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性归何处】(十)目睹的激情

作者:玄素
2015/08/18首发于:一人堂和春满四合院
2015/08/22再发于:18p2p
字数:8600

***********************************

              (十)目睹的激情

  还没有回到旅馆,我就收到了胡艳艳发来的短信,告诉我她已经安全回到了
酒店的房间,短信最后还跟粢个调皮的笑脸。

  在看完短信之后,我竟不由自主的露出笑容,仿佛恋爱中的小男孩儿收到恋
人发来的短信一开心,然而在下一刻,我突然意识到自己此刻这种心态的危险
性。

  今天的相处之后,我是不是有些过于在意胡艳艳的心情了,以至于现在竟像
是完全被她迷惑住了一椋恳知道她可是张总的情妇,一个地地道道的破坏别人
家庭的小三呀!更主要的是,张总还是我的老板,而我又是一个有家室的人,所
以,即使她会流露出那?奈与伤感的情绪,我也必须得克制住自己才行,不能
因为心软而导致最终发生一些不该发生的事情。

  简单的给胡艳艳回了一条短信,我加快脚步,很快便回到了之前所住的旅馆
。暂时放下心中对胡艳艳态度的纠结,急切地拿出笔记本电脑,迫不及待的打开
了家中的监控。

  家中的主卧室里,若然正穿羲衣一个人靠坐在床上,可能是刚洗过澡的缘
故,头发看起来还有些湿,手中虽然握羰只,但心思趁显没有在那上面,双
眼呆呆的盯羰只屏幕,一副若有所思的樽印

  除此之外,我并没有发现有其他人在家中的迹象,也就是说钱叔今晚应该并
没有到我家里去,若然应该也在下班之后就早早回家了,不然不可能有足降时
间洗澡,可为什么她现在看起来呈且桓焙懿开心的樽幽兀

  拿羰种械氖只一阵踌躇,若然似乎是想要给谁打电话,是想要打给钱叔吗
?虽然不愿这么想,可在我心中又难免会产生这榈幕骋伞

  片刻之后,终于下定缧乃频模小手在手机屏幕上轻点了几下,然后将手机
放在了耳边。

  期待、不安以及恐惧,心中既急切的想要知道若然所拨通的号码是谁的,又
害怕自己的猜测真的没错,那榈话就代表羧羧换许真的已经沦陷,在自己一
个人的时候居然会首先想到钱叔,这对我来说将是一个致命的打击,我最心害
怕的精神与肉体的双重出轨。

  盯裘媲暗电脑屏幕,我近乎屏住了呼吸,等待羧羧凰拨打的对方接听电
话,然而仅两三秒钟之后,在我口袋里惩蝗响起了来电铃声,拿出手机看羯
面的来电人姓名,在那一瞬间,我深深地松了一口气,心情不由自主的放松下来
,同时按下了接听键。

  「喂,若然。」

  「喂,老公,你在干什么呢,没在忙了吧?」

  电脑屏幕上,看的出在接通电话后听到我声音的那一刻,若然的脸上露出了
浅浅的笑容,不再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椤

  「嗯,没在忙,已经躺在酒店床上休息了,你呢?这两天过的还好吗?」

  「没有你在身边当然不好啦,一点都不好。」

  「怎么了?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发生吗?」

  「也没有啦,只是你不在身边所以感到很?聊。」

  「哦,这榘。别艏保我很快就会回去了,对了,钱叔他这两天没有找过
你吗?」

  故意试探性的向若然询问钱叔的情ǎ不知道她会不会就此向我坦白昨晚的
事呢?

  屏幕上的若然,在听到我的问题后脸上明显一僵,贝齿轻咬嘴唇,内心似乎
在瞬间做艏ち业亩争。

  「哦,钱叔他……他是有找过我,不过被我拒绝了。」

  「是吗?怎么拒绝了呢,我又不会反对,你明白的,相反我还会很兴奋。」

  「嗯……我知道,可是,那榈奈会不会很坏?老公你不会在心里讨厌嫌弃
我吗?哪怕是有一点点?」

  「当然不会了!毕竟这是我让你去这么做的呀,所以虽然这橐来你确实是
变坏了,可这正是我想要的坏,我喜欢还来不及呢,又怎么会嫌弃你嘛。」

  「是这吗?」

  「嗯,当然了!」

  若然没有坦白,应该说也在我的预料之中,她还是心我会产生嫌弃她的念
头,不过更加主要的,我想应该是因为我所不知道的那些秘密困扰羲,那些她
与钱叔之间所说的有关我父亲的秘密。

  「好吧,我明白了,那么老公,假如……我是说假如,我有一些事情没有告
诉你,可绝对不是产生了背叛你的意思,你会生我的气吗?」

  若然这个笨蛋,居然问出这种完全足以让我产生怀疑的问题,好在我已经知
道了她对我有所隐瞒的事,不然肯定得被她的这个问题纠结住,假意犹豫思考了
一下,我说出了自己的回答。

  「呃……这榘。如果不是心理上真的背叛我的话,那槲应该倒是不会生
气,当然可不包括你瞒粑野盐们的房子卖掉了哦,哈哈哈。」

  「哎呀,讨厌啦老公,你胡说什么嘛,我是在认真问你问题呢。」

  「嘿嘿,我也有认真回答了嘛,好啦,老婆,别总是想太多,我知道你爱我
,就算隐瞒我什么事情肯定也是为了我好,所以如果真的有这种事发生,我也不
会怪你的。」

  再次表明了我的态度,若然也不再纠缠下去,相信这么一来,应该能暂时
轻她心中的紧张不安吧。

  接下来又聊了一些?关紧要的话题之后,我挂断了电话,而既然已经知道今
晚的若然不会与钱叔发生关系,在看到她躺在床上安静的看电视之后,我关闭
了电脑,缍ń裢碓缭缧菹ⅲ毕竟玩了一天也确实感到了一些疲惫,而明天下午
合作公司就会抵达这里,我要有充足的精力去应对。

  第二天上午,稍微睡了会懒觉,然后起床收拾妥当之后,我再次赶去了胡艳
艳所住的酒店,今天她的装扮也总算恢复正常,与平常工作时的穿舨畈欢啵一
套还算标准的黑色职业套装,可能是由于今天下午就要与合作公司会面的关系吧


  中午在餐厅简单的吃过午饭,下午三点左右,我们终于与合作公司的代表碰
面,对方是一名高大的老外和一名长相普通的中年男人。

  接上两人之后,我们回到了酒店,由于之前他们公司也已经为两人预定好了
房间,所以两人缍ㄏ热シ间放好行李后稍作休息,然后晚上一起出去吃个饭,
等到明天再开始正式谈论工作的事项,对此我和胡艳艳没有什么异议,反正已经
等了两天,也不差这一夜了,于是同意了对方的提议。

  晚上六点多,我们一行四人出了酒店房间,先是找了家饭店吃了个晚饭,然
后在对方两人的土乙求下,不得不一起去往临近的酒吧,同时仅仅短时间相处
下来,我也不得不承认,那名老外的中文说的真不错,尤其是那句“酒吧里能找
小姐吗”,说的胡艳艳那个妖精都不好意思起来。

  在酒吧里,原本以为那两个家伙会在喝上几杯酒之后就找小姐开房去,没
想到他们根本就没有这个念头,只顾艉吹海喝,这一喝就是半个多小时过去了


  「李哥,你怎么了,没什么事吧?」

  「哦,没事没事,只是突然感觉有点头晕,好像是喝多了,奇怪……」

  坐在我对面的胡艳艳,由于是女性的原因,我们三个男人都没有让她喝的太
多,相反对方的两个家伙倒是一个劲的在灌我自己,说是我必须得把胡艳艳的那
份给补上才行,可即使如此,我的酒量也不应该现在就犯晕呀,要知道上次在小
倩家里,我一个人喝闷酒都比这喝的多,今天这是怎么了?

  晕眩的感觉越发土遥甚至不像是醉酒的感觉,难不成我是被人给下药了?
不会吧,对方两个大男人,给我下药有什么意思,要下药也得给胡艳艳下吧?

  晃了晃脑袋,我感到自己已经坚持不住了,眼前的一切都在晃动,终于,在
胡艳艳再一次的疑问声中,我趴在桌子上失去了知觉。

  再次醒来的时候,周围的环境有些昏暗,然而怀中娇柔的躯体巢恍枰看到
也明白是什么,心中暗道一声不妙,难道我被人下药放倒之后,还被人拍了与其
他女人上床的裸照?

  连忙翻身爬起来,将窗边遮挡的严严实实的窗帘一把拉开,使凌晨的光线照
射进来,而如此一来我的动作也刚好惊醒了床上的女人,定睛一看,这个赤身裸
体的女人竟然正是胡艳艳!

  又一次出轨!又一次在醉酒之后出轨!虽然这一次我明显是被人下了药,可
不得不说还是喝酒惹的祸,果然酒真不是个好东西。

  「胡艳艳,这他妈是怎么回事儿啊?」

  「哎呀,喊什么喊嘛,又没说需要你负责。」

  很是镇定的看粑遥胡艳艳一口?所谓的语气,仿佛刚刚与我睡在同一张床
上的根本不是她一椋而我的脑袋呈且阵短路,理解不透这到底是什么状ā

  「开什么玩笑,不需要我负责?你居然还能说出这种话?告诉我,昨晚我晕
倒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我们会睡在一起啊?」

  「不就是在一起睡了一觉吗?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是,给你下药的人是我
,然后我让他们两人趁Π涯闼突亓司频辏这橐来,你总算是没有办法再逃掉
了。」

  「什么?胡艳艳,你在说什么啊?是你给我下了药?难道你不知道这樽隹
能会产生的后果吗?你这不仅是在害我,也在害你自己你知道吗?」

  听到胡艳艳的解释,我更加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没想到对我下药的人竟
然是她,而她下药的目的仅仅是为了跟我上一次床?这简直太可笑了吧,根本是
在拿我们两目前所各自拥有的一切在开玩笑啊!

  「我知道啊,所以我们只要谁都不说出去不就可以了吗?我想你应该能矫
白的,张总他那么大的年龄,满足不了我是理所当然的事,而你看起来这么优秀
,又是我的直系上司,我们两个发展到一起完全可以各取所需,难道不是很好吗
?」

  「各取所需?是,你既想要年轻力壮的男人,又想要大老板的钱,我和张总
两个人满足了你的需求,那么我呢?你认为我有任何需求需要在你身上获取吗?
你他妈这根本就是自私?脑的行为,跟白痴没有区别啊!」

  「呵,难道我的容貌和身材还不足以让你得到满足?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好
不好,毕竟我是女人哎,你占了我身体的便宜还在说只有我自私,你也太可笑
了吧?」

  「你!好,好!胡艳艳,我现在不跟你争论这些没用的,总之,从今以后,
我们两不会再有任何瓜葛!」

  说话的同时,我气愤的从床上拿起自己的衣服快速穿戴好,准备离开这里。

  「呵呵,李哥,别说的那么轻巧,我劝你最好还是和我一起把这次的项目谈
成再说其他的,不然回去以后我可没有办法向张总解释项目失败的原因。」

  刚走到房门前,胡艳艳的话使我不得不停下了脚步,虽然此时我是真的不想
再和她有半点牵扯,可正如她所说的,如果不想被张总怀疑甚至发现什么,我还
是得和她一起先完成这次出差的任务再说,?奈之下,只能暂时留下来了。

  上午八点左右,再次与对方两人见面,正式开始了此次出差的目的,直到下
午四点多钟,总算将所有事项都敲定下来,终于可以结束这趟让人心烦的旅程了


  拒绝了对方两人邀请晚上一起去吃饭庆祝的好意,我回到旅馆收拾好自己的
东西,甚至没有告诉胡艳艳,然后独自一人来到车站坐上了返程的汽车。

  坐在车上,我的心中懊恼不已,之前自己居然还会被胡艳艳所表现出来的可
怜模给蒙骗住,果然我真是太天真了,如今被她捅出这榈篓子,我该怎么面
对若然?又该怎么继续安心的在公司里工作?问题如同潮水一般扑面而来,打的
我措手不及,不知如何应对。

  拿出手机,发现手机已经因电量过低而关机了,想要给若然打电话通知她我
即将回家的想法也不得不放弃,只能是尽快赶回去了。

  晚上八点左右,汽车顺利的进站,下车之后的我虽然心中满怀愧疚,不知该
如何去面对自己一再背叛的妻子,但又迫切希望能娇点见到她,思量之后,还
是在路边打上车,向自己的家中赶去。

  既然错误已经犯下,就算我逃避不敢回家也没有用,只能尽量瞒羧羧唬
然后加倍补偿她了,希望她永远不会得知这一切才好。

  从出租车上下来,站在楼下,看艏抑兄卧室里一片亮光,我的心中愧疚之
意更浓,然而还是缍ú辉犹豫,踏步走了上去。

  或许是心中的愧疚不安,使我像是做贼心虚般,连用钥匙打开家门都是小心
翼翼,然而刚走进家中还没来得及开口呼喊若然,借楼道上的灯光,脚下一双
男人的皮鞋进入了我的眼帘,瞬间,我就意识到了什么。

  「啊……钱叔……轻点儿……啊……你太用力了……啊……不要……噢……
太深了啦……」

  同一时刻,并没有关上房门的卧室内,传出了若然销魂的呻吟声,以及肉体
相撞发出的激烈啪啪声。

  心中的愧疚不安瞬间被紧张兴奋所代替,甚至还产生了一丝更加变态的想法
,我在外面被其他女人忽悠上床,而妻子在家中的大床上让钱叔顶替了我的位置
,这种变态的快感让我感觉有些呼吸困难,浑身都兴奋的轻微颤抖起来。

  将身后的房门轻轻关好,蹑手蹑脚地走进屋内,将行李放在了家中的客房,
怀紧张激动的心情,我悄悄来到了主卧室的房门旁,小心翼翼的看向屋内的情
ā

  房间内,此刻若然正跪趴在床边,腰肢弯成一道美丽诱人的弧度,巧挺的雪
白美臀在钱叔的手中来回扭动簦美臀之中,一根黝黑粗大的肉棒在其中来回抽
动,肉棒之上沾满了白色的液体,偶有几滴在快速抽插中滴落在钱叔脚下。

  一副期待已久的淫荡画面,此刻终于实实在在的出现在我的眼前,不再是从
若然的口中听到,更不是从监控视频中所看到,而是就这檎实的展现在我的面
前,心中的动难以言表,我只能感觉到自己的肉棒仿佛要爆炸一般。

  「啊……钱叔……我又要来了……不行了啊……来了……嗯……」

  一阵剧烈的颤抖中,若然不知道第几次在钱叔的身下达到了高潮,上半身?
力地趴在床上,拼命喘息簟

  「怎么椋若然?我说过我的鸡巴没有一个女人会不喜欢吧,哈哈哈~」

  「嗯……是……钱叔你确实好厉害……」

  虚弱妥协的应和声从若然的口中说出,看来妻子被钱叔的大肉棒征服了吗?

  「这话我爱听,你和你婆婆当年真像啊,刚开始都跟我装清高,结果女人还
不都是一个樽樱操两次就爱上这种感觉了,哈哈哈。」

  「不……我才不是那樽印…啊……钱叔你怎么边和我做边说人家的婆婆呀
…」

  「怎么了?难不成我提起你婆婆你还会吃醋?」

  「没有……才不是那榘 …啊……你怎么……还是这么硬……不要了……
我真的受不了了钱叔……」

  高潮结束后的妻子还没有缓过来,身后的钱叔已经再一次挺动起自己的下体
,粗壮的鸡巴犹如木棍般一次次进入她的体内。

  「是受不了了还是太舒服了?在这一点上你可没有你婆婆当年诚实呀,要知
道你婆婆当年仅和我做过一次就畹爱上了这根肉棒,从此以后和我一起为你公
公带来了?尽的乐趣啊,哈哈哈。」

  「是……啊……确实是太舒服了……可是舒服的受不了呀钱叔……就像要尿
出来的感觉一椤…呀……慢一点……」

  两人边进行欢爱边淫荡的对话调情,可是那些对话听在我的耳朵里是何等
的刺耳,我的母亲与钱叔也有一腿?而且还是在我父亲知道的前提下?听那意思
,父亲他很有可能,也有绿帽心理吗?难道我的绿帽心理 是父亲遗传的,早早
就存在于我的骨子里的吗?

  「受不了了就尿出来!尿在你和李言的床上,相信李言肯定不会介意的对吧
?」

  「不……不要……求求你钱叔……不要又提起李言……」

  「呵呵,小然,你公公让我趁调教你可不是为了让你只顾自己享受的,最
主要的还是为了让你满足李言,可你这总是不好意思在其他男人胯下时提起他
,这榭刹恍醒健!

  「是……我……我知道……我会尽力去做好的……」

  「嗯,好吧,那我们慢慢来,来,先换个姿势。」

  在钱叔抽出肉棒的同时,不知是摩擦穴口的快感还是下体突然空虚的不适,
若然发出一声动情的呻吟,紧接粼钱叔的摆弄下,平躺在床上等待钱叔的再
一次插入。

  「好若然,想不想要呀?」

  「钱叔,不要这槎何伊耍你明知道我说不出口的。」

  「哈哈哈,我这就是为了锻炼你放开一点,要不然怎么能满足李言的心理呀
。」

  「噢……好深……全都进来了……」

  说话的同时,钱叔突然发力,将在洞口摩擦的肉棒一插而入,引来若然的一
声娇呼。

  「嘿嘿,很爽吧,对了,小然,你说你缍ǚ开了接受我的调教是因为什么
?昨晚我要来你还不让我来,怎么过了一夜就改变主意了呢?」

  「嗯……这不正是你和公公希望我做到的吗?而且,主要是李言他真的很喜
欢,哎呀,总之钱叔你不要再问了啦,这种问题要怎么让我回答嘛。」

  「哈哈,好好好,我不问了,我猜肯定是因为你爱上我的肉棒了,哈哈,看
我插死你!」

  「啊……好大啊……天啊……钱叔……好厉害……噢……对……我真的……
爱上它了……啊……」

  「对,就是这椋大声浪叫出来,你这个骚货!」

  「噢……是……我是骚货……啊……我是李言的骚货……我要给李言戴绿帽
子……噢……你太厉害了钱叔……」

  这真的是我的妻子若然吗?不仅是两人对话中所说的隐情使我感到震惊,面
前若然的表现更是让我感到不可思议,怎么仅仅隔了一晚,前后两次与钱叔上床
的差距就这么大呢?难道跟昨晚与我通过的那通电话有关吗?

  然而我怎么也不可能了解女人的内心,真正下定缧南胍变的放荡起来之后
的变化之快,又岂是男人们能嚼斫獾牧说摹

  房内的激情仍在继续,我的肉棒也仍然坚挺十足,可我不得不退了出来,躲
到隔壁的客房里,我需要缓解一下,需要慢慢消化刚刚所获知的这一切信息,父
母与钱叔的关系,若然的变化,一切都来的如此之快。

  十几分钟之后,伴随羧羧娇喘不断的呻吟声,钱叔发出一声愉悦的怒吼,
随后隔壁陷入了沉静。此时,我将手机接上电源,给若然发了一条短信,告诉她
我即将回到家中,没过多久,钱叔就不紧不慢的在若然略显紧张慌乱的声音中离
开了家门。

  「若然。」

  「啊!老……老公?你……你怎么……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我的突然出现,实辛巳羧灰惶 ,手足?措的看粑遥甚至都忘记了自
己此刻是完全赤裸羯硖澹洁白?瑕的娇躯上,一道道欢爱后的“伤痕”印在其
上,刺激粑业内心。

  「别紧张,若然,我刚回来没多久,听到你和钱叔在卧室里,我就躲在客房
里给你发了条短信。」

  「哦……哦……那……那你有……有听到什么吗?」

  「嗯,不过我没有生气,真的,我只想问清楚一些事,所以你别感到害怕,
好不好,若然?」

  走上前温柔的揽住若然的身体,由于紧张害怕,我能感受到她的身体在不住
的颤抖簦可这原本就没有她的任何错,她没有必要这楹ε碌摹

  卧室里,此时若然已经穿上了睡衣,与我面对面坐在床上,一双小手紧张地
紧握粑业氖终啤

  「好啦,都让你别害怕啦,小笨蛋,我刚刚在外面听艨墒呛兴奋的呢。」

  「是吗?老公你真的,没有生我的气吗?」

  「当然了,你到底还要让我重复几遍呢?嘿嘿,放心吧,我真的很喜欢你刚
刚的表现。」

  「哦哦,那太好了老公,兴牢伊耍我还以为我会做的太过分,惹你生气了
呢。」

  得到我的多次肯定,若然终于放下心来,脸上露出放松的表情,相信实际上
她早已经能饺范ㄎ也会生气,反而是很喜欢她那樽觯毕竟之前我曾经那槎
次的要求过她,至于会感到害怕的原因,或许是因为第一次有我在场的情ㄏ掠
钱叔上床,而且两人还根本不知道我的存在,相互间的对话更是被我全部听到。

  「那我要问我的问题了,若然,你可要老老实实回答我。」

  「哦,这个……好吧,你问吧。」

  听到我再次严肃起来的语气,若然应该也意识到了我要问什么,脸上显的有
些犹豫不纭

  「我父亲跟你和钱叔之间,有什么事情?」

  提出自己的问题之后,我看羧羧坏双眼,紧张纠结的情绪完全表露在她的
眼神之中,迟迟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若然,告诉我吧,我说过,只要你不是精神上出轨,我不会怪你。」

  「我真的没有精神上背叛你的,老公,可是这件事,不是我的问题,我怕我
说出来你接受不了。」

  「接受不了?呵呵,你也太小瞧我了若然,喜欢自己的妻子跟其他男人上床
这种变态心理都能拥有的我,还有什么事情是我不能接受的呢?比如说,我父亲
他也有绿帽心理?」

  「啊,你怎么……」

  果然,从若然惊讶地表情和说到一半的话中,我已经能饺范ㄗ约旱牟测,
我父亲他真的也有绿帽心理。

  「好吧,既然这椋那我就继续猜测一下,你回答对或不对就是了,我父亲
他有绿帽心理,并且得知了我也有绿帽心理,然后让钱叔来调教你,为的是满足
我的心理,是这吗?」

  「老公你……你怎么知道的?」

  「呵呵,看来我猜的没错,那么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吗?」

  「没,没有了,老公,公公他也是为了我们两个能叫腋#更主要的是为了
你,所以你……」

  「好啦,我当然不会怪他,从小就听羲的风流史长大的,没想到他骋灿
这种心理,这么说来,我的母亲她……」

  「老公……」

  察觉到我的心情有些低落,若然主动闵锨来安慰我,让我感到一阵欣慰。
虽然父母的事情确实有些让人难以接受,但是想想现在的我,想想我的妻子因为
我而发生的变化,或许我也完全应该理解父母的行为,即使他们是我的父母,但
他们也只是普通的男人和女人。

  「好啦,我没事的,只不过,心里还是有点闷呢,所以……我要在老婆你的
身上发泄一下,哈哈哈。」

  烦心的事已经太多,父母与钱叔也好,若然也好,甚至是小倩和胡艳艳,所
有的人和事我都不愿再去多想,心中在瞬间做出了所有判断,接下来,我要发泄
出这所有的苦闷,摆脱那些不该被困扰的东西!

  「啊……不要,老公,里面还有钱叔的精液,啊……好硬啊……」

  正是借钱叔的精液,我毫不犹豫的将坚挺的肉棒插了进去,甚至都没有来
得及脱下若然身上的睡衣。

  「有钱叔的精液是吧,谁让你同意他射进去的,你这个骚货!还骗我说钱叔
的鸡巴没我的大,实际上比我大那么多,操的你很爽对吧!?」

  「老公……老公不要……啊……我……我是不想要让你感到自己比不上钱叔
……嗯……所以才……啊……老公……你原谅我吧……」

  「原谅你?我为什么要原谅你?我就是没钱叔的大,我就是要你羞辱我,要
你给我戴绿帽子的同时羞辱我!」

  「啊……是……老公你的就是小……啊……你没有钱叔的肉棒大……你的好
小……天呀……老公……你快疯啦……慢一点……慢一点呀……」

  如同发疯般在若然湿滑的肉洞里快速的进出簦我甚至能感受到里面残留精
液的温度,肉棒在瞬间再次涨大一圈,听羧羧坏暮声,心中兴奋的感觉远超于
肉体上的刺激,快速的几十下抽插之后,我便控制不住激动的将满满的精液射进
了妻子的体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