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强奸系列
女人是千姿百媚的花,有的女人是迎春,初潮前后是她们最美的季节,之后
就凋谢了,有的女人是吊兰和昙花,美丽转瞬即逝,我妈是紫薇与合欢,花期虽
晚,可是开得漫长而绚丽,然而她最好的时节被我的同学占有了。以上致敬马秀
风大大。

  星期六,我去我妈的新家看看。

  推开门,一个胖乎乎的婴儿躺在摇篮里咿咿呀呀的哼唱。我没出声,悄悄推
开我妈的卧室房门,探头瞧了一眼,一双毛乎乎的大腿耷拉在床边,我妈背对着
房门骑在那双大腿上,一上一下的扭动着,白羊一般的大屁股掀起一层层波浪
「啊啊啊啊!」

  「爽吧!老婆」大毛腿发出一阵阵怪笑。

  「真好!」我妈叹息着。

  大毛腿探出一双大手,抓住我妈的腰胯处的窝,啪啪啪地顶起来,我妈维持
不住平衡,一双手在空中胡乱的抓舞,「操死我了!啊啊啊啊,喜哥啊!」。我
妈的屁股上下颠簸,屁股上的肉瑟瑟发抖,承受着大毛腿的蹂躏。

  「我是不是王八?」大毛腿狠狠地操着我妈,乌黑硕大的蛋蛋紧紧收缩着。

  「你不是王八!你是我的男人!」我妈大声的叫唤。

  「谁是王八?」

  「小龙他爸!小龙他爸是活王八!咱俩给他带绿帽子!」我妈恨恨地喊,彷
佛受到了巨大的刺激,啊的一声,再也维持不住身体,一下子趴在刘喜身上,像
泄了气的皮球似的一动不动,一股子液体慢慢流淌出来,浸润了刘喜的蛋蛋。

  「别装死,老子还没过瘾呢!」刘喜的大手狠狠地拍在我妈的屁股上,一道
红红的印子。

  「动不了,被哥给操死了」我妈大口的喘着气,声音低哑,骚媚入骨。

  我轻轻关上房门。坐到沙发上,心里面有点堵的慌,想抽根烟,看看摇篮里
的同母异父的妹妹,我妈和刘喜生的女儿,把烟盒放下了。这是我第二次听见我
妈骂人王八,骂的依然是我爸。

  那时候,我家住在一个工厂区,前后左右都是一个单位的,多数人住的的都
是平房,我家后面才是一排简易楼房,那是领导住的。

  我妈是个老师,当时刚过40岁,长得还算清秀,挺白的,屁股和奶子尤其
大。我妈最烦的是夏天。平时她嫌弃乳罩勒得喘不上气,只在里面穿件背心,夏
天没办法,只好戴乳罩,她会把里面的钢箍拆下来。

  我爸是个工人,大字不识几个,和我妈是经人介绍认识的。我怀疑我妈看上
他是因为爷爷留下的房子。和多数家庭一样,他俩关系就是那么回事,谈不上好,
也说不上坏。

  夏天的晚上,我躺在小屋里迷迷糊糊地要睡不睡,就听见我爸我妈在外面吵
架,开始叽叽歪歪的,声音不大。后来不知道怎么的,我爸一下子炸庙了,嗷地
一嗓子「去你妈逼!你他妈的能不能讲点理!」

  我妈的声音也大起来,「谁不讲理了!」

  我一下子清醒了,看见周围的邻居纷纷熄灯,打开了窗户。

  他俩哇啦哇啦地吵了半天,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

  「去你妈逼!」我爸一口一个脏字。

  我从门缝里面看见我妈的脸都气红了,大奶子一上一下地耸动着。我妈憋了
半天,骂道「你是王八!」

  我爸一愣,然后喊「对,我是王八!我他妈就是活王八!」

  我在屋里捂着嘴,差点笑抽了。我妈真是不会骂人啊!这到底在是骂我爸还
是骂自己。后来他们又吵了一会,我都听困了,刚想回到床上睡觉。突然听到当
的一声大响,原来我妈骂不过我爸,气急之下去踢我爸,我爸一闪,结果我妈脚
踢到桌子上,一个寸劲,把脚扭伤了。我爸一看这种情况也没动手,骂了我妈两
句就睡觉了。我妈一跳一跳地爬回床上,背对着我爸躺下了。邻居们看着没啥热
闹了,也纷纷熄灯了。

  第二天一早,我妈没做饭,我爸摔门出去了。我妈给我两块钱,让我出去吃。
我问她脚怎么样了,我妈没好气地说「不用你管」。我也来气了,你俩吵架关我
什么事啊,转身走了。

---------

  我妈换了一双平底鞋,一瘸一拐地走出门。一辆摩托在身边停下,一条毛烘
烘的大腿杵在地上,刘喜弯下高大的身子,「走吧,我带你」。

  刘喜家就住在后楼。他是新转学来的,跟我一届,在我妈的班上。他爸是新
派来的副厂长。

  刘喜180多的个子,壮的像个牛犊子,能跑能跳,打得一手好篮球,运动
会上帮我妈的班级得了不少分,我妈带的二班第一次超过我们五班,拿了全学年
第一。他的学习很烂,可是听话,我妈让他学他就傻学。总往我妈跟前凑乎,东
问西问的。除了学习不行,他别的倒是懂得不少,我妈和他能聊半天,说他简直
不像十几岁的人。我妈常叫他杂学家,后来全班都跟着这么叫。

  那个时候,摩托车还是个新鲜事物,我妈没少批评刘喜爱现,他笑嘻嘻的,
也没改。上学放学的时候,总是帮我妈拎包拿教案。

  我妈犹豫了一下,把包递给刘喜,刘喜低头放下包。我妈撩起裙子,刘喜飞
快的瞥了一眼我妈的裙底,我妈没注意,大屁股坐在摩托车的后座上。刘喜一踩
油门,摩托车蹦了两下,我妈吓了一跳,紧紧搂住刘喜的腰,光滑的大腿紧挨着
刘喜的大毛腿,大奶子伏在了刘喜的背上。

---------

  在我们这种小城,中午别的老师都回家吃饭去了,我妈因为一上午站了两堂
课,脚有点肿了起来,疼的不想动弹,一个人坐在休息室里,愁眉不展的。刘喜
笑嘻嘻地进来了,拿着蛋糕和一卷纱布。「饿了吧,刚买的」

  我妈看他满头的汗,横了他一眼,说「怎么跑这么远?」因为城里就两家蛋
糕店,都在城北。

  刘喜嘿嘿了两声,说「买纱布去了,顺道」

  我妈一口一口地吃着蛋糕,刘喜脱了我妈的袜子,把我妈的左脚抱在腿上,
给他按摩,我妈忸怩了两下,刘喜说「放松」,我妈忽然感觉到一阵舒服,就不
在挣扎。刘喜的大手捏弄着我妈的脚,我妈的脸渐渐地潮红起来,刘喜看见我妈
的裙子底和白花花的大腿,咽了一口唾沫。这回我妈注意到了,脸更红了。我妈
要抽回腿,没想到裙子又往大腿根处滑动,我妈又去护着裙子,弄得手忙脚乱。
刘喜喝道「别动!」,我妈吃他这一喝,愣住了,就听得咔吧一声,我妈啊的叫
了一下。

  刘喜说「轻轻晃两下试试」,我妈听话晃了晃,笑了「真好多了」。

  刘喜仔细地帮我妈缠上纱布,说「半个小时别走路,下午少运动,明天就没
事了」。我妈放下裙子,脸上潮红一片,低头说「我想上……厕所」。

  刘喜说,「我背你去」,说完蹲下身子,我妈慢慢地爬上去。刘喜一只手隔
着裙子抓住我妈的大屁股,另一只手伸进裙子抱住伤腿的腿弯,背着我妈进了女
厕所。

  我妈插上门,说「你出去等我」,说完就是一阵急促的水声。

  我妈提起裤衩,看着上边的液体,不禁皱起眉头。原来,在刘喜抚弄她的脚
的时候,强烈的刺激使得裤衩湿乎乎的。我妈犹豫了半天,还是用蚊子一样的声
音说,「给我拿张纸」。

  一阵轻轻地声音,推着厕所的挡板,我妈打开一点门缝,刘喜的大手抓着两
张面巾纸,我妈头都不敢抬,伸手就去抓纸巾,刘喜轻轻地攥了一下她的手。

  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之后,我妈红着脸打开挡板,刘喜背起她,抓住那个浑
圆硕大的屁股回到教工休息室。我妈缓过劲来,说「你回去吧,别的老师要回来
了」。刘喜低头凑近我妈的脸,我妈的脸一下子又红起来。刘喜说「晚上我带你
回去」。

  我妈低着头不敢看他,小声说「别人看见不好」。

  刘喜嘿嘿了两声说,「晚半个小时再走」,我妈轻轻地�懔说阃罚没说话�

  放学了,我妈收拾好皮包,在椅子上坐立不安。这时候,刘喜贼兮兮地探头
进来,「等急了吧」。

  「才没有,我刚想自己回去」我妈说。

  刘喜拿去我妈的包,我妈低头跟在后面做贼一样走出房间。刘喜骑上摩托,
我妈撩起裙子坐上去,不待刘喜吩咐,就紧紧搂住他的腰,刘喜强烈的青春气息
和汗味,一阵阵冲进我妈的鼻子。我妈说「怎么这么多汗?」

  刘喜说「打球了」

  「打球打球,你就知道打球」我妈嗔怪道,「有时间多看一会书」

  「知道了,抱紧!」刘喜风驰电掣地跑起来,我妈啊的大叫一声,把大奶子
紧紧压在他背上,「别作怪!慢点开」

  车停在我家门口,我妈爬下车。刘喜拿着包走进院子。我妈接过包,说「你
回去吧」。刘喜递给我妈一包东西,我妈接过来,问是什么。

  「桂花糕,给你晚上吃的,省的做饭了,晚上别运动,脚明天就会好很多」

  我妈这才知道刘喜是给她买吃的去了。哦了一声,说「把衬衫脱下来,我给
你洗洗」

  刘喜解开衣服,我妈看着他古铜色的皮肤,结实的肌肉块,慢慢的低下头来。

---------

  其实,我早回家了,隔着窗户,把我妈涨红的脸看得一清二楚。我妈一进屋,
我问她,晚上吃什么。

  我妈吓了一跳,脸都白了,说「大的小的都不让人省心!」,说着从兜里掏
出五块钱给我,「你出去吃点吧,妈累了」。

  我指着她手里的东西,说「这不是有桂花糕吗?」

  我妈急了,「那我吃什么!这是我让刘喜给我带的,你让我一瘸一拐的去做
饭?」

  「又不是我弄得,关我什么事啊」我嘟囔了一句,拿钱走了。在外面喝了一
碗羊汤,又打了会游戏,才往家走。一进门,看见我妈在洗衣服,洗衣盆里泡着
她的衣服裤衩和刘喜的衬衫,我妈露着白花花的大腿,头也没抬,说「把衣服脱
下来」。

  我妈晾好了衣服,我爸才回来,一进门,看见什么吃的都没有,嘴里开始骂
骂吱吱的「这老娘们,猪啊」。我妈头都没抬,低头批卷子。我爸一摔门走了。

  我在里屋写作业,抬头看见我妈不像以前吵架后那么焦躁,她一边在卷子上
点点画画,一边拿出桂花糕吃,嘴里还哼着一首老情歌。

  我爸很晚才回来,喝得五迷三道的,进屋就四丫八叉地躺在床上,呼噜声恨
不得震得天花板都掉下来。

  我妈也没有像往常一样推他,而是收拾好卷子,扭着屁股就来到我的房间。
「小龙,你和爸爸睡好不好?」

  「他打呼噜那么响,你咋不和他睡呢?」

  「那咱俩挤一挤」

  我妈躺在床里,后背对着我。我写完作业,也关灯躺下。一会儿,我听到我
妈细细的呼吸声,怎么也睡不着了。借着外面的月光,我看见我妈就穿了一个背
心和一个棉布裤衩,大奶子一起一伏的,有心摸一把,却有点不敢。慢慢地我迷
糊着了。半夜里,我突然醒过来,觉得床板晃动,看见我妈背对着我,把一只手
伸到裤衩里面掏摸着,嘴里轻轻的哼唧,我妈轻轻地叫着,好像是一个名字,我
听不出来是谁,肯定不是我爸。我妈叫了两声,身体抖了几下,慢慢地安静下来,
叹了口气,睡了。

  第二天一早,我妈还是没有做饭,我爸起床晚了,骂了两声,赶紧上班了。
我妈给我两块钱让我出去吃,刘喜推门进来了,说「油条豆浆,热乎的」。

  我妈笑了,说「卖多少钱啊?」

  我怕我妈把钱要回去,喊了句上学来不及了,抓了两根油条跑出家门,就听
见我妈骂「连招呼都不打」。

-----------------

  刘喜把油条摆在桌子上,我妈低头找出两只碗装豆浆,刘喜一直死死盯着我
妈的屁股看。俩个人坐在一起吃早点,刘喜嘴里不闲着,「脚好点了吗」

  「你不说我都忘了,好多了,走路还有一点疼」

  俩个人吃完早点,我妈到院子里收衣服,把刘喜的衬衫还给他。然后抱着自
己的内衣和外遇,扭着大屁股,走进我的房间。我妈关上门,对着镜子摆弄了半
天,不知道该穿哪件,却不知道有一双贼眼顺着门缝往里瞧,看不清楚急得直蹦。
最后我妈穿了一件粉色衬衫配藕荷色裙子,显得白嫩甜美。一出门,刘喜就看直
眼了,说「真漂亮」。

  我妈白了他一眼,说「哪里漂亮了」

  刘喜说「衣服漂亮,人更漂亮」

  我妈抿嘴一笑,说「算你会说话,走吧」

  中午我妈还是留在休息室里,刘喜拎着吃的笑嘻嘻地溜进来。两个人吃了饭,
刘喜说「等我一下」

  刘喜从外面提进来一个长长的包裹,三下两下打开,安置起一张简易床。
「来,躺下别提多舒服了」

  几堂课站立下来,我妈的脚踝早就酸痛起来,尽管有点吃惊,她犹犹豫豫地
躺上去,一对大奶子散落在胸前,我妈舒服地呻吟了一声。

  刘喜坐在床边,轻轻地脱掉我妈的鞋子,把我妈的脚拿在手掌心,柔柔地搓
弄起来。我妈又呻吟了一声。把玩了一会儿,刘喜说「我给你按按腰」

  我妈脸一红,没动。刘喜挠了挠我妈的脚心,「听不听话?」

  我妈咯咯的笑着,说「别闹」,翻了个身。

  刘喜坐在我妈的后侧,双手按住我妈的肩膀,顺着腰椎开始按摩,我妈舒服
地直哼哼。一会儿,刘喜留下右手继续按摩,左手从侧面伸过去,慢慢揉弄我妈
的乳房的侧面。我妈趴得紧紧的,死死压住两个奶子,一动也不敢动。刘喜的右
手顺着我妈的脊骨摸下去,慢慢地摸到我妈的尾骨,我妈把屁股夹得紧紧,发出
沉重的喘息声。

  刘喜抽回左手捏在我妈的屁股蛋上,有力地揣揉。我妈恨不得把头埋在床里,
像个鸵鸟一样。刘喜往上蹿了一点,拉开我妈的裙子,把一只手伸进去,顺着我
妈的屁股沟往下探。我妈哎呦一声,回头叫道「不行」。刘喜满脸通红,粗大的
手指狰狞地插进我妈屁股底下的肉缝儿,我妈突然爆发了一股力量,翻身起来,
啪地扇了刘喜一巴掌。刘喜被打愣了,傻傻地看见大滴的泪水从我妈的眼睛流出
来。

  「你走」我妈的声音低沉嘶哑。

  刘喜扑通一下,跪在我妈的脚下,把头埋进我妈的怀里,双手紧紧抱着我妈
的腰,嘴里喊着「玉霞,玉霞!」

  我妈被抱得无法挣扎,双手攥拳劈头盖脸地在刘喜的脑袋和肩膀上胡乱地打
着,嘴里低声骂着「叫你按摩!叫你起坏心!叫你起坏心!」。

  刘喜一动不动,任由我妈打,嘴里只是叫「玉霞」

  我妈说「叫你喊我玉霞!」,突然不打了,就任凭刘喜抱着,眼泪簌簌地掉
下来。

  刘喜看我妈不打了,慢慢地抬起头,我妈看见他满眼的泪花,噗嗤一声破涕
而笑。刘喜赖皮赖脸地抬起身子,在我妈的脸上亲了一下,我妈板起脸,说「不
行,快点收拾收拾」。

  刘喜帮我妈收起折叠床,放在我妈的办公桌边,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

  晚上,刘喜驮着我妈先回来的。

  我回到家,见她还是没做饭,就要了几块钱,我妈没好气地说「别出去打游
戏」。

  我打完了两局游戏回家,见我爸已经回来了,桌子上还摆着好吃的,显然是
给我妈买的,这是要讲和的架势啊。

  「有烧鸡啊!」我上去掰了个鸡大腿。

  「我不是不让你打游戏吗?」我妈叫道。

  「没打」我不耐烦。

  「没打回来这么晚?」我妈追问。

  「跟同学研究习题了」

  「你就编吧,研究习题连本子都没带」我妈一针见血。

  我恼了,说「少说我,你俩打架别拿我撒气」

  我妈坐在那里哭起来「大的不省心,小的也不懂事!」

  我爸也怒了「嚎什么!你有完没完!」,接着又骂我「滚一边去!再叫唤打
死你!」我没敢顶嘴,转身回到自己的小屋,趴在门口偷听。

  我妈没有再吵架,哭了两声,擦干眼泪,拿起卷子批改起来。

  我爸觉得没有意思,骂了两句也消停了。

  晚上他俩睡觉,我妈还是背对着他。

  第二天一早,破天荒的我爸起来做饭了。我一看就知道,晚上有好戏了,吃
了两口就上学去了。直到我出门,我妈还没有起床。

-------------

  我爸出了门,我妈才起床,匆匆忙忙地梳洗打扮。这时候,刘喜拎着早点进
来了,看见桌子上的菜一愣,说「你吃过了」。

  我妈白他一眼,说「没吃呢」。

  两个人坐下来,默默地吃过刘喜带来的油饼和豆腐脑,然后骑上摩托上学了。

  上午有一堂课是我妈上的,刘喜就那么傻傻的看着我妈。我妈脸都红了,布
置了一个看书的要求,趁着同学们低头的时候,狠狠地瞪了刘喜一眼,刘喜咧开
大嘴笑了,我妈向他挥了一下拳头,刘喜低头伏在桌子上,肩膀一动一动地。

  中午,俩个人吃完饭,刘喜打开折叠床,我妈面无表情地爬上去。刘喜揉搓
着我妈的后背,我妈僵硬的身子一点点放松下来,慢慢地发出了呻吟声。刘喜向
我妈的屁股沟沟探去,我妈一回手抓住刘喜作怪的手,说「不行」。

  刘喜把手移到上边,从侧面抚摸我妈的乳房,这回我妈没有抗拒。刘喜的手
伸进我妈的衣服里,直接抓住我妈奶子的侧面,我妈头埋得深深的,身子却动也
不动。摸了一会,刘喜不过瘾,扳着我妈想把她的身子翻过来,我妈一只手死死
抓住床头,紧闭着双眼,保持着侧躺的姿势。可是这样,刘喜也方便多了,大手
抓住了我妈左乳的乳头,大拇指轻轻地摩擦起来。我妈死死闭住眼睛,脸红的像
滴血,在刘喜的玩弄下,鼻子喘着粗气。

  刘喜把左手也伸进我妈的衣服里,抓住了另一个奶子,在强烈的刺激性,我
妈再也把持不住,放荡地呻吟起来「啊啊啊啊,喜啊」。刘喜趁机撩起我妈的衣
服,含住我妈的奶头,用力地吸允起来,我妈抱住刘喜的脑袋,「啊啊啊」叫起
来。

  刘喜玩了我妈十多分钟,我妈的眼睛早都睁开了,媚眼如丝地盯着刘喜。突
然,我妈感受到了什么,死死抱住刘喜,好半天才松开手。刘喜趁机把手伸进我
妈的裙子,抓住我妈的屁股蛋蛋。我妈推开刘喜,说「我去厕所」。

  我妈哆嗦着跑进厕所,插上门,用纸细细地擦拭着自己的阴门,然后又把湿
哒哒的内裤也擦干净,平息了一会,才回来。

  刘喜像饿狼一样扑过来,我妈死死抵住他的胸口,说「到时间了,快走吧」。

  刘喜说「让我亲一下,就一下」。

  我妈用嘴唇碰了一下他的嘴唇,说「走吧」。

  刘喜叹着气离开了,我妈笑得像个小女生。

-----------------

  晚上,我爸小心翼翼地没和我妈吵架,我心里更有底了。熄灯之后,悄悄地
趴在门口等着看好戏。

  我爸扒拉我妈「唉」

  我妈一动不动。

  我爸又扒拉她,我妈拧拧身子,不耐烦地说「干嘛!」。

  我爸说「硬了」

  我妈一推他,「滚开」

  我爸挂不住脸,说「给脸不要脸!」,直接去扒我妈的内裤。我妈坐起来,
披头散发地和他厮打,就是不让他扒下来。我爸急了,「你他妈镶金边了!还不
能碰了!」,一拳打在我妈的眼睛上,我妈哎呦一声,一下子倒在床上,嘤嘤地
哭起来。我爸骂了一句「去你妈的」,兴致全消,躺下了。我妈抱着枕头哭了一
阵,倒头睡了。

  「你们就给我看这个啊,这叫什么事」,我暗暗骂了一句,也去睡了。

  第二天,我爸早早地走了,我看我妈那张苦瓜脸,觉得没意思,要了两块钱
也快快溜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