,连同内裤一起向下轻褪了一点,右手伸入其中将我的肉棒一
把抓了出来。

  「若然,你这是干什么?」

  「怎么了,老公你不喜欢这吗?」

  「这不是喜不喜欢的问题,关键是我现在在开车,你这樽鎏危险了。」

  「是吗?可是子退,就喜欢让我这樽瞿貇」

  边说簦若然已经探过脑袋,一口将我的肉棒含进了嘴里,在感到湿润温暖
的同时,我也在惊讶若然刚刚所说的话,她居然主动提到了子停这是什么意思


  「若然,你……你说什么?什么子停俊

  「嗯……唔……它好硬……怎么了?老公难道听不懂我在说什么吗?就是你
幼时的好友,钱叔的儿子,钱子脱剑你昨晚不是都看到了吗?」

  若然她居然知道!她知道我看了监控录像?那也就是说,我在家中安装摄像
头的事,她是知道的?怎么会这椤

  「若然你都知道了?是什么时候……」

  「就是最近嘛,打扫卫生时?意间看到了摄像头,于是我就猜是你安上用来
偷看我给你戴绿帽的,嘿嘿,果然被我猜中了吧。」

  「原来是这椋那这么说,你是故意与子驮诩抑凶爱,然后让我看到的?


  心中还是有些惊讶,没想到若然这个傻乎乎的女人居然早就发现了我的小手
段,只不过一直没有揭穿我,反而是故意带其他男人回家做爱给我看,实在难以
相信她心中的心思也会这么多。

  「这个嘛,嘿嘿,也不全是,嗯……老公……它好像变更大了……唔……」

  想到若然在子兔媲暗姆荡,实际上也是在故意做给我这个老公看,我的心
中感到更加兴奋,肉棒也再一次涨大了一圈。

  「告诉我,若然,告诉我你和子椭间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应该不会认识他
才对的!」

  有些激动地询问羧羧唬我感到自己的声音似乎都有些嘶哑了。

  「嘿嘿,爱戴绿帽的笨老公,好啦,告诉你就是了。」

  在我的龟头上认真仔细的用舌头吮吸了一圈,若然瞪舸蟠蟮难劬μ头看向
我。

  「昨天白天在公司里的时候,我和钱叔在办公室里做爱,因为通常情ㄏ率
没有人会擅闯钱叔办公室的,所以如今我们也不太在意是否锁门,哪里会想到子
屯蝗华蘖进去,刚好撞见了我和钱叔的奸情。」

  「是吗,那然后呢?」

  「然后我就很害怕,还不清楚对方是谁,可谁知道钱叔彻哈大笑,让子
把门关上,一起过来玩弄我……」

  什么!?钱叔居然让子鸵黄鹜媾若然?他们俩可是父子啊!难道就不怕子
驮购匏背叛自己的母亲吗?

  「接下来呢?子没有生气?没有辱骂钱叔吗?」

  「没有,子托舭门反锁上然后进屋了,后来钱叔就把一切都告诉了子
,子褪分兴奋,说是也要衬愦魃绿帽,还说……」

  「还说什么?」

  「还说从小有什么东西你们俩就喜欢互相争,如今他给你戴绿帽如果被你知
道的话,肯定会让你的心中感到?比羞耻,而我听你说过,你最喜欢的,就是那
种羞耻的感觉,对吗老公?」

  「对,对!所以你就带子突丶让他在我们的床上操你,就是为了满足我的
心理是吧!」

  「嗯,是,那老公你喜欢吗?唔……唔……嗯……」

  被若然所说的一切刺激的已经完全?法忍受,此时刚好赶上了红灯,我急忙
伸出手扶住若然的脑袋,将肉棒插入她的嘴中快速的来回抽动簦仅仅几十下之
后,一股土业目旄凶韵绿传来,没有任何忍耐,我将喷薄而出的精液悉数射进
了若然的嘴中,不由的感到全身一阵畅快。

  结束之后,没有在路上再做耽搁,驾车快速赶往了公司,听若然所说,今天
子鸵会开始去公司上班,至于职位,可能只是一个小职员,这倒让我有些意外


  来到公司,果然没多久我就收到了子腿职的消息,并且从下属那里找到了
有关子偷娜职简历,简历上显示簦子驮缭两年前就已经毕业,这两年来一
直在国外的大公司工作,如今也有了足降墓ぷ经验,想必钱叔也是怕有人说闲
话,所以才没有直接给他一个过高的职位吧,当然这也只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

  刚看完子偷简历,若然便来到了我的办公室,说是钱叔让我过去一趟,应
该是要让我和子见个面,毕竟这么多年没见了,怎么说也得先见上一面打个招
呼再说。

  与若然在办公室里温存了一会儿,随后我就跟羲来到了钱叔的办公室,不
过在进入办公室之前,若然突然塞给我一个小纸条,让我感到有些纳闷,然而
此刻已经进入了办公室里,我也只好暂时放下心中的疑惑,将那个纸条放进了衣
服口袋中。

  办公室里,钱叔正微笑糇在办公桌后的椅子上,一旁的沙发上坐粢脸邪
笑的子停见我和若然走进来,两人同时起身看向我,搞的我浑身有些不自在。

  「李言,好久不见了啊!」

  「呃……你是?」

  故意装作一副认不出对方的樽樱毕竟他和钱叔可不知道我已经在监控录像
上见过他了,至于若然有没有告诉他们我已经得知了子蜕狭怂的事情,我还真
是忘记问若然了。

  「哈哈哈,怎么,这么快就把我忘了?我是妥影。 

  爽朗的大笑声,面前的子鸵桓比诵?害的地道模椋实际上骋经在暗地
里上了我老婆,果然人都是虚伪,善于伪装的,就像此时的我也一椤

  「妥樱磕闶说……你是子停钱子停俊

  「哈哈,我就说你不会这么轻易就把我忘了吧,没错,就是我啊。」

  一脸惊讶与喜悦的表情浮现在我的脸上,虽然更多的是在演戏,可除去昨晚
他和若然的事情不说,我和子驮诤⑼时期的关系确实十分亲密,用如今的话说
,就是死党的关系,只不过近十年时间过去了,不知道我们还能不能回到以前的
关系。

  「真的是你啊子停你小子,什么时候回来的啊?」

  「刚回来没几天,这不是今天跑来投靠你和我爸了吗,哈哈哈,来,先坐下
再说。」

  「嗯,若然,先坐下。」

  与若然两人坐在子蜕边,钱叔此时也开口为子秃腿羧换ハ嘧鳄艚绍,当
然这些都是做给我看的而已,毕竟实际上他们两人在昨晚已经有过不亚于和我的
深入了解与认识了。

  一阵寒暄询问,时间也很快过去,半小时之后,我们大概了解了彼此如今的
情ǎ然后约定今晚一起出去吃饭继续聊,随后便回到各自的岗位继续工作。

  刚回到办公室坐下,我便迫不及待的拿出了口袋里的纸条,展开一看,上面
写粢恍简单明了的话。

  「今天中午十一点四十五,办公区后面的洗手间里,不见不散。」

  这不是若然的字!这是此刻我心里的第一反应,紧接簦我又仿佛明白了什
么,或许,这并不是若然写给我的,而是别人写给若然的?而那个人,很可能就
是子停

  心中猜测出个大概之后,我突然有些期待,既然若然把这个纸条给了我,明
显就是在通知我的意思,也就是说她一定会赴约去洗手间和子见面,而孤男寡
女相约在公司的洗手间里见面,其目的自然不言而喻,看来若然是想让我有所准
备,前去一饱眼福呀。

  一旦心中有了迫切的期待,自然就会觉得时间过的非常慢,一上午的时间,
?论做什么我都是心不在焉,时不时的看一下时间,就等糁形缦掳唷

  十一点半左右,下班时间到了,员工们陆陆续续的离开,前往餐厅吃饭或者
休息,而我则是悄悄来到若然他们所在的办公区,偷偷躲在了一个角落里。

  没几分钟,空荡荡的走廊上传来了皮鞋声,我猜想,那应该是子来了。果
然,走进办公区的子扫视了一圈,发现这里已经空?一人,连忙加快脚步向
后面的洗手间走去,至于若然,相信早已经在下班之后就溜进去等袅税伞

  等到子偷纳碛跋失在视线中,我这才慢慢起身,小心翼翼的跟了上去。

  悄悄来到洗手间门外,探舳朵向里面听去,并没有听到什么声音,看来他
们还挺知道注意控制声音的。

  我在心中略作犹豫,终于还是缍进去一探究竟,毕竟他们应该不会在外面
就搞起来,怎么橐驳枚愕礁间里面关上门吧?

  脚步轻盈的走了进去,随粑易呷胂词间内,渐渐地有声音传入了我的耳朵
,那似乎正是若然的轻微呻吟声,难道他们这么快就开始了?

  洗手间内,只有最里面的隔间门是紧闭舨涣粢点缝隙的,显然两人就在那
里面,门应该已经锁上了,于是我轻轻进入隔壁的隔间,然后将门缓缓关上,屏
住呼吸倾听舾舯发出的任何声音。

  「嗯……别弄了……子汀…嗯……快点给我吧……哦……」

  「呵呵,还没怎么摸呢你就流了这么多水,董若然,你这也太骚了。」

  「我就骚……我就骚……嗯……你不喜欢我骚吗?」

  「我是喜欢呐,可我不知道我兄弟喜不喜欢呀,哈哈哈。」

  「讨厌……你都在玩你兄弟的老婆了……嗯……还管他喜不喜欢干嘛……哦
……好痒……」

  子这个混蛋,居然还好意思说我是他的兄弟?不过虽然他这个家伙很不地
道,可我巢坏貌怀认自己很享受这种感觉,这种被老婆主动戴绿帽的刺激感。

  「看来你昨晚被我完全征服了是吧?哈哈哈,既然时间有限,那我也不和你
墨迹了,何你下面也已经这么湿了,来,趴舴龊谩!

  趴舴龊茫〖词箍床坏绞裁辞楠ǎ仅是这四个字,我也足以幻想出若然此刻
的姿势,想到自己的老婆正穿艉丝短裙趴在马桶上,撅起的小屁股上是一条粉
色的丁字裤,所要迎接的呈亲约涸经好兄弟的粗大肉棒!我的下体,毫?意外
又一次可耻的勃起了。

  「啊……好深……」

  「呵呵,你居然还穿舴凵丁字裤,怎么椋喜欢吗?」

  「哦……是……可是太深了……有点……有点疼……嗯……」

  「没事,一会就不疼了,昨晚操你的时候不是也疼吗,操几下就好了。」

  听到子说话的同时,隔壁发出一声重重的肉体相撞声,恐怕是子驼狠狠
地把自己的肉棒全根插进若然的身体。

  「啊……你……你轻点儿呀……你的太大了……真的会受不了的……」

  「好吧,还真是服了李言那小子,连自己老婆都满足不了,真不明白他娶了
你这么个骚屄有什么用。」

  「哦……啊……啊……当然是……给……给你这个兄弟用了……噢……他就
喜欢……戴绿帽……嗯……我就给他戴……嗯……让你给他戴……啊……」

  不只若然是否是已经知道我躲在隔壁偷听,所说的内容好像是在刻意说给我
听似的,让我感到兴奋不已,终于忍不住将自己的肉棒拿出来,轻轻套弄簟

  「呵呵,说的也是,他这个癖好不错,符合他自己的条件,毕竟小鸡巴满足
不了你呀。」

  「嗯……是……是……他是小鸡巴……快点……嗯……子汀…给我的小鸡
巴老公……戴绿帽子……操他老婆……噢……」

  「好,操死你,操死你这个骚货,我就澄倚值芎煤满足你!」

  「啪啪啪……啪啪啪啪……」

  随糇迎偷囊坏篮声,肉体相撞的声音突然加快加重,很显然子褪窃诿土
的操羧羧唬而若然也很享受,不断淫声浪叫簦已经可以听出来她是在故意叫
给我听。

  对于若然的良苦用心,我感到十分感动,同时也兴奋不已,将手机拿出来点
开录音,缍ò这些淫声浪语全都记录下来,以后随时都可以拿出来听一听,感
受一下。

  「噢……不行……不行……子汀…要来了……嗯……唔……」

  高投鹊某椴显然使若然敏感的身体很快就达到了高潮,但这对于我来说
只能偶做到,想想还真是讽刺,明明自己现在也是坚硬如铁,可这呈窃谄渌
男人抽插糇约豪掀诺那楠ㄏ隆

  「哦……我不行……不行了……子汀…噢……站不住了……你让我……休
息一会儿呀……」

  即使是若然达到高潮,隔壁的啪啪声也仍然没有停止,看来子筒没有打算
拖延太长时间,是想要一鼓作气解绯来吗?

  「站不住了?呵呵,那你就想办法让我赶紧射出来,不然我可不会让你休息
!」

  「啊……噢……我……嗯……嗯……哦……」

  对于子偷话,若然似乎想要说什么,不过又最终没有说出口,继续呻吟浪
叫簟

  「说啊,骚货!难道你不累了?不想休息了?」

  「噢……是……我说……啊……大鸡巴……操的我好舒服……啊……太舒服
了……」

  「呵呵,果然是骚货,继续啊!啪!」

  「啊……操死我……我喜欢你的大鸡巴……比李言他……厉害多了……啊…
…比李言他大好多……哦……」

  「啪!谁让你又提到李言了?居然拿我跟那种小鸡巴比!你个贱东西!」

  「噢……是……我不该……不该拿他和你比……呀……慢一点啊……真的不
行了……要死了呀……啊……」

  听到若然主动说起我,我知道她是在有意说给我听,不过没想到子这小子
居然会说出那种侮辱我的话,认为我连跟他比较的资格都没有吗!混蛋!

  「看我不操死你,我要把你操的再也不喜欢用李言的那根小东西,让你整天
只想粑业鸡巴,哈哈哈。」

  「噢……不要……不要……不行了……老公……就我老公……啊……我快被
子筒偎懒恕…老公…」

  「老公?现在我就是你老公!只有我能救的了你!」

  「啊……是……是……老公……快……快射给我……快射给我吧老公……我
真的受不了了啊……又要来了啊……啊……」

  「真会叫,我的好老婆,真是有诱惑人啊!不行,我忍不住了!」

  两人同时发出一声兴奋地大喊,紧接簦一切终于都陷入了安静,只剩下急
促沉重的呼吸声,表明了两人仍在隔壁,而我的脚下,也已经留下了几股浓浓的
精液。

  休息片刻之后,由于心有人吃完午饭之后早早回来工作,于是子椭皇说
了句晚上再继续,然后便先行离开了,留下若然一个人还待在隔壁。

  「老公,你在吗?」

  「嗯。」

  「都听到了吧?」

  「嗯,听到了。」

  「兴奋吗?」

  没有再回答若然,下一刻,我已经出现在了若然眼前,将身后的门关上然后
反锁,我兴奋地看裘媲白在马桶上的若然。

  「老公,你……」

  「站起来,趴在马桶上!」

  「啊?可是老公,午饭时间快结束了,万一有人进来……」

  「没事,就一会儿,快趴在马桶上撅起屁股。」

  有些犹豫,不过若然仍然按我所说的做了,裙子尚未提上,双腿也有些发软
的樽樱趴在马桶上的若然,白嫩的屁股展现在我的眼前,粉嫩的淫穴之间还有
丝丝精液流出,沾在茂盛的阴毛之上。

  「啊……老公你……你怎么……嗯……脏啊……」

  是的,确实脏,更有一股腥臭的味道,可是,我还是忍不住将自己的口鼻完
全贴了上去,激动兴奋地,不停吮吸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