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性归何处】(九)磨人的妖精

作者:玄素
2015/08/13首发于:春满四合院和一人堂
2015/08/17再发于:18p2p

***********************************

             (九)磨人的妖精

  清晨,我被宾馆外嘈杂的声音给吵醒,拿起床头的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已经
是上午十点多。

  昨晚躺在床上,由于心中充满疑惑唔忧而烦躁不堪,迟迟?法入睡,直到
今天凌晨才终于睡簦结果竟然一觉睡到现在。

  看羰只上的八个未接来电,我点了进去,让我有些惊讶的是,其中竟有五
个都是胡艳艳昨晚打来的,另外还有若然的两个和小倩的一个,时间都是在昨天
傍晚时分,想必她们两是想要询问一下我是否安全到达了吧,只不过昨晚我的心
思全都在晚上的监控中,早早就把手机调成了静音,因此一直都没有听到。

  想到昨晚若然在与钱叔云雨交合前,还在心我是否已经安全到达,还在给
我拨打电话,我突然觉得有那么一丝滑稽可笑,秤指械接行┬牢浚这至少可以
证明,若然她的心里还有我,还在心粑摇

  先后给若然和小倩两人回了电话报平安,对于昨晚的事情,若然并没有在电
话中对我坦白,不过从她紧张结巴的语气中我能感受出她的不安,看来她的内心
应该也是十分挣扎,不如就等回去以后再看她是否会对我坦白这件事吧,此时我
就不必揭穿她了。

  随后与小倩的通话也结束后,我拨通了胡艳艳的电话,这妖精昨晚可是给我
打了那么多电话我都没有接听,不知道她现在会不会发疯?

  「喂,李言!你昨晚到底死到哪里去了!?」

  「喂喂喂,胡艳艳,好歹我也是你的上司呀,用不粝训斥下级这榈态度
来对待我吧,再说了,你又不是我的什么人,干嘛管我晚上去哪了……」

  果然,电话刚接通,对面就传来胡艳艳那气急败坏的喊声,即使我提前有所
准备,特意将手机距离耳朵一段距离,橙匀荒墁礁惺艿侥声音里的愤怒。

  「后面那句话你在小声嘀咕什么呢?李言,你就把我一个人扔在这里不管不
顾的,你就不是个男人!」

  「得得得,胡艳艳,你也别生气了,我昨晚在朋友家喝多了才忘记跟你说一
声,我现在马上回去就是了。」

  「哼!嘟……嘟……嘟……」

  女人果然不是好惹的生物,我明明就跟她没有半毛钱的私人关系,结果她
比我的妻子若然和情人小倩管的都宽,真是有铰烦。

  听到对面已经传来忙音,?奈的叹了口气,匆匆收拾好东西,我离开小旅馆
向胡艳艳所在的酒店赶去,只不过旅馆的房间我并没有退掉,毕竟我还是没有与
胡艳艳同住一间房的打算。

  来到酒店房间,当胡艳艳打开房门出现在我视线中的那一刻,眼前她的装扮
使我当场愣在了原地,迟迟没有移开自己的目光。

  不同于以往的妩媚妖艳,此时的胡艳艳一身白底蓝色花瓣连衣裙,裙摆刚好
到达膝盖的位置,将一双性感纤细的小腿裸露在外,脚上是一双清纯的白色高跟
嵝,清新简洁的装扮让人眼前一亮,再加上头顶上戴舻蓝色大沿沙滩帽,一
副清纯可人的海滩丽人形象呈现在我的眼前。

  「外,你看搅没有?」

  「咳咳……咳咳咳……」

  被胡艳艳出声打断,我条件反射般的看向她的眼睛,乌黑诱惑的大眼睛依旧
是那么迷人,也让我意识到自己刚刚的失态,连忙低下头假装咳嗽来掩饰自己的
尴尬,同时绕过胡艳艳快步向房间里面走去。

  然而当我走进房间,看到床上所摆放舻东西时,我的咳嗽声不由得更加剧
烈,这一次,是真的被惊讶的呛到止不住咳嗽了。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呀,你怎么了李言?怎么还咳个不停了,不会是感冒了吧?」

  「咳咳……不……不是……你……你你你……咳咳……你先把床上的东西收
起来……咳咳咳咳……」

  「嗯?收起来什么东西?呀!!糟糕,我忘记了!」

  随粑弯腰咳嗽的同时用手指指向床上,胡艳艳才终于明白我所说的是什么
,连忙跑到床边将那根肉色假阳具收起来放进自己的行李箱中……

  此时,我们正坐在酒店的餐厅里,看对面的胡艳艳依旧一脸放荡?比的诱
人媚笑,我知道她根本没有将刚刚在房间里发生的事放在心上,也是,她那么风
骚,根本不会在意这种事被发现吧。

  「那个,胡艳艳,你怎么突然这种打扮了?」

  她没有放在心上可不代表我也有那么好的心态,为了避免再这尴尬的继续
沉默下去,我忍不住开口寻找话题,努力使自己忘记刚刚的事情。

  「哦,这身打扮呀,怎么椋漂亮吗?」

  「嗯,还可以,不过以前从没见你穿过这种类型的,还真是有点不适应。」

  「是吗,那你喜欢我这榇吗?」

  「呃……这个,我……我喜不喜欢不重要吧,你自己喜欢就好啦。」

  「那可不行,如果只是我自己喜欢而我身边的男人不喜欢的话,我穿出来又
有什么意颇亍」

  这对话的内容不仅没有缓解我内心的紧张尴尬,反而越发暧昧起来,真是搞
不明白胡艳艳难道真的想要作死吗?不过话说回来,她既然会使用那种假阳具,
就说明了张总肯定是满足不了她的,毕竟张总也那么大年龄了,难怪她会整天对
我发骚发浪的了。

  清纯漂亮的外衣中,包裹舻氖且痪咝愿谐墒斓躯体,?论是谁都会被面前
的这只妖精给吸干的,没有再接胡艳艳的话,此时刚好服务员将点好的饭菜端了
上来,拿起一旁的筷子,我低下头沉默不语的向嘴里扒饭。

  「李哥你好能吃哦,怪不得身材看起来这么壮呢,肯定很有力气~」

  「噗……」

  妖精,你就不能消停一会儿,让我安安静静的吃个饭吗?

  总算顺利的吃完午饭,在胡艳艳的死磨硬泡下,我不得不答应了她去海边的
要求,回房间准备了一些东西之后,?奈的陪她向海边进发。

  青市的海滩确实?比漂亮,如果没有那摩肩接踵的人海的话。

  站在海滩上面的马路边,看裟腔本已经没有落脚之处的海滩,我正犹豫
要不要下去,身体骋经身不由己的被身旁的胡艳艳拉舄蘖顺鋈ァ

  花了五十元钱租了海滩边上的一顶小帐篷,在我去买泳裤回来的时候,胡艳
艳已经在帐篷里换好泳装走了出来,与之前的清纯装扮反差如此之大,使我一时
之间又呆愣在了原地。

  一身灰色的性感连体式比基尼,是我从来都没有见过的款式,毕竟若然虽不
算过于保守,但也实在没有胡艳艳这么开放,像这榇胆诱人的泳衣,若然的衣
柜里根本就不存在。

  「胡艳艳你……你怎么穿的这么开放啊?」

  「有吗?这里不是海边吗,难道来海边还要穿舸竺抟虏对吗?」

  「那倒也不至于……」

  与我对呛一句之后,胡艳艳转身向舸蠛B跑而去,所过之处,?数男人痴
痴地行糇⒛窥海同时胯下也在瞬间支起了帐篷。

  搞什么,从后面看那奔跑中的小屁股居然更加诱人,与大腿所勾勒出的完美
弧度,上下波动的紧实肉感,简直诱惑的人想要犯罪啊!不行,不能再盯艨聪
去了,不然真的会受不的,可为什么我的眼神完全移不开了啊!

  甩了甩脑袋,我努力克制糇约翰辉倏聪蚯胺侥堑郎碛埃粞钻进帐篷里,
原本是打算换上泳裤,可是脱下裤子之后才意识到被那只妖精诱惑的下体已经充
血勃起了,真是让人?语。

  在帐篷里磨蹭了好一会儿,等到肉棒终于逐渐软下去之后我才敢换上泳裤走
出来,好在泳裤也比较紧,基本上看不出有什么不妥之处。

  帐篷外,胡艳艳早已一个人坐在海边,此时正一个人开心地拨动艉K,引
来周围众人的注视,只不过是简单的玩水居然都能吸引到这么多男人的目光,果
然美女的诱惑力就是停只不过让我好奇的是,她一个人在那玩水而已又有什么
值得如此开心的?

  「李言,你好慢呀,快来,快来这边啦~」

  随艉艳艳抬头看到我后的大声呼喊,?数男人的目光瞬间转向了我的方向
,我甚至能角宄的感受到他们眼神中所蕴含的各种羡慕嫉妒恨,估计想要上来
暴打我一顿的心都有了吧。

  「你还在发什么呆呀,老公~快过来嘛~老公~」

  正当我面红耳赤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没想到胡艳艳更是语出惊人,竟然直
接喊我老公!

  「别瞎喊呀胡艳艳,谁是你老公啊,你没看到周围那群男人看我的眼神吗?


  快步来到胡艳艳身边坐下,我低声呵斥簦赶紧阻止她继续胡言乱语下去。

  「嘿嘿,怎么,你害怕了?」

  「才没有,我有什么好害怕的,ㄇ这根本也不是什么怕不怕的问题啊。」

  「哦~是这檠健」

  「当然了,只是你乱喊的话影响不太好,毕竟我们根本没那种关……喂!你
干嘛啊?快放开我!」

  没想到她总算老实的闭上嘴不乱喊了,双手秤种苯缠上了我的胳膊,脑袋
靠向我的肩膀,活脱脱一副小女人的模椤

  「哎呀,你别乱动好不好,就这榘静的让我待一会儿。」

  「那怎么行!胡艳艳你自重点呀,我是有家室的人,你也有张总,我们不可
以这榘 !

  「你!嘁,算了。」

  突然有些生气的瞪大双眼看粑遥几秒钟后,一双小手缓缓从我的胳膊上收
回,然后低下头呆呆地看双腿间波动的海水,像是突然间萎靡了一般。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胡艳艳始终没有再开口,一直保持糁前的动作,我
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间变成这椋是因为我刚刚说的话有些过分了?

  「胡艳艳,你没事吧?」

  没有回答我,就像是根本没有听到我的声音一椋胡艳艳依然双目?神的盯
裘媲暗暮K,晶雇噶恋拇笱劬Υ丝太秤行黯淡,似乎是有羰裁烦心事。

  现在该怎么办?虽然胡艳艳难得能桨静下来一次实属不易,可看她的樽
明显有些伤心难过,而我刚刚说的话也有点难听,是不是该跟她道个歉什么的?

  「那个,胡艳艳,对不起,我刚刚说的话,有点过分了,我道歉。」

  「没关系,确实是我不自重了,毕竟我是张总的情人,而你有自己的美女老
婆,又怎么可能会看的上我。」

  「不不不,胡艳艳,我没有瞧不起你的意思,我只是一时艏说的语气重了
些,我……」

  「好啦,跟你开玩笑的,看把你紧张的,嘿嘿。」

  即使又换上了那槊匀说男脸,可是不知为何,此时她的笑容中让我感受
不到来自她内心中真正的开心,难道一直以来,她的笑容都是如此吗?

  「那么,这一次我提前申请一下,可以借给我肩膀靠一下吗?只是单纯作为
朋友的肩膀。」

  我应该拒绝她的,即使她现在看起来如此?害,对吧?就像之前拒绝过她的
很多要求时的态度一坚纾应该拒绝她没错吧?

  「嗯,好……好吧……」

  「嗯,谢谢你了,李言。」

  我果然还是没有狠下心拒绝她,第一次对她产生这种心软的念头,不知道到
底是对是错,然而肩膀上传来的轻微沉重感已经容不得我再去思考。

  就这橐恢卑静地坐在海边,周围的一切仿佛与我们隔绝,不知道此刻靠在
我肩膀上的胡艳艳,心中在想些什么呢,是在想张总,还是在想我呢?不对,我
怎么会产生这种想法,她肯定是在想张总才对,有什么理由想我这个与她?关的
人啊。

  「李言。」

  「啊,是,怎么了?」

  突如其来的叫声,械奈也挥傻颤抖了一下,有些做贼心虚般连忙回应艉
艳艳,只是她好像并没有察觉出我的异椋

  「从来都没有人陪我来过海边。」

  一句轻飘飘的话传入耳中,巢挥傻让我感受到了一丝沉重,也似乎让我更
加深入的了解到胡艳艳的内心世界,或许她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放荡与开
心,她也有自己的?奈,也有自己的苦衷吧。

  之后,我们两人在海边一直待到傍晚,一起去玩了游艇,又一起去逛了海边
的集市,直到离开的时候已经饥肠辘辘,好久没有过这种既疲惫又开心的感觉了


  「我们去吃什么?」

  「听你的吧,反正必须得是你请客,嘿嘿。」

  「哈哈,那当然。」

  经过下午的那段时光,我与胡艳艳的关系似乎在不知不觉间有了细微的变化
,她不再故意言语勾引挑逗我,而我也似乎没有之前那么怕她了?

  随意找了一家大排档,在这种海滨城市,夏天的夜晚里吹艉风撸舸是最
好不过的选择了,只是不知道胡艳艳会不会不习惯这种场所?

  「怎么椋会不会不喜欢这种氛围?」

  「不会呀,我以前上大学的时候,也经常会和朋友一起来这种地方吃饭,感
觉吃起来很香的。」

  「呵呵,是吗,还真想象不出来你大学的时候会是什么樽印!

  我的话刚说出口,坐在对面的胡艳艳脸色明显僵了一下,好吧,我马上意识
到自己又说错话了,赶紧喊来老板点菜,假装自己什么都没有察觉到。

  虽然大排档里坐满了人,可是上菜的速度还是比较快的,毕竟我们来的算是
比较晚的,之前早早来到这里的人们有的甚至都已经快吃完了,大多数的桌子上
都摆满了各种烧烤小吃,这么一来反而使我们没有等待太久。

  十几分钟后,我和胡艳艳开始了狼吞虎咽,丝毫没有什么文明人士以及都市
丽人的樽樱有的只是两个吃货,两个饥肠辘辘的吃货。

  当一桌子的烤肉及海鲜被消灭干净之后,我们两人心满意足的靠坐在椅子上
,摸艄墓牡亩亲樱感觉肚皮都快撑爆了。

  「终于吃饱啦,嘿嘿,今天还真是充实的一天呢。」

  「呵呵,这话说的,难道你哪天过的不充实了吗?整天有那么多的工作要做
,我觉得每天都很“充实”!」

  刻意加重了“充实”两个字的语气,相信胡艳艳也明白我这里所说的“充实
”,实际上指的是每天的工作都累的要命吧。

  吃过饭随意的闲聊几句之后,总算结束了一天的征程,准备打道回府了,可
是,此时我即将又要面临一个问题,我该与胡艳艳一起回酒店吗?回去的话必然
得和她住同一个房间,可如果不回去的的话又该找什么理由呢?

  「好啦,酒店就在附近,我就自己走回去啦,那么,明天见啦。」

  「呃?什么?你怎么……」

  「嘿嘿,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不难为你啦,你也快回去休息吧,累
了一天了。」

  「呵呵,好吧,那你自己小心点。」

  「嗯,知道啦。」

  没想到一下午相处下来,胡艳艳她竟变的这么善解人意,真是让我有些不太
习惯,看羲渐渐离去的背影,有些孤单落寞的感觉。

  「胡艳艳!」

  「啊?什么?」

  「安全回到房间以后给我来条短信!」

  扯羯ぷ映羟胺交过头看来的胡艳艳大喊簦此刻的我会不会像个小孩子
一橛字桑

  「嘿嘿,知道啦!」

  脸上再次散发出迷人的笑容,似是发自心底开心的笑容,使我感到自己的内
心仿佛也轻松了许多。

  似是有些不舍的边走边不断回头,最后惩蝗恍∨荠粝蝙舨远处的酒店跑去
,那榈暮艳艳,居然给我一种像是恋爱中的小女孩儿一榈错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