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春色
校园的死角绍芳一个人躺在床上,浑身粘粘的。

  北京又迎来了湿热的天气,不知是谁给这种天气起了个名字叫“桑拿天”,不过绍芳一下午没睡觉到不是因为这个。

  大学四年了,马上就要毕业了,现在这时候是校园了人心最不安分的时候。

  同学有的已经找到了实习单位;有的已经保送研究生,可是绍芳家在北京没有什么关系,保研当然不可能了。

  实习单位到是有几个通知她的可是要么是嫌远,要么她觉得薪水太少,还有就是觉得是机关单位,没什么意思。现在8个人的宿舍里就只有她一个人在。

  保研的不顾天气的湿热去和男朋友找个人少的地方亲热去了,其她人都去上班了,只有她躺在床上显得那么无聊。

  她现在想的是晚上的约会。

  她的男朋友不英俊但是家里比较有钱——她到不是因为钱,她家里也挺有钱的,其实最主要的是她男朋友很壮!每每没人的时候她就会想起他,甚至上自习无聊的时候也会想起来。

  她一想起来和他火热的场面下面自然的也会有些反映,她很喜欢抚摩自己的下面,所以经常是自习上了一会儿然后就拿着包纸巾直奔厕所。学校所有的教学楼、图书馆里都有她下面分泌出的液体。

  她是个很容易高潮的人,高潮的时候喜欢拼命的喊叫,不过在厕所里不能。

  所以她慢慢的找出了经验,在主教学楼高层卫生间里的人少,所以她就能够轻轻的叫,至少不用很压抑了。

  今天也不例外,她躺在床上浑身赤裸,手不断的抚摩着自己最敏感的部位。

  “哦……”绍芳轻轻的呼叫。

  她明明知道晚上就会有让她激动的时刻,但此刻她却无法排遣心中的寂寞。

  她知道现在宿舍里不会回来人,而她在上铺。门已经锁好,窗帘也已经拉上了,所以她在宿舍里轻轻的呼喊声中很快达到了高潮。

  她以前的男朋友都很喜欢和她做爱,她后来想想虽然自己身材很好,绝对是丰乳肥臀,皮肤白皙的到了精致的程度,五官虽然不是很世界小姐级的也绝对是香港小姐级的,而且最诱惑人的是她走路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喜欢一妞一妞的,到不是她故意的,但是的确让很多男同学把她当成了自己手淫的对象。

  但这都不是重点,主要是她能让男人们很有成就感,她很容易高潮,而且是接连不断的高潮。有时候刚刚进去还没动几下就达到了高潮,让第一次和她做爱的男人们通常都以为她是装的,不过次数多了就发现她是个容易高潮而且敏感的女人。

  现在,在她右手食指轻轻的拨弄下她下面早就分泌出了润滑的液体,然后她马上让左手的中指尽量深入自己的身体。

  “哦……”她更大声的叫了。

  “哦……嗯……”随着两根指头的运动她立刻就进入了高潮,而且是接连不断的高潮。

  这高潮很快就让她没有力气了,她喘着粗气,床单被汗水湿透了,粘粘的。

  她现在没有力气挪动身体,她需要恢复一会。

  “铃……”电话响起来了。

  在响第三声的时候她意识到这很可能是男朋友打来的,但是电话在下面的桌子上,她不想动。她知道一会他肯定会往自己的手机上打电话的,而手机就在床上。

  果然,电话铃声刚落手机铃就响起来了。

  “喂……”绍芳一看是自己男朋友的号码就故意开始发嗲。

  “呵呵,你在哪呢?”男朋友到是依然那么温柔。

  “哦~~我在外面和帅哥逛街呢……”这声音绝对能让大多数男人骨头都酥了。

  “哦,好啊!几个帅哥啊?不够让我在找几个送过去好吗?”他们经常这样开玩笑。

  “哼!讨厌,小心我真找帅哥去了。”绍芳真的倔起略微有一点点厚但是很性感的嘴唇。

  “呵呵,我知道你在宿舍,咱们7点老地方见?”他怕绍芳真的生气也就不感多开玩笑了,然后压低声音说:“我新买了一大盒套……”

  “好了,讨厌!我马上就去。”

  通电话的两个人不会想到有人竟然能听到他们的通话。

  绍芳一听能见到他而且还要……就特别兴奋。

  她立刻跳下床却忘了自己还是一丝不挂的,一不小心竟然碰了窗帘一下,让窗帘开了个小缝,不过她可能是太兴奋竟然没有意识到,不过对面楼里至少有一个男生马上看到了这一切。

  她还没在宿舍里这么裸体走过呢,一想都四年了,没做过的都要做一回,就裸体走到门口钉在墙上的一面大镜子前欣赏自己的身体。

  自己的身材真是不错,虽然只有一米六五,但是B罩杯的胸,一尺八的腰加上身上的脂肪除了在身上均匀的涂了一层似乎都跑到了他的屁股上,使得她的屁股格外的丰满。

  自己下面的毛长的也格外漂亮,并不像她在澡堂看的有的女生很茂盛或者几乎没几根。她的好象经过精心修建一样整齐的T字分布,不过四周还是有点多,不过她喜欢游泳不想多余的毛毛漏出来就把有可能漏出来的都仔细的剪掉了。

  唯一不足的是她觉得自己乳晕有点大,不过她现在又厕身照照镜子,嗯,不过乳房的形状还不错,一点都没有下垂,不像有的女孩子,乳房大,但却是下垂的。

  欣赏了一会才意识到现在已经差一刻七点了,她马上套上超短裙,一件黄色衬衣就出去了,里面什么都没穿。

  绍芳刚到地点就看到他已经在那里等着她了,这里是一个2层楼的楼顶,在学校的角落里。这是学校唯一能从防火通道走到楼顶的房子,附近虽然有2栋8层的楼,但是这是实验室晚上是不会有人的。自从发现了这里之后他们在这里做了不下上百回的爱。

  “你什么时候来的?”绍芳问着他,但是已经不自觉的把身体依到了他的怀里。

  “我早就到了。”他更是没老实,把绍芳正过来,面向自己然后手伸进裙子里抚摩她肥硕的屁股,下面用早已经挺立的地方抵到了她的小腹上。

  “你怎么没穿内裤啊?”他其实很喜欢她这样,但是还是忍不住问问。

  “哼!”绍芳挣脱了他的怀抱,然后把衬衣解开,“我还没穿胸罩呢。”

  “呵呵……”他不想说什么,他来就是想和他做爱的,就把她转过去,背向着自己,让早已经挺立的东西从短裤里解放出来。

  “呦,都这么湿了。”他故意说的。

  “讨厌,快点了。”她想说都想了一下午了能不湿吗,但是到嘴边忍住了。

  “啊……!”一声轻轻的呼唤,一件粗大的东西一下就滑到了绍芳的体内,接着就是劈劈啪啪的声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