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强奸系列
老婆非常喜欢做SPA按摩,据老婆自己说在美国留学时自己也在按摩院有
过打零工的经验,所以本身也有非常专业的按摩水准。在比较清闲的时候,老婆
也经常给我按摩放松,很是舒适。按摩时当然也不乏男女之间的情趣挑逗,婚后
一年左右,一次,老婆在给我精油按摩背部之后,竟然像外面的技师一样,轻轻
的在我的背上,屁股,和大腿根部抚摸,一直摸到我的阴囊,鸡巴在这刺激下一
下子就充满了血。

  「这是我独家的鸡鸡SPA……喜欢吗?」快感之下,我却对老婆纯熟的挑
逗手法感到十分意外,难不成老婆当年在美国打零工的按摩店,是有这种服务的
吗?

  这个问题一直没有答案,是的,直到今天我也没有这个答案,我不曾问起,
老婆也不曾说明,就让它成为我心中的一个美丽谜团吧。

  从那次之后,老婆时不时会在我工作压力很大的时候,晚上给我按摩放松,
做她独门手法的鸡鸡SPA,老婆喜欢花很多时间在我的肛门与阴囊之间,缓缓
的抚弄加上精油芳香的刺激,让我的鸡巴一直处於迷乱的充血状态,调皮的老婆
很会控制我的快感边界,总是游走在射精的临界点,每每我下一秒就要喷薄而出,
她会放慢速度,小手离开龟头,或抚摸大腿,或抚摸我的乳头,让我在温柔乡里
平复一些后,再进行刺激。

  每次都要把我玩到淋漓尽致,感觉在云间游走才满意。而每当这个时候,我
总是在脑海中编织同一个幻想,幻想年轻的老婆在美国加州的某家按摩店,用这
同样的手法,把玩着来自世界各地的鸡巴,各种肤色,不同长短尺寸的鸡巴在老
婆的手中血脉贲张,一个个男人在老婆的灵巧的舌头和酥软的大胸下沦陷,在老
婆舌头对乳头和耳垂反复的刺激中,达到极致的高潮,阴囊里的精液都只对老婆
忠诚的卫兵,竭尽全力,射满老婆的嘴巴,脸庞,身体。

  每每想到这里,我都忍不住射精的冲动,一泄如注,老婆在这时候往往在第
一时间用小嘴包住我的龟头,做吸吮状态,口腔紧紧贴合鸡鸡的每一寸,温柔的
上下吞吐,持续不断的温柔刺激出我最后一滴精液为止。

  如果能看到别的男人被老婆这么把玩,该有多刺激啊。这个愿望这些年一直
在我心中,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强烈。

  终於,上个礼拜,2018年的元旦假期,没有一点点预兆的,我达成了这
个愿望。

  12月底,我收到了条消息,我和老婆都认识的一个大客户,海哥,也是好
朋友,要从北京到上海来出差,因为有一个非常紧急的业务需要在上海落实,所
以元旦也不得不在上海过了。

  海哥是我业务上最重要的客户之一,也是我们行业的老前辈,这几年我事业
的顺利,和海哥的一路支持密不可分。海哥也是一个特别有个人魅力的老大哥,
一来二去交往下来,和我们夫妻成了很好的朋友,来上海只要有时间,我们每次
都会一起吃饭喝酒,关系处的很不错。

  我和老婆商量,海哥这次一个人到上海过元旦,假期这两天肯定挺无聊,我
们小俩口本来计画去无锡灵山景区游玩,如果海哥愿意可以带上海哥一起,也算
尽地主之谊,也还了上次在北京海哥夫妻带我们游承德的人情。

  海哥也没二话,说,「就跟你们俩夫妻走了,在上海等客户消息闲着也是闲
着。」

  12月30日傍晚,我们三人一行出发前往无锡。无锡距离上海不远,三个
人有说有笑一个多小时就抵达了我们的下榻酒店,灵山希尔顿。晚上大家一起在
就近的餐厅吃了晚餐,一起在酒店的行政酒廊聊到了11点就回房睡了。

  第二天,大家一早起床爬灵山,在意料之外的人山人海中,参观了繁华的梵
宫,雄伟的大佛,整个大半天,我们和海哥就完全耗费在排队,爬山,和人挤人
的消耗中,寒风淩冽。老婆和海哥跟我一样,都觉得疲惫不堪,原本下午去无锡
市区的游览计画,让我觉得头疼不已。

  海哥到2018就40岁了,虽然身体发福情况还在控制范围内,但也禁不
住这累,说,「咱先回酒店休息,歇会儿再出动。」

  这个提议我们一致同意,只是不曾想到,这一进酒店,再出来,就是下一个
白天了。

  我和老婆自己带了红酒,於是我叫上海哥一起到我们的房间,聊天,品酒,
休息一会儿再说。

  刚到酒店一坐下,老婆摸摸脖子说,「要不~ 你们先喝着,我去做个spa
疏通一下,成吗?」

  「当然成,弟妹赶紧去放松放松,这一上午给累的。」海哥大手一挥,表示
同意。

  老婆於是拿起酒店的座机,拨到前台询问SPA的方位,结果很不巧,SP
A区域的供暖系统出了问题,出於客户健康考虑,暂时没有办法提供服务,老婆
很扫兴的挂了电话。

  「酒店这鸟服务,又贵又按的不好,弟妹我看你还是别去的好,真要按,我
给你按的都比他们这帮鸟人好,还不收你钱呢。」海哥玩笑道。

  「海哥,按得好不好,可不是你说了算,得被按的说了算呀。」我老婆俏皮
的回。

  我心里莫名感觉这是一个大好机会,於是赶紧接话,「嘿嘿,老婆你别说,
海哥还真不是吹牛逼的人,他说好肯定好。」

  海哥挠挠头,笑了,「真按指定没问题,弟妹你趴着,我这就给你按。」

  「不,」老婆一口回绝,还没等我回过神,老婆马上接道,「我那是做SP
A,用精油的那种,不是你们那种老中医推拿。」说完老婆抿嘴一笑。

  「嗨呀,弟妹你这说的,我怎能不知道啥是SPA?真可惜这儿没有精油,
不然你被我这儿服务过了,以后去哪儿都觉得没意思。」海哥抬起杠来。

  我赶紧打开行李,拿出我们夫妻常用的按摩精油,「来,海哥,给。看你的
了。」

  海哥一愣神,「兄弟,你确定不?」

  我老婆笑说,「海哥,你怂啦?」

  海哥略迟疑一下,说,「那好,我去洗个手准备一下。」

  海哥离开卧房,去厕所,我和老婆四目相对,老婆看我笑了,知道我有坏心
思。我怕老婆反悔,赶紧说,「还愣着干嘛,脱了衣服赶紧趴着。」

  老婆脱下毛衣,裤子,只留下带蕾丝边儿的胸罩和内裤,老婆矮矮肉肉的,
白皙的皮肤吹弹可破,看着非常有肉欲。海哥走出来,老婆刚脱完衣服站着,一
对E罩杯大白奶,在薄蕾丝的烘托下呼之欲出,肚子上虽然有些肥肉,但不影响
情欲的彰显。海哥正对老婆,忍不住上下打量老婆的身体,「弟妹真的好身材啊!」

  老婆邪邪一笑,「你说哪儿好呢?我可肥的都是肉,比不上外面的美女。让
一下,我去上个厕所。」

  老婆从厕所出来,直接走到了床边,熟练的解开了背后的胸罩扣子,摁着胸
罩和大奶子,正面朝下趴了下来,「海哥来吧~ 」

  接上回继续,工作太忙,实在没时间写完这件事儿,抱歉兄弟们

  海哥和我对了一眼,「哥们你同意,我就真按了哈。」

  「海哥,雯雯就等着你摁了,必须摁舒服了!」我说。

  撩起袖子,海哥搓热双手,倒了油,就在老婆身上搓开了。海哥中等个子,
中年微微发福,一双小时候干过重活的大手,看着厚实有力。

  海哥所言不虚,这精油开背的一招一式的确非常专业,看着老婆的身上的皮
肤和肌肉在一双大手的搓揉下慢慢的松弛了下来,老婆微闭着眼睛,浅浅的露出
微笑,想必她也觉得非常舒服。

  我坐在沙发上,欣赏海哥上上下下卖力的把老婆的颈椎,脊柱,肩胛,腰部
一一按摩放松。时间也过去了20分钟,老婆被摁高兴了,中间好多次夸海哥手
法好,摁的舒服。看着老婆只穿一条内裤被海哥这样摁着,我一时兴起,走到了
海哥边上,说,「海哥,你怎么只摁背上面,下麵屁股,大腿什么也得摁不是?」

  海哥嘿嘿笑了起来,「老弟,这,总不过太好嘛。」

  「有啥不好」我说着,把老婆的内裤往下一拉,老婆也配合的微微抬起了臀
部,让我把内裤慢慢退了下来。这一下,老婆一丝不挂了。

  我把按摩油倒在手上,「来,海哥,雯雯都不说不好意思,您也别那什么,
咱一起给她摁。」

  「来来来,你得了吧,哪有人家海哥摁的舒服。」老婆笑说。

  海哥还在努力的摁老婆的肩膀,我则开始慢慢轻柔的按摩老婆的屁股,慢慢
的,老婆肥润圆滑的臀部,就变得油光鉴亮,非常诱人。我开始慢慢的摸老婆的
大腿内侧,根部。老婆开始呼吸变得深重。

  「老公,你坏死了。」老婆说。

  「舒服吗?」我问道。

  「嘿嘿,要不我先回房啦,你们小夫妻俩先玩着?」海哥停下了手,露出坏
笑。

  我刚想开口,老婆突然微微撑起上半身,伸出左手拉住了海哥的手。「别走
呀你,你按的我那么舒服,完了我也给你按按呢。」

  海哥被老婆这一撑起,露出的乳房完全吸引的定住了眼神。这时我才注意,
海哥的裤子中间,一个鼓鼓的山包格外突兀。

  我一把拉过海哥的手,放到了老婆的大腿内侧和阴唇的交界,「来,把雯雯
摁舒服了。」

  老婆又趴了下去,自然的打开了双腿,海哥没说话,手倒是开始慢慢摸了起
来。雯雯的屁股和大腿根被我们两个男人四只手温柔的抚弄,阴道口渗出的水已
经多得看上去像一层膜一般,老婆动情了,我知道。

  这一会儿,谁都没有说话,我怕海哥还放不开,便把海哥的手放到了雯雯的
阴道口,海哥开始轻柔的上下移动手指。

  「好舒服,」老婆轻微的一颤身体说道。我一把翻过老婆的身体,老婆整个
正面赤裸面对我们,大大的乳房自然的摊在了上半身,像是两个厚厚的馒头。

  「弟妹你这身材,真的太美了。」海哥变得更主动了,说着把左手放到了老
婆的奶子上搓揉起来,另一只手则在老婆的阴唇上下摩挲。老婆脸泛潮红,面露
淫笑,慢慢把自己撑起来,开始给海哥脱衣服,我也帮着老婆给海哥扒了个精光。
海哥的鸡巴不算长,但十分粗,像是一根小粗棍,黑黝黝,笔笔直的向我老婆展
示着他压抑的欲望。

  老婆和海哥拥抱,接吻,拥吻中,老婆把海哥引导到了床上躺着。海哥抱着
老婆的大奶子不住的亲,老婆搂着像个孩子一样的海哥,看了一眼海哥的粗棍子,
看着我,说,「老公,你说要不给海哥玩个鸡鸡SPA吧?」

  「好呀。」我听了感觉鸡巴硬的更强烈了。

  「你们说的是啥?」海哥吐出老婆的乳头,问道。

  老婆俏皮的亲了一下海哥的脸,说,「别问,躺着,享受。」

  说着,把海哥晾在床上,回头在包里拿了湿巾,里里外外给海哥清洁了阴茎,
龟头,会阴,和肛门。在右手上挤了一点浓厚的润滑油,亲亲的放在了海哥竖起
的棍子上慢慢涂抹,人倒在海哥怀里,邪魅的舔了一下海哥的乳头,说,「开始
咯~ 」

  海哥舒服的闭上了眼睛,我脱下了裤子坐在了沙发上,开始欣赏老婆给别人
男人服务时的淫荡模样。

  老婆张开五指,用若有似无的力度,跳舞式的把润滑油涂满了海哥的三角区
域,海哥的整根阳具完全充血,因为有润滑油的原因,显得异常威武。老婆一边
舔弄着海哥的一侧乳头,一边慢慢把手移动到了海哥的阴囊处,像挠痒痒似的用
指尖轻轻打转,刮弄蛋蛋,海哥刺激的浑身起了鸡皮疙瘩,眼睛紧闭,眉头微皱,
喘着粗气。

  人生第一次观赏到老婆给别的男人服务,我在一边看的口感舌燥,感觉呼吸
都困难,想说些什么,却不知从何说起,只觉得下身暖暖的,一直处於充血状态。

  老婆的手把照顾海哥的蛋蛋玩的完全收紧了之后,慢慢离开了三角区域,上
来轻柔的抚摸另一个乳头,看着海哥眉头紧皱,老婆笑了,说,「是哪儿不舒服
吗?海哥?」

  这一句说的海哥也乐了,「哪儿的话……就是……就是……」海哥说话突然
打了结巴,原来老婆又开始用手指轻抚海哥的阴茎和龟头,「就是太舒服了。」
海哥感觉出气都困难,龟头膨胀到表面的皮肤都变得一场光滑,看上去里面随时
有东西要喷薄而出,我都感觉自己快闻到那股精液的气味了,看到另一个男人被
自己的老婆玩的舒爽到这个地步,感觉真的很奇特。

  老婆突然一起身,停下手上的活儿,「来,海哥,今天给你体验一下我老公
的待遇。转身,趴着,然后屁股撅起来,跪着。」

  海哥看了我一眼,我对他微笑,示意他翻身,海哥满脸疑惑,翻过了他健壮
的身体,一边笑说,「你都教了弟妹些什么玩意儿,不教点好的。」

  老婆又挤了一点油在手上,从海哥撅着的屁股中间伸过去抚摸着海哥的粗屌,
一边在龟头上轻抚一边说,「说不好的看你翻身还挺快,这东西硬的跟铁似的。」

  「弟妹这还不是你弄得。」海哥闭着眼睛,头别到另一边,好像不好意思让
我看到他的表情。「兄弟,真的谢谢你,哥真的很久没有这样过了,之前都觉得
自己快阳痿了。」

  老婆和我一起噗嗤一声笑了,老婆抓着海哥鸡巴的根部,甩来甩去,说,
「你看看你,海哥,身体好的跟小夥子似的,阳痿和您可没啥关系。」

  「真的……哎呦……嘶……」海哥深吸一口气,身上又开始起鸡皮疙的。

  老婆像平时给我服务一样,把头埋在海哥的屁股中间,轻轻的用舌头舔弄海
哥的会阴,肛门和阴囊,一手继续抚摸着海哥的阳具,海哥被这感觉刺激的不时
深深的呼吸。

  老婆边舔边问,「舒服吗?」

  「舒服……舒服……」海哥声音都变得轻了很多,好像人都没有力气一般。

  「想怎么出来?」老婆问,一边继续上下搓揉海哥的粗屌。

  海哥问,「什么?」

  「你想射雯雯哪里,嘴里还是手里?」我怕老婆不好意思,赶紧帮老婆解释。

  「都行,都行……」海哥不假思索。

  老婆拍拍海哥的屁股,「海哥,翻过来躺好。」

  海哥老老实实的翻过身来,鸡巴直直的指向天空。老婆趴到海哥身边,像之
前只有,一边舔海哥的乳头,一边抚摸海哥的鸡巴。

  「我用嘴帮你吧,海哥。」老婆说。

  海哥轻轻点头,老婆跪到海哥两腿之间,撅着屁股,一口包住了海哥的鸡巴,
开始舔弄起来。我跑到老婆的屁股后面用舌头舔弄老婆的阴唇,可能因为这个场
景太过刺激,老婆的水多到难以置信。

  老婆被我舔的动情,喊着海哥的鸡巴说,「老公我要。」

  我第一时间脱下裤子,把鸡巴直挺挺的塞进了老婆湿淋淋的阴道里,海哥眯
着眼睛,看着老婆美丽的脸,给他做着这样的服务,老婆虽然被我插着,但给海
哥的服务依然不紧不慢,一直把海哥控制在射精边缘,不让他从这快感中逃离。

  很丢脸的是,看着我期待已久的这个淫妻场面,我动了最多一分钟就忍不住
把精液全部射了出来。

  老婆吐出海哥的鸡巴,嫌弃的说,「我还想要嘛,老公你怎么那么快。」

  我灵机一动,拆开了酒店提供的避孕套,扔给了老婆,「老婆,你让我歇会
儿,让海哥来接班。」

  海哥没有说话,老婆含着海哥的龟头,撕开避孕套的包装,慢慢帮海哥戴上
了避孕套。海哥眼睛完全睁开,看着老婆雪白的肉体,不说一句话。

  老婆乐了,「海哥你别就看着,你上来还是我上来?」

  海哥刚想起身,老婆把他往下一摁,「不管了,我先来。」说着张开腿慢慢
从海哥的龟头上坐了下去。海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叫了一声「雯雯,你真他妈
紧。」

  「是海哥你太粗,」老婆很客气的说,一边把海哥的双手放到她两颗大奶子
上,海哥手很大,却也握不完老婆的奶子。

  老婆闭上眼睛,在海哥身上慢慢摇晃,让海哥的粗屌在阴道里尽情冲撞,可
能感觉太刺激,海哥还是坐了起来,不让老婆动的太厉害,让老婆坐在他身上,
他抱着老婆舔着奶子,一边放缓了动作的幅度。

  「海哥,动,我要,动,快动。」老婆不断地扭动着身子,海哥的表情舒服
的完全扭曲了,脸埋在老婆的大白肥乳之间不可自拔。

  突然,海哥把老婆往下一推,变成了男上女下的传统姿势,「雯雯,我要来
了!」海哥一句话之后,只见一个壮汉用了他最快的频率,拼命的撞击着老婆的
身体,略有些胖的老婆,一身白肉被撞的啪啪直响,一堆大奶子上下翻飞,不过
因为之前被老婆玩的太刺激,海哥动了没几十下,一声大喊,在老婆身上不动了。

  老婆很调皮的晃了晃在空中的腿,喊,「哼,你们这帮坏男人,就管自己爽,
我还想要呢!」

  海哥笑笑说,「你先别嘴硬。我们走着瞧」

  看着海哥从老婆的阴道里拔出鸡巴,射出一满袋子精液,我胡乱想像老婆不
知道以前在国外打工被各种族裔的男人插入射精的场面,又硬了起来。

  这一夜才刚开始。